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拜登为什么屈膝来到东方?

自拜登1月20日就职美国总统以来,针对中国主要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构建军事同盟,形成新时期的“大陆均势策略”。

过去我多次说到英国所创建的“大陆均势策略”理论(又称“光荣孤立”),其精髓是,当大陆上有新的强权国家崛起时,首先强化自己的海洋霸权,保证自己的海上优势,然后扶持其他陆地国家制衡崛起的强权国家,在“制衡”中不断削弱新崛起的强权国家,最终让自己的利益得以保证。

大革命之后的法国在拿破仑的率领下崛起为欧洲大陆的新强权,英国利用海上优势对法国进行封锁,同时扶持俄罗斯、普鲁士、撒丁王国等制衡法国;在一战二战中德国崛起为欧洲大陆上的新强权,英国强化自己的海上优势对德国的海上扩张行为进行阻击,同时扶持欧洲大陆上的法国、俄罗斯等国制衡德国,因此,“大陆均势策略”的合理运用是英国在拿破仑战争、一战和二战中最终获胜的基石。

今天的英语系国家本质上与英国的思维方式一脉相承,拜登政府与其他英语系国家正在一起构建新时期的“大陆均势策略”,他们认为中国是新崛起的大陆强权国家。

首先是强化海上优势地位。

美日印澳四国对话机制、美英澳三国组成的AUKUS同盟都是为强化海上优势服务的组织,尤其是后者,传说新西兰、加拿大、日本都有可能加入这一组织。

在这样的战略下,就很容易理解下述行动。澳大利亚引进美英最先进的核潜艇;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不断将自己的海军力量投入到印太地区;而德国空军已经透露,将在明年派遣战斗机、加油机与运输机至亚太地区,部署地点主要在澳大利亚,其次会考虑前往日本和新加坡部署,按照计划,首批部署的飞机包括6架台风战斗机,3架A330空中加油机,3架A400M运输机。德国将是第一个将大量的空军部署到亚太地区的欧洲国家。所有这些行动,都是为了强化“大陆均势策略”中的海上优势。

其次当然是扶持其他陆地国家以制衡中国。

虽然特朗普和拜登两人互相看不上眼,但两人却都极为注重美日印澳四国对话机制,根源之一就是扶持印度成为在亚洲大陆上制衡中国的一个支点。其实扶持印度还有另外一个引申的含义,印度与俄罗斯之间具有悠久的传统友谊,或者说俄印关系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联系最紧密的一种关系(可类比美日同盟),源于印度的主要军事装备都来自俄罗斯,最近俄罗斯正在向印度交付S400,这进一步强化了俄印关系。当印度成为制衡中国的一个支点之后,对俄罗斯就有牵制作用。

仅仅凭印度显然难以在陆地上制衡中国,美国等英语国家也清楚这一点。11月15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伦敦市长晚宴上发表了以下意味深长的讲话:“当我们说我们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完整时,不是因为我们想与俄罗斯搞对抗,或者我们想要以某种战略方式围堵或削弱这个伟大的国家。在这个纪念的季节里永远不要忘记,是俄国人的鲜血使我们打败了纳粹主义。这是因为我们致力的民主和自由,这是欧洲大陆广大民众现在所共有的。当我们的波兰朋友请求我们帮助处理他们与白俄罗斯边境上一场人为制造的危机时,我们迅速作出了反应。我们希望我们的朋友们能够认识到,一个选择即将到来,让我这么说吧,是要选择在新的巨型管道中输送更多的俄罗斯碳氢化合物,还是选择支持乌克兰,支持和平与稳定的事业。”

欧洲人是选择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还是选择乌克兰的独立与完整,这一直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约翰逊这番讲话的核心是,在处理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能源问题、波兰与白俄罗斯边界的难民危机、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问题时,欧洲国家应该站在历史的高度上看问题,这明显是在提醒欧洲,不要忘记在击败纳粹的过程中俄罗斯所做出的功绩——即不能把俄罗斯当成永远的敌人。

