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埃尔多安甩锅说,我在抄中国的作业

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相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已经超过了八成,参考下图,其走势已经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也就是说,从年初到现在里拉的购买力已经丧失了八成以上,在年初,如果土耳其人的存款可以买一套房子,现在只能买一间厕所;如果年初的存款可以买一只羊,现在估计还可以买两只鸡;如果年初的存款可以买一只鸡,现在可以买两只鸡蛋,……。

里拉飞速贬值自然推动通胀飙升,能源、住房和食品价格贵得离谱,让土鸡民众怨声载道。

但埃尔多安仍无意改弦更张,他呼吁国民保持耐心,承诺其货币政策会带来长期的积极效果,推动投资、工业生产和出口。土耳其媒体报道,埃尔多安在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一次主席团会议上还进行花样甩锅说:现行的经济和货币政策很接近“中国模式”。

跟中国攀亲戚的来了,也可以说是甩锅。

2020年土耳其与中国是G20经济体中“唯二”实现了正增长的经济体;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大多都在加息或预备加息,发展中国家中的巴西、俄罗斯还在加速加息,中国和土耳其是少有的两个进行了降息(降准)的国家,这或许是埃尔多安“攀亲戚”的依据。但埃尔多安先生可别忘记了,人民币兑美元在今年升值了大约2.5%,这与里拉兑美元汇率的暴跌天差地别,所以埃尔多安这口黑锅甩的也太离谱。

当然,也或许是因为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的走势与恒大公司的股价走势有点像,所以老人家就觉得自己在抄中国的作业。他老人家老眼昏花了,如果非要用抄作业来比喻,他抄的是皮带的作业。

埃尔多安为什么要推动里拉加速贬值?是他老糊涂了吗?当然不是,否则他就不可能在今天的椅子上坐了二十多年。那么,他为什么要执意这么做?而且还要拉出中国作为挡箭牌?

第一,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变化?

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央行进行大放水,给消费主体(政府、企业和家庭,下同)加债务以推动经济复苏,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各国央行继续照方抓药,可随着各经济体债务率的不断飙涨,全球的消费能力已经开始下滑。

美国劳工部在10月29日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前一个财年中,工资上涨4.2%,这创造了新的纪录,但同样到9月,美国的通胀年率却已经高达5.4%,这意味着居民收入的真实购买力增长率是-1.2%,10月对应的数据已经是-1.9%,这意味着美国家庭部门的购买力在收缩。再看看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工作会议中首次提出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以及预期转弱”三大问题,“需求收缩”也被聚焦。欧洲的情形还不如这两大经济体。所以,需求收缩是新冠疫情爆发后所有国家都要面对的现实。

土耳其的经济模式是典型的以投资驱动的经济模式,铁公鸡和房地产是驱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土耳其标志性的基建项目有新伊斯坦布尔机场,这被埃尔多安称为是世纪项目,建设费用约为230亿欧元(约折合260美元),仅这一个项目的投资额就相当于土耳其2020年GDP7201亿美元的3.6%,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埃尔多安的投资行动。该工程预计在2023年竣工。土耳其仅仅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但却建设了全球最大的机场,非常高大上。还有就是正在推动的伊斯坦布尔人工运河项目,这条运河长45公里,宽400米,深20-25米,预计投资160亿美元。至于埃尔多安修建的铁路、公路更是数不胜数。

土耳其的房地产市场曾经是世界上最繁荣的市场之一。

但土耳其并不是资源丰富的国家,既然以投资来驱动经济增长,就需要进口大量的能源、基础材料、技术特许权等,所以,真正驱动投资增长的是出口,出口才是拉动投资活动的火车头。

但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在面临需求减弱的态势,此时,哪个国家将生产要素价格尽早调低到低位,就可以在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中占据主动,就可以驱动出口。当出口有保证、有了足够的外汇收入之后,就可以保证土耳其无数已经开工的项目不至于烂尾,这是埃尔多尔加速推动土耳其里拉贬值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就看到了如下的经济数据:土耳其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土耳其经济同比增长7.4%,显然属于高增长的范畴,其经济表现优于大多数G20国家。贸易部长穆罕默德·穆什在详细阐述经济数据时表示,“净出口对增长的贡献为6.8个百分点,我们大约92%的增长是通过出口贡献实现的,出口将继续成为我们增长的驱动力。”

同时还要看到,三季度土耳其出口同比增长25.6%,而货币高速贬值时内需就会萎缩,所以进口下降了8.3%,带来的结果自然是贸易顺差的飙升,

埃尔多安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另外还要说明,土耳其韭菜一般都会说,上述庞大的工程都是由政府投资。无论埃尔多安还是政府中的任何人都不会创造任何财富,相反他们只会消耗社会财富,拿什么来投资?真相是所有的投资都由民众来承担,而货币大幅贬值就是政府向民众征税的方式、以支撑政府的投资活动,带来的结果当然就是民众的购买力萎缩)

