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冰霜妆南北,风雪映紫嫣

今天接着9月1日的文章《如松:我们正在迎来非常魔幻的冬季?》继续说气候。

今年已经多次谈到目前我们面临一个大背景,那就是海洋洋流强度已经降至千年来的最低水平上。所谓洋流,就是海流,也称洋面流,是指海水沿着一定方向有规律的具有相对稳定速度的水平流动,是海水的主要运动形式。在大西洋上,洋流从墨西哥湾一年四季地流动到西欧沿岸,给欧洲大陆带去暖湿气流,让欧洲大陆的冬季不那么干燥寒冷,让夏季温暖宜人。在太平洋地区也一样,基于洋流的流动给远东和东亚地区带来暖湿气流,让亚洲大陆更适合人们居住与生活。

根据德国科学家的研究,北大西洋洋流已经减弱至千年来的最低水平,也就是说,洋流的速度已经严重减缓,洋流向欧亚大陆输送暖湿气流的能力严重下降,这就会带来以下两个必然的问题:

第一,由于洋流流动减缓,热量就更容易在局部聚集而形成超高温,这是今年夏季美洲、欧洲、中东地区持续出现超高温的原因。

第二,由于洋流流速减缓,向欧亚美洲大陆输送暖湿气流的速度减缓,就必然让欧亚美洲大陆的冬季更容易出现极端低温和严重的冰雪事件。

去年,处于墨西哥湾(全球最酷热的地区之一)边缘上的美国德州却出现了严重的冰雪事件就是一种警示。

夏季酷热、冬季极寒,这一幕与16世纪末期和17世纪初期的气候规律十分近似,在当时的东北,有些年份酷热无比、草木干涸致死,有些年份洪水肆虐,冬季又伴随着不断出现的极端酷寒和冰雪事件,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都有比较具体的介绍。

今年,在欧亚美洲处于夏季的时节,7月29日巴西的33个城市却降下大雪(下图上)、8月29日在南非锡里斯也降下大雪(下图下),巴西和南非这些低纬度国家的极端冰雪事件已经昭示了我们又将面临一个异乎寻常的冬天。

参考消息网10月18日报道,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0月14日报道,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14日宣布拉尼娜现象已经回归,不断加强的拉尼娜现象将在2021年底前达到强度峰值。

拉尼娜现象是地球大气众多的推动因素之一,且往往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有拉尼娜现象的冬季容易在欧亚大陆造成低温、冰雪,还倾向于对全球气温产生轻微的冷却效应,这是给今年冬季气候的一份明确指引。

紧随其后,寒潮就立即开始扫荡亚洲大陆。

10月17日截至早晨6点,北京观象台观测到的最低气温为-0.2℃,正常情形下11月8日才会达到同样的低温,这是1969年后52年来同期的最低值。10月中旬寒潮就开始大规模自北向南扫荡中国大陆,深秋时节的内蒙古大草原上已经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达到零下10度),这是十分罕见的。这种超常的低温现象不仅出现在中国,韩国最低气温也跌到了零度,这是64年来的第一次,日本初雪的时间比往常提早了17天。

这股寒潮算是10月这个季节的超级寒潮,虽然到10月17日寒潮的前锋已经抵达岭南地区,但尾部更强劲的寒潮却还囤积在塞外,这种将中国大陆完全笼罩起来的寒潮出现在十月深秋是极为罕见的。但真实情形比这还要罕见,在这股寒潮的背后紧跟着又一股寒潮(也可以理解为原本就是一个寒潮)将在10月下旬开始扫荡亚洲大陆。

目前全球的能源危机愈演愈烈,天然气、煤炭、石油价格不断暴涨,决定了欧亚美洲地区的冬季取暖费用必然暴涨,人们注定要体验一个很“贵”的冬天。其实价格还不是最严重的的问题,更严重的的是因缺煤导致的电力短缺,比如印度总共有135家燃煤电厂,至10月11日就已经有20家因缺煤而停产,电力短缺导致印度北部各邦每天需要停电14个小时,电冰箱等电器无法使用,借助网络工作的人们被动“失业”,手机等电子产品、电动汽车的使用都遇到了困难,让印度民众的生活遭遇了困境,这也是欧亚很多地区的居民都要面对的困难;同时,洋流达到千年最弱,拉尼娜与月亮赤纬角最大值接近叠加(2023-2025年是月亮赤纬角最大值时期,2022年冬季处于下一个月亮赤纬角最大值的边缘上。两者叠加很容易形成冬季的极端低温),目前又是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并处于21世纪太阳黑子极小期内,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让正在到来的冬季成为“冻”天。

我们正面对一个即“贵”又“冻”的冬天,要准备迎接极寒的到来。

今年冬季,岭南、福建等地区会不会出现降下大雪这种特殊场景?广州会不会出现这种特殊场景?

