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热浪,千年暴雨,河南,保重!

在过去的文章中多次论述过,随着海洋洋流下降到千年来的最低水平,必将给我们生存的环境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在5月10日的文章《1000年,北京的沙尘暴为何如此凶猛?》中已经探讨了海洋洋流下降如何影响地球的气候,还同时预计海洋洋流衰竭到千年最低水平之后,热量会在地球的局部聚集造成极端高温。

今年已经出现的两次极端高温事件已经成为佐证:

6月底,北美西海岸从加拿大育空地区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再到华盛顿地区和加利福尼亚州,80多个地方的最高温度记录都被大幅打破,太平洋西北部气温总体上超过正常年份22度!美加边境线上的阿伯茨福德镇(该镇的纬度比黑龙江北部的五大连池市还要偏北0.5度)的最高温度居然达到了49.6度!本次高温事件随后被认为是千年一遇。

7月上旬,位于波斯湾的科威特爆出了室外74度的极端高温,即便在阴凉处的温度还高达54度。

今年,包括远东地区、北美西海岸、俄罗斯圣彼得堡等中高纬度地区不断出现极端高温事件,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冻土和冰山(冰原)加速融化,这会造成河流水位上涨。与此同时,极端高温事件也会让地表水蒸发的速度加快,当冷热空气剧烈交汇时就会产生水患。

6月底在美洲西海岸出现的高温事件在专业上被称为是“热穹顶”现象(下图),美国国家气象局天气预测中心的气象学家班恩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指出,美国西北部遭遇的“热穹顶”非常罕见,特别是出现在靠近海洋的地区。

但既然“热穹顶”已经出现,“冷穹顶”也就会如影随形。“冷穹顶”指的是冷空气在局部地区被暖性反气旋包裹覆盖的现象(见下图),极其容易形成对流云、积雨云和暴雨云,当空气含水量比较高时引发冷热空气剧烈交汇就会形成异乎寻常的暴雨,这就是西欧地区上周所体现出来的天文现象。

一般来说,由于欧洲的河网非常稠密,具有很强的水文自我调节能力,所以从自然禀赋条件来说,欧洲并不容易发生洪水灾害,但“冷穹顶”的出现让这些固有的观念被打破。

上周,随着“冷穹顶”的出现导致西欧局部地区在9个小时内降下了正常年份七月降雨总量1.6倍的雨量,法媒的报道则是德国西部在36-48小时内的降雨量高达正常年份三至四个月的降雨总量,德国国家气象局(DWD)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24小时降雨量达到了158升/平方米,再加上德国西部在暴雨之前已经经历了连续半个月的阴雨天气,使土壤和山地含水量达到饱和,短期内的疯狂暴雨立即造成河流水位暴涨,远远超出了河网的自我调节功能,让河流决堤、山体滑坡,无数房屋立即被摧毁,多处铁路公路交通中断,让德国、比利时、荷兰、瑞士和卢森堡多国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罕见洪灾。

据德媒报道,流经海默兹海姆镇的斯威斯特河平时只有2米宽,但洪水来临时一下子暴涨至200米宽,这使整个城镇几乎所有房子的地面一层与地下室被淹没,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附近的阿尔河,沿岸到处都是水中的房屋、损毁的桥梁、被破坏后的野营地废墟等。一名阿尔维勒的居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河水一开始泛滥,洪水就从山下涌过来了,也就是两分钟的事情,院子就被洪水淹没了,有及腰那么深。我们必须从窗户逃出来,爬上山,才能自救。”

本次西欧洪灾发展的速度和猛烈程度在欧洲是空前的,以至于比利时首相德克罗直接称,本次洪灾或许是该国历史上从未遭遇过的最严重的的洪水(下图是比利时灾区)。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视察灾区的时候说,德国这次经历的洪灾规模“超出现实想象,极其恐怖、令人震惊……我几乎无法找出合适的德语词汇来形容灾害的破坏程度”。德国气象局发言人则评价说,“说百年不遇都轻了,这或许是一千年难遇的洪水”。

法国水文专家Emma  Haziza指出,虽然“冷穹顶”是一种自然的天文现象,但今年夏季欧洲的“冷穹顶”的强度却非比寻常。如果考虑到海洋洋流已经衰竭到千年来的最低水平,这会让冷空气团更容易南下,也更加旺盛,在欧亚美洲大陆的中高纬度地区形成异常强大的“冷穹顶”就变得可以理解,当水汽极为旺盛时,冷热空气剧烈交汇就形成了百年难遇的水灾。

据当地媒体7月17日报道,希腊雅典国家天文台气象学家兼研究主任拉古瓦多斯警告,近来导致德国、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发生百年不遇洪灾的“冷穹顶”现象将会在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希腊的部分地区出现。

极端天文现象不仅出现在欧洲和美洲,也出现在东亚。

日本的名古屋与山东日照基本处在同样的维度上(上图),据日本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15日上午11点20分,在名古屋车站附近出现降雪,就在下雪处西方一公里处,同一时间却下着滂沱大雨。

