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背锅大侠——拜登

经济全球化以来,资本在全球流动,尤其是欧美资本到发展中国家大肆逐利,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

如果没有本国政府为他们保驾护航,他们根本无法实现自己的利益。

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之所以与发达国家不同,最核心的差异是法律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不同,个人手中的行政权力在多数国家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甚至直接左右着生产要素的分配和社会财富的分配。欧美资本如果贸然进入这些国家就很可能成为待宰的羔羊,当地任何一个掌握着权力的人都可以在它们投资与利益分配的过程中分一杯羹,此时,国际资本就需要本国政府为自己的投资活动保驾护航。

这一点对于美国资本来说非常明显,别看华尔街的大佬很牛掰,可以在世界各地呼风唤雨,但如果没有美国政府做靠山,它们在异国他乡就会面对无所不在的行政权力的制约、瓜分,甚至直接面对枪口,他们什么都不是!(当然华尔街也为美国政府挣钱,这是一体两面)

此时,跨国资本进行跨国投资时就需要与本国政要结盟,为自己的投资活动保驾护航,有些政要(注意不是全部)与跨国资本之间就会有各种经济往来。这些政要欲保护本国资本的利益,在和平年代也不可能要求本国大兵开着飞机、军舰去保护,而是与对方国家的政要协商甚至进行利益互换,也可能会有经济往来。另一种情形下,有些国家为了争取国际资本来本国投资,就会寻求对方政要的支持、帮助,也会让跨国资本与两国政要联系起来。当它们联系到一起之后,尤其是发生经济联系之后,就会形成利益共同体,它们是跨越国界的。

国际间谍活动无所不在,一旦他们彼此间发生了经济往来,就很可能被一些国家或个人留下相关的证据资料。

如果各国的权力一直被上述体系内部的人士控制,大家就都会遵循潜规则,这没问题。在竞选的过程中谁都不会去揭对方的老底,无论最终谁当选,也都会彼此相安无事,源于大家都是圈里人。

但霹雳一声响,金毛这个局外人在2016年赢得了美国大选,一系列潜规则被打破!

金毛在2016年可以入主白宫,邮件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如果当时共和党的参选人不是金毛,而是建制派圈内人士,邮件门很可能就不会被揭露,源于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彼此有可能都不太干净,都需要捂住自己屁股上的臭味。

可金毛不是局中人,2016年大选已经让希拉里灰头灰脸,毁掉了她一世的名声。

这对所有建制派政客来说都是警钟,当然也是丧钟。

如此,也就看到了2020大选初选中的一系列现象。

2020年的大选初选中,共和党的大佬们很精明,谁都不去挑战金毛,是它们没资格或没有野心吗?当然不是。他们的屁股干净吗?一旦初选到了最紧要的关口,会不会被金毛揭开屁股?一生的名誉会不会扫地?这个成本太高,还是算了吧。持这种想法的有多少?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有数。

但民主党却总需要推出一个竞选人。

虽然初选看似很热闹,到2020年初(第七次辩论)符合资格出席辩论的还分别有:拜登、桑德斯、华伦、布塔朱吉、克罗布彻、施泰尔,但民主党的初选过程却没有给选民留下太多的印象,让人记忆深刻的只是其它人都陆续退出了竞争,只剩下拜登,似乎总统竞选人的位置就是特意留给拜登的。已经显现老年痴呆症状的拜登,可以在民主党的初选中顺利脱颖而出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思量的事情。

大家都是明白人,谁都不愿意与金毛刺刀见红,所以两党的初选都不怎么积极。

可问题是,明知山有虎,拜登为何还偏向虎山行?

年纪大还不是关键问题,拜登的精力明显已经不济。

自己的小儿子在过去干的那些事他自己应该也清楚,有些事或许原本就是代自己行事,一旦问题泄露会导致严重的问题,他会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金毛不知道这些事情吗?当然不会,源于乌克兰事件的爆发说明川普的鼻子已经闻到了这里。

作为一个已经在美国政坛活跃了四十多年的政客,与外国政客和跨国公司之间的联系自然会更紧密,交往的时间也更长,更可能留下一些隐秘的内情。这些内情一旦被金毛抓住,就必然让自己一生的名誉尽毁。

拜登已经不可能将自己的家族经营成美国历史上有重要影响力的郑智大家族,因为他已经只剩下亨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不存在努力竞选总统为子孙打下政治基业的想法。

拜登已经七十七岁,以自己的精神状态能否完成一个总统任期都很成疑问,又何必趟浑水?

上述信息都显示,拜登参选本身就是极为蹊跷的事情,利益有限,风险却很大。

或有人说,拜登参选的唯一目的就是为美国服务,您自己相信这种说法吗?

唯一的、更合理的解释是,有些人或某些(外国)势力掌握了很多的电脑硬盘,记录着拜登(和他儿子)过去一些年的“资料”,拜登自己就成了这股势力的提线木偶,自己的事情自己无法作主,是否参与美国总统竞选也无法自主决定。

一句话——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就会身不由己,看起来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

拜登已经深陷泥潭,是被这个利益共同体抛出来的代言人。或许可以这么说,无论竞选能否成功,拜登都只是一个站出来的背锅侠。(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经济全球化会有很多政客陷入拜登的境地,但肯定不是全部,没人相信默克尔、安倍等人会陷入其中,陷入类似拜登境地的或以美国居多,美国作为世界霸主具有全球影响力,一旦领导人信仰缺失,就很容易被拉下水

如此,也就看到华尔街和美国一些大媒体为何竭尽全力为拜登助选。

拜登和各国的部分政客与在全球逐利的华尔街原本就在一条船上,虽然拜登当选之后会给华尔街加税,但华尔街依旧大量捐助拜登,为拜登摇旗呐喊,源于他们在现在的全球体系之下可以获得更丰厚的利益。无论是交税还是缴纳郑智献金本质都是交“保护费”。

而美国多数大媒体都是被超级富豪控制的,超级富豪掌握着大部分的跨国资本,它们也是圈内人,当然也要为拜登助选。在这,没有左媒与右媒,只有利益。

2020年美国大选,是中下层的民众与这些所谓“精英”集团之间的博弈,而且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阶段。其实这种博弈在2016年已经开始,依靠中下层民众的支持让金毛入主了白宫。今年,建制派“精英”们已经充分重视“中下层民众已经觉醒”这一问题,所以他们空前团结,发起了金钱战,让拜登选战的募款金额远远超过了金毛。金毛如果要获胜,需要最大限度地激发中下层人士的愤怒才能打赢这场“内战”。

(注:以上纯属杜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16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