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的第一桶金

“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是俄罗斯历史上的政治家斯托雷平的名言,但今天的人们却一直认为是普京的诺言,并以执政二十年后的政绩来衡量普京。  

2000年3月26日,普京首次当选俄罗斯总统,当年俄罗斯的GDP是2597亿美元(世界银行的数据,下同)。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确实是一番蒸蒸日上的景象,2008年俄罗斯GDP已经达到1.661万亿美元,8年间增长了540%,年均增长约为26%,这当然是相当惊人的经济成就,可以成为是经济奇迹。即便次贷危机让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暂时受到了挫折,但危机之后的俄罗斯经济依旧持续持续增长,2013年的GDP已经达到了2.292万亿美元,是2000年的8.8倍,这种增长速度当然是十分惊人的。

这是普京意气风发的时期,带领俄罗斯逐渐从苏联解体的打击中走出来。

2014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打断了俄罗斯的上升势头,油价下跌、卢布贬值尤其是欧美不断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严重损害了俄罗斯经济,到2020年俄罗斯的GDP仅有1.474万亿美元,比2013年下跌的幅度为36%。(但如果以20年的周期来看,年均增长约8%,这是普京执政20年的经济业绩)

如果普京不发动克里米亚战争,俄罗斯的经济局势自然好得多。很多人一定会问,对俄罗斯来说争夺克里米亚比正常的经济增长更加重要吗?

以前我说过这个问题(5月24日《普京的目光》),在地理上,俄罗斯偌大的国土就像一个布口袋,一边是北极地区,一边是中国东北、蒙古、中国西北、中亚和高加索地区,这两侧是布口袋的两个边,都没有不冻港作为出海口,这严重制约了俄罗斯综合国力的提升。欧洲方向是这个布口袋的开口端,源于圣彼得堡有不冻港(下图红点处)可以让俄罗斯的舰队和商队从波罗的海进入欧洲。远东地区就是布口袋的底,没有不冻港,海参崴港一年有四个月以上处于冰冻状态,商业和军事价值都有限。尤其是军事上,俄罗斯总不能规定其他国家在冬季不准打仗,以便让自己的舰队在冰封的港口中安心休假吧。

以俄罗斯的国土面积来说,它太缺少不冻港了,所以数百年来,俄罗斯的梦想都是获得属于自己的不冻港以提升自己的综合国力,这是俄罗斯的国家战略。

俄罗斯在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之后曾经获得旅顺港(不冻港),但日俄战争战败之后又丧失了,这让俄罗斯在远东获得不冻港的努力遭遇了重大挫折。

另一个让俄罗斯进行不懈争夺的地方就是欧洲方向的克里米亚(不冻港)。从首都莫斯科望去,位于圣彼得堡和黑海克里米亚的两处不冻港,就像是帝国的两只眼睛。

从1478年到1700年,克里米亚是奥斯曼帝国的附属国——克里米亚汗国,克里米亚汗国德夫列特一世大汗曾经在1572年围攻并占领莫斯科,他的军队不仅捉拿了十五万俄罗斯人,更让俄罗斯人的尸骸塞满莫斯科河,然后又放火烧了莫斯科城,这一事件一直都是俄罗斯的国耻。1700年,逐渐强大起来的俄罗斯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克里米亚独立,从1772年起,克里米亚汗王沙希因开始承认自己是俄罗斯的附属国,从此俄罗斯获得了除圣彼得堡之外的又一处不冻港。1783年俄罗斯在占领该区域83年后通过法律程序正式将整个克里米亚半岛纳入自己的版图。但俄罗斯在1854年至1856年的第九次俄土战争中败给了英国、法国、撒丁王国和奥斯曼帝国联军,根据战后协议,虽然俄罗斯保住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权,但黑海和克里米亚必须保持中立,相当于俄罗斯在这一地区被解除了武装。一战时期,德国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地区进行了残酷的争夺,但苏俄最终还是保住了克里米亚。

为了克里米亚,俄罗斯在此征战了200多年。

2013年的乌克兰事件中,乌克兰建立起亲西方的政权,克里米亚自然就会跟随乌克兰进入欧洲人的怀抱。

在这种情形下,从普京的角度来说,牺牲俄罗斯暂时的经济发展利益争夺克里米亚是明智的决定吗?

夺取不冻港是俄罗斯的国家战略,为了克里米亚,数百年来已经有无数俄罗斯军人战死沙场,这是俄罗斯的国家基业,而经济增长只是短期的。所以从国家利益来说,这种做法是正确的。

总有人以2014年之后俄罗斯的经济十分低迷来讽刺普京,其根据一般是说俄罗斯的经济总量还不如广东省(这是事实),这属于比较典型的坐井观天。

在正常时期可以推动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在关键时刻可以做出正确的决断,这当然就是普京在俄罗斯长期拥有高支持率的原因。无论你是民主派还是集权派,也无论你是中国人还是欧美人,但只要是客观的人,就应该承认这一点。

但这还仅是这场大戏的“上半场”。

到此,普京还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半,保住了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不冻港和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母港——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港,也在乌东地区重建了俄罗斯与北约势力之间的缓冲带,稳定了俄罗斯的周边局势。但还要解决问题的另一半,即化解因2014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所带来的后续影响,打开欧美的制裁,让俄罗斯重新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这是这场大戏的“下半场”。

一般人会认为,如果让欧美打开封锁措施,俄罗斯就需要以自己的利益与欧美进行交换,问题是今天的俄罗斯还有可交换的筹码吗?

