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嘿,醒醒,所有人都得接受群体免疫

WHO宣布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很多人都在关注未来的社会、经济会是什么样,更多的人希望全球经济实现V型反弹(反转已经是不可能),看看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特鲁多说“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形容的很生动,下图为现在疫情比较严重的一些国家的疫情走势。

欧洲、亚洲和北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有些国家已经下降,其它国家也基本上处于见顶的态势,未来很可能也是回落的过程。在本次疫情的处理过程中,中国做的最为“果决”,但最近一段时间,新确诊数据却开始出现低位徘徊的态势,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无非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的存在和输入性病例。由于欧美国家的政府比较“小”,行政权力也比较有限,更重要的是民族特征不同,比如现在美国各地正在爆发大规模游行,游行的队伍中有很多人背负着自动武器(就这么彪悍),游行示威的诉求就是要求取消因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和一系列限制居民活动的行政手段,面对这样的民众无论各州政府还是警察都不敢强行限制游行活动,最终必然要答应游行群众的诉求,这就会导致一个必然的结果:欧美社会的疫情数据在短期回落之后,每日确诊数与中国一样会在一定的高度上停留,单日确诊数也会更高(高于中国)。到秋季之后,如果出现疫情的二次爆发也不必奇怪。

 疫情也不会仅仅停留在欧亚和北美。在世界主要国家中,现在巴西和俄罗斯的疫情还处于爆发阶段,它们会将疫情在人间的传播链条继续传递下去,当俄罗斯和巴西高峰过后,又可能在其它国家或地区爆发(非洲、印度、印尼等),而且不排除有些国家出现二次爆发,等等,这就让病毒在人间传播的链条很难中断,直到发现了疫苗或建立了群体免疫能力(到4月19日,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4万人的小镇,通过街头随机检测后发现,200名无症状、未接受核酸检测的居民中有64人体内存在抗体,占总数将近三分之一)。

 这就给世界各国出了一道很现实的难题:任何国家如果继续执行经济全球化时期的政策,继续参与全球经济活动,就无法完全阻断人员的往来,病毒的流行就不可能完全终止,这让所有“人”都在一条船上;如果任何一个国家希望独自中断病毒的传播链,就要从世界经济的大船上跳下来,彻底关闭国门。此时,就会让自己的经济与世界经济硬脱钩,带来的结果就是失业率跳升、债务危机集中爆发,资产价格泡沫就会破裂——本质就是财政危机。

是要建立群体免疫能力还是与世界经济进行一次性脱钩,这就是个二选一。

虽然美国现在事实上执行的就是群体免疫的政策,但却基于传统率先开始走向了孤立。美国国务院已经多次敦促海外的美国人尽快回家,这有地缘政治和军事上的含义,在经济上,看起来它已经做好了孤立发展的准备——这就是美国的传统,其国父华盛顿在立国初期就告诫美国人不要过多参与欧亚地区的各项事物。而疫情的爆发给了美国重回孤立的机会。

或许有人会说,大国是世界工厂,米蒂离不开大国,持有这种想法的人是典型的一叶障目。米蒂农产品、能源、军工产业基本上都可以自给自足,再看看它在对抗疫情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工业动员能力(一个月的时间内病毒检测产品居然更新了七代,不知哪个国家可以做到,呼吸机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批量制造),就知道它可以离开任何国家。当然,大国也一样可以离开任何国家,它自古至今执行开放政策的时间都只是短暂的,在传统上就是孤立的经济体系(背后是文化体系)。

到今天,即便各国不考虑经济活动,以彻底关闭国门为手段对抗疫情就可以避免群体免疫吗?这已经是不可能。任何国家在今天都很难实现全民检测,即便全民检测也不敢说检测的精度是100%,也就不能保证将所有病毒携带者从人群中检测出来并进行医疗处理,只要有少量的遗漏,它就会在人群中继续传播。新冠病毒的感染数R0是3.7左右,即一个人可以感染3.7个人,经过十代传播之后,一个人理论上可以感染48万人,谁能逃脱被感染?只不过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而已(无症状)。也就是说,任何国家的所有人都要接受群体免疫的检验。英国最先提出群体免疫,很多人不接受并骂英国是达尔文主义,这部分人只是不敢面对现实而已。

面对现实,是需要勇气的!

只要病毒继续传播,政府就必须对人们的生活活动进行限制(目的只是避免疫情猛烈爆发),这意味着全球经济的需求端随着疫情的爆发和不断持续而下台阶(纽约近月原油期货价格跌到负值不过是先行信号)。需求下台阶,企业和个人的收入下降,必然让企业和个人加速破产,导致债务危机加速爆发,让各个主权国家的财政收入剧烈收缩,财政失衡。财政收支失衡的结局一定是加速印钞以各种方式补足财政赤字,就会进入汇率和通胀螺旋式推动的状态(八九十年代的巴西与阿根廷,90年代的俄罗斯、现在委内瑞拉都演绎了这样的故事),即:财政将长期处于失衡状态,主权货币(纸币)的购买力就失去了保证。

以往,各国的纸币是各国财富的主要表现方式,土豪们很清楚这一点,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甚至可以买人、买官。未来,纸币就不再是财富的主要表现方式,因为财政长期失衡、信用(购买力)不断丧失的纸币就不再是财富的化身——被其它的东西取而代之。比如,委内瑞拉一直在执行配给制,行政权力才是财富的化身,等等,等等!

这是彻底颠覆的时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16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