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H大,分水岭!

在市场经济模式下,有些企业确实也可以达到“大而不能倒”的境界。比较典型的是在2008年爆发次贷危机时,两房、花旗、AIG等大机构都面临破产的威胁,可一旦这些大机构真的破产了,就将引发以通货紧缩为标志的深度萧条,让美国社会无法运行下去。此时,美国政府就只能救助这些大机构,以让社会恢复运行。代价当然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和美国政府债务率的快速上升,威胁的是美联储和美国政府的信用。

企业达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市场地位时,自身的正常运营就对社会的运转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企业也就将自己的正常经营风险转移给了本国政府和本国央行,实现了自己的零风险(或接近零风险),这是企业追求的一种境界。企业达到“大而不能倒”的地步时,就可以通过垄断价格实现垄断利益,并通过肆意加杠杆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是企业追求“大而不能倒”要实现的目的。

其实,传统的资本主义体系对企业的这种行为具有比较成熟有效的抵御机制,那就是反垄断法律。一旦企业建立了垄断地位时,就会被政府依照《反垄断法》强行拆分,目的是避免它们通过垄断地位损害消费者,也避免他们将企业自身的经营风险转移给国家(本质是让所有纳税人来承担风险)。同时也避免这些垄断机构破坏正常的商业环境,源于企业实现了垄断时,本行业内部的竞争性就会下降,本行业就会失去持续发展的动力,最终就会阻碍本国经济的发展。但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以及资本主义社会的衰落(主要是政商开始互相勾结),这些反垄断机制就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效力,最终就会让“大而不能倒”的现象出现在社会生活中。2020年美国大选过程中,垄断科技企业对大选的最终结果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就是典型的例子。至于通过垄断价格实现垄断利益的例子更加数不胜数。

改开之后,市场化的企业经营方式也出现在了中国的经济生活中,这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效仿“大而不能倒”的经营思路也开始出现了,这主要就体现在房地产业。

大家知道房地产被誉为支柱行业,所谓“支柱”的真实含义就是房地产业的产业链比较长、为地方政府提供了地方财政收入中的大部分(部分城市甚至是全部),这就让房地产在本地的经济生活中具有了“支柱”地位,让地方政府拥有了为房地产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的意愿和要求。

此时,只要某些房地产企业的规模足够大、占据了本地房地产市场比较大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境界。源于一旦该企业因宏观经济波动、债务问题甚至经营不善问题而出现经营危机,就会威胁地方的财政收入。此时,地方政府就必须使用行政手段介入本地的房地产市场,为企业解决问题。本质是地方政府使用行政和财政资源为企业的经营保驾护航,也就承担了房地产业的经营风险,企业就成功将风险转移了出去。

近年来中国社会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出现了比较快的下滑,老龄化也不断加剧,这并不是房地产行业可以蓬勃发展的宏观环境,管理层也提出了“房住不炒”的要求。但无论房地产行业的宏观和微观环境如何变化,主流房地产企业都不怎么关心,只知努力增加负债扩大经营规模,孜孜不倦地追求“大而不能倒”,根源就在于他们已经清楚自己的经营风险(大部分)已经被转移了出去。下图是《中国房地产报》统计的2020年底房地产企业前20强的债务变化,它们的债务规模齐刷刷都走在上升的轨道上,这显然是不正常的,这就是上述心态的具体反应。如果哪间主流企业主动压缩债务以收缩经营规模(让自己的经营更具有持续性,抗风险的能力更强),反而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傻瓜”。

当房地产企业达到了“大而不能倒”、将(大部分)经营风险转移出去之后,其它“人”(或法人)就可以实现无风险投资(或套利)活动:

第一,当然是银行。既然大型房地产企业几乎已经实现了无风险运营,投资到大型房地产企业的贷款在本质上就接近是无风险的套利活动。这是近年来商业银行总贷款中涉房贷款(开发贷和按揭贷)快速膨胀的根源。

第二,既然大型房地产企业几乎实现了无风险经营,再加上房地产可以给出更高的回报,信托理财资金也就高速流入了这个领域。

银行、信托理财资金高速流入房地产领域,就给房地产(房价)插上了一只翅膀。

第三,地方政府给房地产行业承担风险的主要手段当然是保房价,房价不断上升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掉房地产的经营风险(也就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此时,炒房行为就变成无风险的投机(或投资)活动。结果,社会上的各色资金就疯狂地涌入了这个市场,让炒房成为“事业”。

就给房地产(房价)插上了另外一只翅膀。

所以,房地产之所以发展到今天,就源于它达到了事实上的“大而不能倒”的境界,当主流房地产企业将风险转移出去之后,银行、信托理财和各种社会资金毫无风险地涌入了供方和买方,就成就了今天的泡沫。

(另外要说明,央行在《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中说到,我国城镇居民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0%,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所以在今天的购房者中,刚需似乎已经可以忽略,几乎完全是投机或投资活动)

所以,过去管理层无数次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但基本都成了空调,根源就在于这几乎是一个无风险的市场。

现在的领导自从提出“房住不炒”之后,终于在今年使出了杀招!它就是今天的H大正在上演的故事。

年初郭主席给房地产划出三条红线时,本质上就已经决定了H大今天的命运。所以,目前正在上演的剧本最可能是管理层在去年底就写好了的。想想当初郭主席说过的话(“赌房价只涨不跌会付出代价”),估计大家都会有这样的感想。而且这与整顿互联网垄断企业的思路一脉相承、战略目的也一样,也同样可以佐证这一点。皮带是否已经看过剧本?答案是没所谓,以他这么聪明的人无论是否看过剧本,只要仔细学习领导的讲话,就知道该怎么演好属于自己的“角色”。

既然郭主席已经说出“赌房价只涨不跌会付出代价”这样的话,就决定了管理层大概率不会救助H大,重组是最可能的结局。预计管理层要通过H大剧本达到以下的效果:

第一,既然H大这样的企业都可以牺牲,地方大员们就已经很清楚地方财政如果再紧密地依靠房地产已经不现实。

这是让地方财政摆脱房地产的过程,也就给地方财政换锚的过程。预计政策将为地方财政开辟新的来源,同时,地方的财政支出也将被适度收缩。

第二,在房地产领域,皮带的郑志地位尽人皆知,如果他敢认第二估计就没人敢认第一,H大的经营规模也数一数二。既然H大都有今天,其他企业就只能放弃通过达到“大而不能倒”将企业的经营风险转移出去的幻想,否则,H大就是榜样。

所有房地产企业都只能走上去杠杆之路,这是化解金融风险的根本手段。

第三,在H大事件中,银行、信托理财等各路资金肯定都会遭到损失,警告它们房地产不再是无风险套利的场所。当资本无法继续在房地产领域聚集的时候,有利于实业发展和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

第四,炒房人估计也会受到一定的损失,这是警告社会资金不要继续在房地产领域兴风作浪,断了继续炒房的念头。

以前的房地产几乎是无风险的经营场所和资金套利场所,让银行、信托理财和社会资金蜂拥而入,这是泡沫越吹越大的根源。H大事件将成为分水岭,正常的风险意识将集中回归,这就决定房地产行业本身将遭遇一个流动性收缩的过程。这是房地产从“天之骄子”回落到“凡间”的过程。

任何泡沫最终都会破裂,管理层选择主动动手处理泡沫的做法有利于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

衣、食、住、行是全社会所有人的生活所必需,通过H大事件让房屋从资本炒作的“标的物”回归到正常的居住职能是全社会的要求,这无疑是正确的道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06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