第二,请大家看看土耳其的经济趋势。

以美元核算的土耳其GDP从2013年之后就开始下滑(下图):

但土耳其2013年之后的通胀率却依旧长期维持在5%以上,见下面的土耳其通胀走势图:

这就是非常典型的滞涨组合,即通胀上行(在高位)而经济增长停滞(下滑),谁都知道治理滞涨的根本方式是加息、降税。但土耳其长期以基建和房地产驱动经济增长,自然就形成资产价格泡沫,一旦加息治理滞涨就会危及泡沫并危及财政,所以这样的经济体就会畏惧加息,所以,土耳其在2017年以前的利率一直维持在相对低位。但拖得过初一拖不过十五,滞涨长期得不到治理,通胀就会恶化,结果在2018年前后土耳其的通胀暴涨至接近25%,这逼迫土耳其央行只能猛烈加息,见下图,央行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利率从7.5%提升至24%。

这带来的结果自然是房价泡沫开始破裂,见下面的土耳其住宅物业价格指数图,2017-2019年土耳其房价出现了连续下跌,而大幅加息之后的跌势明显加剧:

此处要注意的是,土耳其的人口比较年轻,2020年的年龄中位数为30.9岁,而俄罗斯为40.23岁、美国为38.3岁、中国为38.8岁、法国、英国超过40岁,德国、日本则超过45岁。由于人口比较年轻,就可以给楼市的跌势减震,所以土耳其楼市泡沫破裂时房价下跌的幅度并不是非常大。

虽然随着利率的飙涨将通胀打了下来(见上面的土耳其通胀走势图),到2019年土耳其通胀率已经下降到10%以下,但这却让埃尔多安陷入了困局。

我们知道以投资和房地产为主要经济增长驱动力的国家,金融杠杆是驱动房价的核武器。随着房价的快速上涨,按揭贷款额就会高速增长,最终,很多家庭就会背上高昂的债务。如果要保持货币价值的基本稳定,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很多家庭一生都无法偿还这笔债务。因此,泡沫破裂之后的土耳其房奴们当然要将怒气发泄在埃尔多安身上,他们发泄的方式就是让埃尔多安所在的政党在2019年上半年的地方选举中遭到惨败。如果这种情形继续下去,到2023年的总统选举时,埃尔多安就可以直接打包回家了。

此时的埃尔多安终于发现,泡沫破裂不仅埋葬了房奴,也将自己埋葬了。

这当然不能答应!

让自己解套的办法是什么?就是推动货币加速贬值。所以2019年之后他一直在推广他那一套古怪的经济理论,核心就是降息有利于压低通胀,等等。

由于就业机会更多,人口总会流入大城市,当货币加速贬值时大城市的房价就会随着货币加速贬值而快速地返身上涨,就会将大城市的房奴解放了出来。见下图,最近两年土耳其房价上涨的速度已经名列世界第一,主要就是由伊斯坦布尔等大城市拉动的效果。

 

不仅大城市的房奴会因此得到好处,其他房奴也会得到解放。

货币加速贬值的伊始阶段,高通胀对产业的破坏效果尚未明显显现出来,劳动者的工资会会跟随通胀适度上涨,房奴的还贷压力下降。因此就在上周,埃尔多安已经宣布将2022年的最低月工资从目前的2826里拉上调至4250里拉,上涨幅度为50%,这就减轻了房奴们月供的压力。这就让埃尔多安欲通过货币贬值、工资上涨然后解放房奴的想法表露无疑。

埃尔多安将房地产玩的是溜溜的。

当房奴得到解放之后,只要土耳其的通胀率在下次大选的2023年之前还不会失控,埃尔多安就还有机会赢得大选。但如果从更长的时间来看,通胀失控、里拉价值归零已经是确定的,10年内很可能就需要换币,这会导致全社会贫困。

经济、房地产、纸币永远都是政治的工具,埃尔多安在向世界展示这一点。

土耳其绝不是这个世界的特例。除了1991年的日本之外,当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几乎所有国家的管理者都会使用货币贬值的手段为房奴解套,即便美国也在次贷危机之后使用货币洪水解放房奴,源于如果将社会多数人埋葬在房地产泡沫破裂的瓦砾中(保证货币的价值就会让房奴几十年也换不清债务),就会带来以下必然后果:第一,那些以房屋和土地为主要抵押物的国家,泡沫破裂会让大量的商业银行破产倒闭,引爆社会问题;第二,当多数人一生也换不起债务时,就会失去生存的希望,就会带来社会动乱。这都是任何社会难以承受的后果,货币加速贬值就是解决上述问题的手段。

上述是其他以投资和房地产为主要经济增长驱动力的国家都需要遵循的"路径",当本币开始加速贬值、给本国的商业银行和房奴解套时,就是无风险抄底的节点,也是那些人口净流入的城市房价再次起飞的起点。

(最近写了几篇关于房地产的文章,希望两三年后还会有朋友能够记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06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