如松:“三战”第一战,美国濒临“珍珠港”战败

11月29日的文章《如松:病毒点燃了三战战火》中已经明确说到,“三战”已经打响,现在进行的是“三战”进程中的第一场战役。

经过二十多年的经济全球化之后,美国的司法、议会、行政体系已经全面腐败,deep state借助瘟疫的全球大流行,在美国大选过程中以内外勾结的方式通过舞弊对美国的宪政体系进行了网络战和超限战。既然外部(简称为“伊朗集团”)以干涉美国大选为手段对美国的宪政体系发起了进攻,美国自然也会反击(或进攻),虽然直到美国大选时才让这场战役进入了高潮阶段,但“三战”的第一场战役却是从年初开始的。 

第一部分,美国和同盟者在2020年对伊朗等国进行持续的攻击。

1月3日,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遭美军三枚导弹袭击而阵亡。苏莱曼尼在伊朗相当于军魂式的人物,是事实上的二号人物,这次袭击直接打断了伊朗武装力量甚至整个国家的脊梁。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几千年的战争中,战争最基本的场景都是士兵冲锋在前,灵道在后(古代带头冲锋的武将终归还是少数),更大的灵道甚至躲在千里之外的皇宫(或堡垒)中,这就让士兵与灵道牺牲的概率完全不同。就因为灵道在战争中的生命风险很小,一旦战胜则收益很高,这种风险与收益的不对等就让战争频发。但苏莱曼尼事件开启了新的战争模式,让士兵和灵道承担的生命风险趋于平等,甚至让boss先走,这是世界军事史上划时代的改变。

但当时的人们或许不会想到,苏莱曼尼之死居然给伊朗2020年的国运定了调。

3月开始,新冠病毒开始在伊朗流行。伊朗病毒流行的最大特色是每日新增感染病例长期居高不下,基本都在2500例上下波动,这与其它国家的流行特征明显不同。到10月中下旬开始,每日感染病例开始出现飙升。可以说伊朗是受病毒大流行蹂躏的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或只有美国的病毒流行特征与伊朗类似。

7月,伊朗境内频繁出现爆炸,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就发生了七起。爆炸地点基本围绕着首都德黑兰周边地区,但最南端也达到了阿瓦士。被炸毁的基础设施包括属于核设施的离心机加工厂、电厂、通讯设施、军港、化工厂等。虽然伊朗一直声称是因内部问题引发了爆炸,但不会有人相信伊朗政府的解释。伊朗遭到的攻击很可能来自下述两种方式之一:第一,隐形飞机或隐形无人机的轰炸;第二,互联网攻击。而且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最糟糕的是,虽然伊朗被炸的七荤八素,但自己却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指认凶手,伊朗体会了牙齿被打掉还要咽进肚子里的滋味。

就在2020年进入年尾、伊朗认为自己的霉运已经结束之时,11月27日,一直深居简出的伊朗“核弹之父”法克里扎德在德黑兰的大街上被袭击身亡,这次不是无人机,也不是隐形飞机,而是无人机枪“作案”(更准确地说是“卫星+无人机枪”联合作案)。就在法克里扎德的葬礼还未结束的12月1日,伊朗革命卫队最高指挥官沙赫丹乘坐的车辆又在叙利亚遭到无人机的袭击,被炸的粉身碎骨……

2020年,包括国防部副部长、圣城旅副司令在内的众多伊朗高级将领都以这样的方式为国捐躯,哈梅内衣现在最烦恼的问题是,自己手下已经没有了可用的将军……

到了12月中旬,伊朗人的心中或许在想,2020年终于就要过去了,让霉运告一段落吧。但据伊朗媒体12月16日消息披露,伊朗港口再次突然传来了密集的爆炸声,停靠在港口周边的多艘货轮瞬间被炸成了火球……

如果不是川普显摆,让伊朗知道了击杀苏莱曼尼是美国所为,否则从年初到年尾,自己的将军和核弹之父不断被杀、基础设施不断被炸,伊朗却只有懵逼……

年底的时候,哈梅内衣一定要问问自己:

一旦自己要对美国、以色列、欧洲甚至沙特发动战争之时,码头、军火库、导弹发射基地、通讯基地、军舰和军港会不会在一夜间被炸毁?军事能力会不会在一夜间损失殆尽?如果内衣的觉悟提高到了了这样的水平,战争狂人就被阉割了。

内衣这样的boss在未来肯定也会成为无人机、隐形飞机、无人机枪的攻击目标,但仅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通过渗透以掌握boss的位置、行踪。此时,boss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众人等,个个都像是间谍,个个都像是索命鬼……,手下人稍有异动就会被无情地击杀,而人人自危的局势是毒菜者内部政变的温床。