如果以有形的眼光来看,俄罗斯的GDP已经不足1.5万亿美元,尚不足美国的十分之一,与北约国家集体更无法相比,这只差不多已经瘦死的“骆驼”似乎拿不出自己的筹码。

以有形的筹码进行交换是一般的政治家,如果以无形的筹码完成交易,就是高手,而普京就是高手。

乌克兰在北约的支持下,一直希望以武力手段夺回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这可以理解,哪个国家都会竭尽全力守护自己的国土完整。这就让该地区的战火不断。如果美欧希望继续打压俄罗斯,就会支援乌克兰以持续消耗俄罗斯。

但本次美俄峰会之后,拜登在记者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以外交手段解决乌克兰问题。既然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就意味着美国和北约已经承认了目前的既成事实(即乌东地区和克里米亚成为由俄罗斯控制的缓冲区。普京不可能在谈判桌上将这些地区拱手相让)。那么,普京交换了什么样的“筹码”让美国和北约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

北溪2号管线一直受到美国的制裁而无法顺利施工,这是2014年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美国对俄罗斯制裁的一部分(原因非常复杂,无法在此细说),但今年5月,美国宣布解除了制裁,这意味着这条管线很快就会完成施工并向欧洲供气。北溪2号管线的设计输气能力为550亿立方米/年,这对俄罗斯国内经济的拉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美国政府为何放手让俄罗斯顺利发展?普京以什么样的筹码完成了交换?

如果以有形的眼光看待上述问题,这些交易都无法完成,源于俄罗斯没有与上述利益相称的筹码。

普京的筹码是无形之“势”!

俄罗斯有世界上第一大核武库,有世界第二大(或第三、第四大)常规军力,如果俄罗斯与欧亚一个正崛起的大国联合在一起(这个大国需要是可以严重影响欧亚地缘局势的国家。历史上的普鲁士、德国、清朝、日本都曾经承担这个角色。对俄罗斯来说,它不太关心谁承担这个崛起大国的角色,只关心自己的利益,所以不必去讨论),美国作为一个已经衰落的世界霸主面对这样的组合也很难获得优势,也就无法打击崛起的大国。

一旦美国陷入两面作战自然是兵家大忌,即便美欧在常规争夺中占据了优势,此时俄罗斯也可以立即威胁以核大战,对美国进行战略讹诈,美国就只能住手。所以,美国面对这样的组合几乎无法“下嘴”。

这就是普京在过去数年构建的“势”!

普京与崛起的大国进行“联合”的方向上是前进一步还是后退一步,都会严重影响世界大局,也就形成了自己的“势”。一旦后退一步,对美国来说就是非常现实的利益,就值得给普京递“支票”。

普京后退的这一步是什么?

就是美俄峰会之后所发布的《战略稳定联合声明》。在发布会上普京说,“核大战不会有赢家”,这句话会立即赢得全世界的好感,源于美俄一旦开启核大战会让地球毁灭N次。另外的含义是,美国和别的大国对抗时,我会保持战略透明,不会使用核武器趁火打劫。

拜登当然听得懂内在的含义,既然摆脱了俄罗斯核讹诈的威胁,美国联合欧日就有可能在常规争夺中争取优势,也有可能通过经济和财政对抗谋取胜利,这给美国提供了机会。如此,当然就值得拜登政府在乌克兰问题和北溪2号管线问题上向俄罗斯让渡利益。

普京仅后退了一步,俄罗斯就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普京、拜登两人之间肯定不是朋友,甚至互相都看对方不顺眼,否则拜登也不会称普京为“杀手”,普京也不会在峰会之前说“凭什么美国打死抗议者的子弹就是民主的?”,这明显是给拜登添堵。但即便是敌手也可以相互合作,这是比较典型的基督教文化(东正教与基督教同宗同源,沙皇的称呼就源于罗马时期的拉丁语“凯撒”,按现在的地理来说,俄罗斯在位时间最长的沙皇叶卡捷琳娜大帝是德国人),而且双方都会坚守承诺,也不会因双方之间是敌对关系而违约。美苏对抗时期也是如此,虽然两家争斗的你死我活,但会透明地执行双方之间的协议。

这就是国家之信。国家之信不仅可以赢得盟友的尊重,更可以赢得敌人的尊重,而来自敌人的尊重才是至高无上的尊重,这是国家和个人的最高追求。

既然美俄之间达成了妥协,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自然会跟随,最新的消息是,6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理马克龙在柏林会晤,默克尔说“我相信,在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进行开放的对话的时候,我们欧洲方面也应该这么做”。马克龙表态同意默克尔的观点。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笼罩在俄罗斯头顶上的“乌云”已经散了。

普京以签订《战略稳定协议》的方式,在自己已经建立的无形之“势”上后退了一步,赚取了第一桶金,这桶金很沉重,让乌东地区的局势成为既成事实,也让北溪2号管线顺利建成,不仅赢得了俄罗斯欧洲方向上的战略稳定,还让源源不断的欧元流入俄罗斯。

必须还要强调,不仅后退一步能拿到拜登的支票,将来普京在其他方向上前进一步又会从第三方拿到支票,这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未来还会有第二桶金、第三桶金,……,俄罗斯经济就会摆脱2014年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的颓势,重新走上坦途。

这就是普京,在2014年果断出手夺回克里米亚这只“俄罗斯之眼”,然后用五六年的时间构建了俄罗斯之“势”,不仅可以解除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给俄罗斯带来的问题,甚至还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普京完美地完成了“下半场”。

我们每个人对普京的看法都不同,但对于这种为了国家的利益殚精竭虑的政治家都会由衷的敬佩!以无形之势与战略对手完成交换,更是一种至高的境界。我们一般只能用有形的筹码完成交换,如能建立自己的无形之“势”,就会进入人生的新境界。

国家大事与我们这些小民没多少关系,但普京在过去数年给我们展开了一本教科书,核心是如何构建无形之“势”,然后坐等战略对手找上门来,这本教科书对所有人都有非常强的启示意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16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