2015年广州降下小雪,这是百年难遇的场景,广州上次降雪还是1913年,那还是袁世凯正式当选大总统的年份。

只有明清小冰期时,广州才降下大雪(甚至厚达数尺),那已经是十分遥远的事情了。

为什么我们应该怀疑这种极端事件会再次发生?这要先说气压带。

气压带是由于地球表面纬度高低不同,接受太阳辐射的多少不同而形成的气压区域。它可随太阳直射点位置的变化而南北平移。地球上的水平气压带共有7个:

两个极地高压带分布在北极和南极极区,是在低空形成的高压带。在冬季,这个高压带强度增大、范围扩展,所以我们在冬季感觉到的总是干冷的东北风,那就是高压带扩张的作用,在夏季,高压带势力减弱,范围收缩,我们就会迎来湿润温暖的东南风(暖风熏得游人醉),这是形成每个人生活常识背后的根源;

两个副极地低压带分布在南北纬60度线及其两侧,由副热带高气压带热空气北上与南下的极地高气压带冷空气相遇而形成;

两个副热带高压带分布在南北纬20至30度,活动范围约占地球的一半,这是对地球大气环流影响最大的气压带;

赤道低压带分布在赤道附近,是太阳高度角最大的地带,这里受太阳光热最多,地面增温也高,接近地面的空气受热膨胀上升,空气减少,气压降低。这样在南北纬5度之间的地区,就形成了一个低气压带——赤道低压带。

台风发源于热带海面,那里温度高,大量的海水被蒸发到空中,很容易形成低气压中心,这就是台风胚胎,进一步发展就可以形成台风。今年的台风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是风力十分强大,而且影响的面积十分广阔,刚刚过去的台风“圆规”就体现的十分明显。可以形成大面积的高强台风就意味着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可以形成广大的低压区(台风眼)。

今年冬季,依旧有可能形成这种广阔的低压区。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经过观测证实今年夏季以来东太平洋赤道海域表面海水温度低于往年0.5度,这就达到了拉尼娜的触发点,所以才在10月14日发布声明说拉尼娜已经形成。但拉尼娜现象出现之后,西太平洋赤道极其周围地区的海温就会异常偏高,更容易形成向上蒸发的热气流,就会有利于低压区的出现。当这种低压带的范围足够广大时就会对来自北方的空气形成明显的吸引效应,有利于将降雪带推向更南方。

中国大陆的山川河流基本都是东西走向,可以不断延缓寒流的强度,正常年份时,当冷空气抵达岭南之后基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也就很难在广州地区形成有效的降雪。

在洋流减至千年最弱的时候,意味着冷空气更盛、而来自东南方向的暖湿气流更弱,有利于冷空气南下,这是有利因素之一;

基于夏秋季节在太平洋可以形成广大的低压区,一旦在冬季再形成类似的气象条件,就会对来自极地的冷空气具有强大的吸引作用,帮助冷空气加速南下,这是有利因素之二。

因此,如果今年冬季再出现大规模、高强度的寒潮(这是非常确定的事),在上述有利因素的配合之下,冷空气就有可能直透岭南,当水汽条件配合时(这很容易,岭南地区空气湿度原本就比较高)就会在广州等地形成有效的降雪。虽然很多人会认为这种概率太小,但在今年、或在本次月亮赤纬角最大值周期内(2023-2025年)再次叠加拉尼娜现象,就有可能实现。虽然今年广州是否降雪并不会有准确的答案,但今年南方沿海地区异常湿冷是十分确定的,源于水汽会更足、冷空气更容易抵达南方时必然会形成异常湿冷的天气。

岭南的孩子们在当地难得见到雪景,你们有机会如愿。

【唐】王维——《冬晚对雪忆胡居士家》

寒更传晓箭,清镜览衰颜。

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

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

借问袁安舍,翛然尚闭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06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