将军们不断被干掉,基础设施和军事设施被不断破坏,自己还不知道敌人来自何方,内部人人自危,这就是不对称战争,这就是伊朗2020年的遭遇。

2020年底,沙特与以色列签定了协议,前者向后者开放了领空,明年以色列的F35可以随时随地、静悄悄地到伊朗境内“巡航”,而伊朗依然不知道敌人来自何方,哈梅内衣已经走在了绝望的路上。

伊朗已经成为“三战”第一场战役中即将战败的国家。 

伊朗(和伊朗的盟友)自然不甘心被动挨打,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网络战、不对成战争)发起反击,这就是这场战役的第二部分,美国本土自“911”以来再次遭到攻击。

日本有报道说,他们已经在实验室中合成了新冠病毒,这让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加大。但无论新冠病毒是来自自然界还是来自实验室,全世界的很多人或团体却都在利用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为实现特定的目的服务。

美国更是如此!

新冠病毒开始大流行之后,美国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封锁措施,这是必要的。当时对病毒的了解有限,缺乏对患者的治疗手段,社会陷入恐惧,开启封锁措施是必要的。但不断延长强制封锁就是另有图谋,因为强制封锁必然带来两个结果:其一是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对居民进行补助,其二是无数中小企业停工,大企业可以照常营业,最终的结果就相当于政府直接向垄断的大企业和互联网企业输送了巨额的利益。而这些大企业传统上都是民主党的盟友,也就理解了民主党为什么会矢志不渝地推动强制封锁措施。

基于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民主党主持的部分州开始推动邮寄选票。事实已经证明,邮寄选票揭开了“舞弊”这只潘多拉盒子,死人票、外星人票、跨州(跨县)投票、非选民的儿童投票等齐齐出笼,让很多地方的选票数远超过了本地区的选民人数!

等等。

外部的网络攻击、deep state内外勾结进行的舞弊行为直接让美国大选引爆了美国的宪政危机!这是伊朗等国(这是美国情报总监的说法,伊朗等国通过网络等手段干涉了美国大选)对美国发起的网路战。

伊朗2020年全年都在遭遇莫名的攻击,虽然伊朗找不到凶手,但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具有这种攻击能力?谁都想得到。所以,对美国大选进行网络战、通过舞弊行为引爆美国的宪政危机,本质上是伊朗等国对美国发动的反击。

11月3日投票日之后,在没有任何一方宣布认输、美国国会也未予确认任何一方胜选的情形下,媒体就宣布拜登木偶胜选,而且拜登木偶也俨然是一副已经登基的样子要接管美国合法政府的行政权力。这是内外勾结、通过网络战对美国国会和合法政府进行的斩首行动。一旦斩首行动最终取得成功,美国运行了200多年的宪政体系将被颠覆(即选举制度名存实亡),合法总统也将被“舞弊总统”所取代,美国就结束了自己的使命。未来的国家或许还会被称为美国,但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

伊朗被斩首的是将军,美国被斩首的是合法总统;伊朗被炸毁的是有形的基础设施,美国被炸毁的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美国的政治体制,这场“三战”过程中的第一场战役,表面看起来伊朗的境遇很凄惨,但美国的处境却更加危险、更接近战败。美国一旦战败,比二战中的珍珠港战败严重的多。

美国宪政危机结束的时刻,就意味着“三战”第一场战役的结束!

战争的形式一直在变化,冷兵器时代先有战车称雄,后有骑兵崛起,热兵器时代的伊始主要是陆军集团作战,然后是步炮协同、海陆空协同作战,到海湾战争时期电子战、信息战、自动武器系统开始发挥威力。“三战”第一场战役在演绎未来战争的主要形式,网络战,生化战、信息战、太空战、斩首行动、渗透和反渗透与战场上的热火战争互相结合,智能武器将集中登上战争的大舞台,让当代战争上升到了全新的高度。未来,一旦大国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预计很多战法会让今天的人们大跌眼镜,原来战争还可以这么打!

当“三战”第一场战役结束之后(或者美国为了尽快摆脱自己的宪政危机向外转移矛盾),就会将对伊朗以及盟友的攻击扩大化,引爆新的、更大规模的战争!12月19日,媒体报道美国情报总监已经将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的情形报告给了美国总统;12月20日,弗林将军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到,美国将对干涉美国大选的国家进行反击。这说明美国已经找到了向外转移内部矛盾的目标,川普“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自己的敌人,未来会怎么行动?

既然伊朗等国已经以网络战的方式将战火引入了美国本土,就已经触发了北约宪章的第五条(共同防御条款),世界将面临“911”之后北约的第二次集体出兵,让战争扩大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26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