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塑造赢家的终极模式

人们在长期稳定的环境中很容易形成惯性思维,这种惯性思维的力量十分强大并难以改变,最后就会出现社会整体失智的现象。这种整体失智与具体某一个人没有关系,相反,个人都是非常、非常聪明的,是社会大潮中的弄潮儿。

最典型的是,二战之后,随着日本经济的不断繁荣,人们开始踊跃加杠杆炒房,这就成了潮流,随着时间的延续,其惯性越来越强,这种惯性潮流有多强大哪?日本最长寿的企业是金刚组,它的历史要追溯到隋朝建立之前的公元578年,那时的日本还是飞鸟时代,金刚组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长期专注自己的主业,在本领域形成了自己独到的竞争力,这是其长寿的基石。但即便是这样千年以上聚焦于主业的企业,在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前也杀入了房地产市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被兼并重组。由此可见,这种社会惯性的力量是极其强大的,全社会几乎所有企业和个人都被卷了进去,最终就会出现了整体性失智。

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

在其它地方又何尝不是如此哪?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如果谁敢说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即将破裂,估计会遭到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嘲笑。所以,有一句俗语说:普天之下没有新鲜事。

赢家的做法不同,他们在喧闹中始终会保持着“超级安静模式”。比如巴菲特,就在绝大多数美国企业和个人在2008年底开始面对财务危机的时刻,他却安静地掏出兜里的现金抄底美国股市,卷走了带血的筹码。

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房地产市场,在其它场合也一样,都会有人保持“超级安静模式”并成为赢家。

在经济的繁荣周期,所有企业都会奋勇加杠杆,以实现快速发展,但超级安静的企业却永远保持足够的现金,通过提高管理水平来参与市场竞争(这是更高等级的竞争,简单在财务上加杠杆就是低级别的竞争),当经济周期决定的萧条来临时(这个时间点几乎是无法预判的),无数企业倒闭破产,那些保持“超级安静模式”的企业就会开始收集“带血的筹码”,踏着它们的尸骸要么快速占领它们的市场份额,要么直接兼并重组它们,让本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这实际就是稻盛和夫的经营之道,他所管理的企业,每次危机之后都会壮大一圈。对于这样在更高等级上进行竞争的企业来说,危机就是最大的节日。

我们经常说,香港企业应对经济危机的能力非常强。窍门之一就是保持低负债率,通过其它更高等级的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当危机来临时,由于拥有优良的财务状况,抗风险能力很强,最后就能扫走带血的筹码,这与稻盛和夫的理念基本是一致的。对于这一点,大家只要看看长江实业的负债率就清楚了。

以“超级安静模式”来思考问题,也体现在金银身上。

二战之后,虽然经过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但欧美日的经济却可以用欣欣向荣来形容,这是战后经济恢复期的必然现象。经过二战的摧残之后,美国经济处于繁荣阶段、是全球经济绝对的重心所在(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一半多),欧亚却是一片废墟。随着欧亚开始进入重建时期,全球经济重心就开始扩张到了欧亚(类似于全球经济边界的扩张,因为在战争时期欧亚的经济活动是低迷的),欧亚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上升,经济边界的扩张就带来了经济效率的提升,纸币具有比较充足的信用,人们就将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称呼为美金,这当然是美元的荣誉,相反却是黄金的落魄,因为自己的地位被纸币代替了。这样的时期,人们就会丢弃金银,认为它们是无用的东西。也因此,当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陷入滞涨后,黄金价格上涨24倍。根源就在于美元成了美金之后,人们对黄金不屑一顾,才有七十年代如此巨大的涨幅。相反,如果人们知道七十年代的金价可以上涨24倍,从60年代开始人们就会持有黄金(虽然当时美元实行金本位制度,但伦敦黄金依旧是交易的,价格是波动的),金价就会提前上涨,七十年代也就难以上涨24倍。

也就是说,七十年代的金价上涨24倍,是人们在五六十年代忽视的结果,当时的黄金保持的是“超级安静模式”。

八十年代之后,随着经济全球化加速,意味着全球经济的重心继续从欧美日向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扩张,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上升,经济边界的扩张又带来了全球经济效率的提升,以美元欧元为代表的国际储备货币的信用就有保证(投资收益率高),结果,金银再次被丢尽了垃圾桶,金银是商品,黄金是野蛮的痕迹等论调就再次出笼了。

这其中的含义是什么?

经济的核心是信用流转,如果没有这种信用流转,无法借贷、无法融资、无法投资、无法生产、也无法进行贸易活动,所有的经济活动就都不存在。在经济边界扩张时期,纸币的信用就有保证,市场也就不缺乏信用,金银就被丢到角落了,人们认为它们是无用的、只是一般商品、是野蛮的痕迹,这是人们整体失智的过程,黄金又进入了超级安静模式。

当全球经济边界停止扩张或被动收缩的时候,尤其是各国政府的财政危机不断加剧的时候,纸币的信用就会快速下滑(上世纪七十年美国通胀不断高涨就是纸币信用快速下滑的时期),市场中就会出现信用匮乏的现象,这时,金银就会从“超级安静模式”中站起身来执行信用的职责,这就是金价开始上涨的根源。七十年代金价的上涨是这个原因,未来的上涨依旧是这个原因。

其实,金银在数千年来一直未变,只是人们的心在变,是人们内心的欲望在不断地展现。所以,历史上的无数货币都已经进入了博物馆,可以适时保持超级安静模式的金银作为货币却却一直存在到今天,可以称呼为信用市场上历史性的赢家。

无论在房地产领域,还是在企业经营领域或货币领域,最终的成果都属于在惯性大潮高速前行时可以保持“超级安静模式”的“人”。

   变的是表,变的是人心,变的是人们光怪陆离的欲望,不变的才是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26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