进入七月之后,中国西南、长江中下游地区、淮河流域以及华北地区不断降下暴雨,很多地区形成了严重的水灾。7月20日16至17时,郑州的降雨量高达201.9mm,19日20时至20日20时,郑州的降雨量达到552.5mm,而郑州常年平均降雨量为640.8mm,这意味着郑州在一天的时间内降下了常年10个多月的雨!郑州的降雨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西欧的降雨强度,河南部分地区已经成为泽国。

郑州市政府说这是“百年不遇”的强降雨,但专业人士认为已经达到了千年一遇的水平。

保重,河南!所有灾区的人们一定要远离河道,尤其要远离水库下游。

欧亚大陆异常猛烈的洪水主要来自于冻土和冰山融化,当这不可计数的淡水注入北极附近和中高纬度地区的深海之后,会进一步降低北极附近与赤道之间深海海水的盐度梯度,让海洋洋流进一步减弱,未来将导致全球气候更加极端,这毫无疑问是气候变化的转折点。

夏季极端高温、极端洪涝事件不断出现,冬季极端寒冷和极端冰雪事件也就会越来越频发,既然有极端洪涝与极端高温,未来就会出现极端干旱,这是对人类社会更严重的考验。极端事件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极端,最终会彻底改变地球的生态和我们的生存状态。

瘟疫大流行与越来越极端的气候,已经让两个国家躺下了:

南非的法定最低工资是3500兰特(约240美元、1570人民币),贫困线是每人每月1268兰特,今年一季度南非的失业率高达32.6%,可去年以来基于疫情对谷物和食品产业链的破坏作用以及极端气候所带来的影响,让食品价格大幅上涨,让南非每人每月的最低食品支出达到了4000兰特的水平上(这个水平才能维持基本的食品需求),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陷入了食不果腹的悲惨境地,从上周开始,剧烈的社会动荡开始了。随着南非的商铺被抢劫一空,食品产供销全产业链遭到摧毁性的破坏,意味着经商环境剧烈恶化,就少有人会继续在城镇从事商业活动,南非的通胀会进一步恶化,社会会陷入更深度的动乱,南非最终很可能会步津巴布韦或委内瑞拉的后尘,成为地球上最失败的国家。

在白人到达南非之前,南非没有近代文明(整个非洲都是这种情形),随后在白人和非洲人的共同努力下,到上世纪中期将南非建设成非洲的典范,其经济水平已经接近发达国家。但随着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不断崛起,曼德拉带领广大非洲人开始治理南非,南非又快速地奔回原点。津巴布韦比南非先行一步,已经从英王皇冠上的明珠、世界上非常富有的国家之一变成了世界上最失败的国家,前后只经历了四十多年。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之间互相和解、相互尊重、各施所长共同治理国家才是国家之幸,才是民众之福,非洲某些国家的所谓“民族解放运动”已经成了野心家实现自己野心的道具,给国家和全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全世界都应该警惕这些野心家。

另一个被瘟疫和极端气候击倒的国家是古巴。

古巴实行计划经济,支柱产业是糖业和旅游,大约50%的食品需要进口,大部分燃料也需要进口。由于极端气候和瘟疫大流行导致甘蔗减产,让糖业的出口收入下降;同时,自去年二季度开始,瘟疫大流行导致古巴的旅游业出现断崖式萎缩,让古巴的外汇收入快速下降,外汇收入萎缩就无法进口足够的食品和燃料,当人们吃不上饭的时候,古巴的社会动荡就开始了。

事实上,古巴的排队现象在2019年开始了,据中国留学生介绍,当时在国营商店前排队三四个小时购买食品就是普遍现象,疫情爆发之后排队时间甚至延长至八九个小时,部分食品还发生了短缺,当古巴人连肚子都吃不饱的时候也就躺不平了。古巴是被国际产业链断裂击倒的国家,气候极端化导致古巴的糖业产业链萎缩,疫情导致旅游产业链断裂,食品供应链萎缩推动食品短缺就让古巴陷入了困境。有人认为古巴今天的困境甚至比苏联解体时的遭遇更加糟糕。

美国从1962年开始对古巴实行经济封锁政策,但古巴依旧活的很滋润,可瘟疫流行和极端气候却让古巴人躺不平了,说明瘟疫和极端气候比美帝更牛X。

1991年,强大的苏联老大哥本质就是被肚子击倒(食品短缺),南非和古巴与苏联老大哥相比充其量算两碟小菜,遭遇今天的困境也就不足为奇。

南非和古巴是首先被瘟疫大流行和极端气候击倒的国家,随着瘟疫大流行的持续以及气候越来越极端,未来全球的食品产业将遭到越来越严重的威胁,当全球食品供需来到紧平衡甚至短缺阶段时,更多的国家会跟随南非和古巴,世界将迎来轰轰烈烈的大变革时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16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