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正在开启一个“新”时代

我以前写过《白银算盘》,当时一些人说不可能,大门既然打开,就无法关闭。既然战线和国境线可以逆转第一次经济全球化,关上大门就一点不稀奇,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椅子可以做稳,其它就没什么不可能。

最近两天,看了一篇有意思的文章《别叫李嘉诚跑了》,这个文章并不让人意外,可说意料之中,这样的文章如果是一般人写的(比如如松这样的人),没所谓,可是,看了看这家智库的背景,让人吃惊,这意味着大门在缓缓关闭。

李嘉诚不是大陆的户口本,走也好留也好,没人可以管的了,实际上是对着一众“土豪”隔空喊话,想跑,没门。

市场经济,来去自由,过去国际资本流入中国,是因为资本收益率高,商人逐利是本分,所以,资本流入;今天,优势丧失,出走也是商人的责任。这样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重新建立自己的优势,商人走了还可以回来,可有些人不遵守这些规则,或者说没本事建立新优势,开始耍赖,开始动拳头,这意味着什么?咱真不知道。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小学的一篇课文,打土豪分田地。

这几天,关于银行换汇有很多新精神,和上述有雷同之处。

一个“新时代”正在开启。

 

前天,全世界都在盯着一个女人。

美元指数的涨跌中,美联储是否加息只是次要因素,这个话题在前面说过(http://tysurl.com/FstzkP),美元指数也好、美元和各国货币的汇率也好,关键取决于各自的资本投资收益,这决定了资本的流动,而资本的流动决定了汇率的方向。

是美元指数决定很多问题的方向,而不是加息与否。

所以,很多男人关心那个女人,是你们的道理,本人不太关心(不是不关心)也有本人的逻辑。

 

但全世界很多男人前天都在关心那个女人说什么。

 

耶伦说,中国和新兴市场是美联储关注的重点。8月份金融市场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风险。

美国8月份的失业率是5.1%,处于官员们希望在长期看到的区间之内;通胀低于2%。消费比较强劲。

换句话说,耶伦的意思是,美国自身的情形满足加息的要求,是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因素在制约。

 

中国的管理层一直在传递一种信心,资本市场已经稳定,经济积极向好,力争让世界淡化中国因素的影响,这深刻地体现了信心胜于黄金的逻辑。

可耶伦不这么看,她认为未来最大的风险因素在新兴市场,美联储需要作出谨慎的选择。

有点将焦点引向新兴市场的意思,不知是有意,还是真实看到了新兴市场的问题,此其一;

其二,虽然耶伦的讲话短期打压了美元指数,实际是在推动美元指数。既然美国经济没问题,满足了加息的要求,只是担心新兴市场暂缓加息,那么未来的资本流动方向就是在过去的趋势上延续(从新兴市场流向发达市场),也或者说耶伦在推动这种趋势,这会推动美元指数的上涨,当然,或许主要体现在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

 

很多人会依据美联储加息与否判断资产价格,如松也不赞成。美联储2006年开始的加息,到加息终止的时候,新兴市场的资产价格(股市)是上涨的;可是,还有相反的例子,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加息,新兴市场的资产价格是下跌的,所以,期望用美联储是否加息来判断资产价格,是会失望的。

 

一国的货币是升值还是贬值取决于自身资本投资收益的走势,如果收益下跌,汇率就会下跌,反之亦然;如果资本收益率在上升,资产价格也会上涨,反之亦然。无论对于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如此,美联储是否加息,解决不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这群男人看着这个女人,实际上解决不了他心中的疑问,但男人喜欢看着女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今后,如果新浪经常无法登陆,就会到天涯上胡说几句,这个地方见不到如松的影子,那是无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14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