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大反转!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战争即将打响!
201903/20

如松:大反转!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战争即将打响!

我以前说过,美国要推动制造业回归,首当其冲是推动美洲成为全球原油主产地,因为制造业的中心必然与全球能源的生产中心相复合。

亚洲、欧洲在二战之后之所以逐渐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主要源于美国大陆原油产量的不断下滑,以及二战后中东和俄罗斯成为全球原油的主产地。

受益于此,亚欧基础设施建设获得了有力支撑,并且推动美国的制造业不断向亚欧转移。

美国打破75年来对进口原油的依赖

今天,全球原油生产的格局又在飞速地变化。

2018年12月6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一组数据格外亮眼,标志着美国75年来首次成为原油和成品净出口国,打破了多年来对进口原油的依赖。

11月30日,美国原油日产量达到了1170万桶,超越沙特、俄罗斯等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国。当周,美国原油和成品油净出口量为21.1万桶/天,原油出口则达到320万桶/天,创历史新高。

在2005年,美国原油和成品油净进口处于峰值时,平均净进口量超过1200万桶/天,时至今日,美国原油已实现了75年来的首次净出口。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美国能源进出口格局开始了反转剧情,这是几任美国总统梦寐以求的能源独立的目标。

到2019年2月15日,美国原油产量再传捷报,达到了1200万桶/天,原预计达到这一水平需要等到今年2季度或4季度,产量增速之快远超预期。2月15日当周,美国原油出口也再次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67.7万桶/天。

国际能源署(IEA)在3月11日发布的报告中称,预计OPEC原油产能到2024年将降低40万桶/天,而美国到2021年将成为原油净出口国;预计到2024年,美国的原油产能将占据全球增量的70%,届时其每天的原油出口量将达到900万桶/天,超过俄罗斯,逼近沙特的水平。

过去数年,OPEC不断进行减产控价,带来的后果是美国的原油产量不断扩张,以及美国油企市场分额的不断增长。

特朗普种种行动的内在逻辑

看似风平浪静之中,原油市场又在酝酿新的惊涛骇浪。

最近,川普对于这种美国原油厂商缓慢蚕食原油市场份额的方式开始显得不耐烦。他的不耐烦又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川普正在审视一项意在允许美国联邦政府起诉OPEC控制石油价格的法案。该法案已经在上个月被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若再获得川普的支持,则有机会破天荒地把OPEC拉到美国的法院起诉。

这项法案被命名为《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该法案一旦通过,结局就会导致OPEC的解体,受此影响,其各个成员国无疑都会疯狂地将自己的产能开到最高水平,从而致使油价暴跌并维持在更低的水平上。

对于这场石油战争,川普的手已经搭在了扳机上,但是否扣动扳机,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按目前由美国原油厂商逐渐蚕食原油市场份额的方式,主动权掌握在OPEC一方,需要OPEC持续进行控产挺价。与此同时,OPEC的闲置产能并不会退出市场而是储存了起来,一旦原油价格上升到一定的水平,这些产能就会再次投入市场。

所以,美国的原油厂商以这种方式扩张市场分额是低效率的,并不能摧毁产油国的石油生产产能。

而一旦川普扣动扳机,支持《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包括OPEC在内的各个产油国,无疑将开启惨烈的价格战,争夺国际市场分额,胜负的天平由什么决定呢?

一方是各产油国的财政平衡所需要的原油价格。海湾智库Camco年初发布的主要海湾产油国2018年预算平衡油价数据显示:

卡塔尔的预算平衡油价为每桶47.10美元;科威特为每桶48.10美元;阿联酋为每桶71.50美元;阿曼为每桶77.10美元;沙特阿拉伯为每桶87.90美元;巴林为每桶113美元。俄罗斯2018年的财政平衡油价约为66美元。至于伊朗、利比亚、尼日利亚、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安哥拉等国的财政平衡油价就更高了。

另一方是美国的页岩油,在美国二叠纪油田驻扎的国际原油大公司透露,即便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依旧有利可图,说明每桶30美元的油价是可以承受的。

仅从产油国的财政平衡油价与美国页岩油主产区的可承受价格来看,一旦OPEC解体,似乎对美国的页岩油厂商是有利的。

因为低油价会导致部分产油国的财政破产,通胀加速恶化,而一旦通胀恶化,匮乏的投资和社会混乱就会破坏石油产能,导致产量不断下滑,这些退出市场的产能短期内也将难以恢复。

这一点从2013年之后的委内瑞拉就可以得到证明,长期的恶性通胀让委内瑞拉的石油产能锐减了60%以上,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的破坏。未来,委内瑞拉若没有大量的投资,在短期内很难恢复产能。

美国的终极目标是重树制造业大旗

看起来这是一场一边倒的石油战争,但美国的页岩油也并不是必胜的局势。根源在于,要让部分产油国落入委内瑞拉的境地,与各国的经济局势和政治局势有关。

我们知道,2014年油价暴跌之后,委内瑞拉立即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通胀暴涨导致社会动荡不断加剧,资本不断出逃,造成原油产量锐减。今天有哪些产油国会陷入当初委内瑞拉的境地?

伊朗、俄罗斯、尼日利亚、安哥拉甚至沙特、伊拉克等国落入这样的境地,川普自然眉开眼笑,因为这便意味着亚非大量的石油产能将逐渐退出国际市场而且很难再次恢复,美国的页岩油将得到更快速的扩张。

可一旦无法立即让部分产油国落入当初委内瑞拉的境地,页岩油的发展也很可能受到冲击,因为低油价会让石油公司减少在美国页岩油方面的投资,让页岩油产量扩张的速度下降。而当页岩油产能扩张的速度下降时,油价必然快速反弹,让产油国的产能得以保留和恢复,最终很可能是得不偿失。

这一场石油战争,川普必将仔细权衡,但最终是会发起的。这是将原油主产地向美洲转移所必须的一场战争,目的是将亚非的部分产能驱逐出国际原油市场。唯一的问题是,他需要在合适的时机扣动扳机,这取决于目标国家国内的政经局势。

但无论何时扣动扳机,从短期来看,低油价对于用油大国的中国来说,都是送礼。当然,也有利于日本、韩国、欧洲和印度,削弱的是俄罗斯、伊朗、沙特、伊拉克等产油国。

而从长远来说,美国石油政策的终极目标,还是为了推动制造业的回归。这种战略动向,值得中国的管理者高度关注。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