俄罗斯在拿破仑战争、一战和二战中都是英国的盟友,这种思路与美国通过美日印澳四国对话机制扶持印度(并牵制俄罗斯)遥相呼应。

拜登联合英国构建了新时期“大陆均势策略”的战略框架,而且已经初见雏形。

第二件事就是构建科技产业同盟,围堵中国。

半导体高端芯片产业是当代科技的制高点,今天无论是超级计算机、智能产业、高精尖的军工体系都离不开高端芯片,因此,拜登政府与日本、韩国、荷兰、英国、湾湾等建立同盟,同时加强对中国高科技产品的禁运,目的是当然是为了阻击中国高科技产业尤其是军工产业的发展。

拜登很善于绘制宏大的规划、叙述宏大的故事,这是左派的优势。但如果要让宏大的规划发挥威力,首先需要让参与各方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其次需要有强大的执行力。如果没有这两点作为支撑,宏大的规划就成了一群乌合之众。

阿富汗撤军行动给了拜登当头一棒,世界第一军事强国在塔利班面前所组织的撤退就像逃跑一样,让拜登政府的执行力暴露无遗,这些都会让美国的盟友看在心里,涣散了盟友的凝聚力。

就在阿富汗撤军的负面影响尚未消散之时,拜登发现自家的后院着火了——通胀爆发了。

这对拜登政府是最致命的打击:

第一,通胀不断恶化,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就会加剧,财政必然爆发危机,当财政危机爆发之后,没有了财政作为支撑的上述宏伟蓝图就只是“图纸”。

我过去一直说,苏联解体之后的世界成了单极世界,美国的单极霸权压制了全球各地的地缘政治矛盾。在这样的和平时期,军费支出被最大限度地压缩,和平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发展,让政府的财政收支平衡更有保证,让纸币的价值就更有保证,再加上供给不断丰富,就形成了难得的的低通胀、低利率时代。所以,过去三十年是世界经济史上非常罕见的低利率(负利率)时期。

但长期的低利率导致债务超级膨胀,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从2007年的不足8000亿美元飞速膨胀到今天的超过8万亿美元,就是债务膨胀速度的真实写照。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高速膨胀让经济生活中充斥了严重过量的货币,一旦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出现改变,必然导致高通胀。

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中美对抗开始了,军费支出开始进入膨胀的轨道,经济增速也在下滑,让各国的货币价值越来越不稳定;从去年开始的能源危机、芯片短缺危机等都表明全球产业链在加速断裂,意味着供给过剩的时代也在结束。也就是说,货币价值稳定的因素已经不在,这是今年开始美欧通胀高速上行的深层根源。

可就在这样的从低通胀到高通胀的转折关口,拜登政府所推动的经济政策却是不断扩大政府开支以推动经济,目前拜登又签署了1.2万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还要推动1.75万亿美元的支出法案,这种毫无节制的大撒币政策无疑会给美国的通胀火上浇油。在主要的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通胀是最高的,就是过去十多年资产负债表的高速扩张、全球产业链加速断裂以及拜登政府的产业政策所赐。

适度的高通胀有助于化解美国政府的高债务,所以高通胀是拜登政府的追求。但如果通胀失控就会引爆财政危机,拜登所绘制的对抗中国的蓝图在失去财政支持之后就永远是“一张图”,对拜登来说就只能是画饼充饥。

第二,通胀不断恶化将直接结束拜登的政治生命,让民主党交出执政权。

拜登目前的支持率已经一塌糊涂,如果通胀继续发展下去,民主党就会输掉中期选举,未来两年拜登都是吃闲饭的蹩脚总统,几乎等于给拜登老人家放假了。同时,如果到2024年美国的通胀率依旧还停留在4%以上,拜登和民主党都只能打包回家。

当拜登打包回家之后,上述对抗中国的蓝图就成了真正的“图”。

因此,抑制通胀就成了拜登政府必须完成的任务。

但拜登不能期待美联储加息来打击通胀,如果美联储加息,就会快速放大美国政府的债务利息支出,这是拜登最不愿意看到的。此时,他只能向东方大国学习,撸起袖子自己干,通过政府的力量来打击通胀。

他首先想到的是欧佩克+。

美国是汽车轮子上的国家,这意味着全社会的生产、生活严重依赖汽车轮子。在美国,燃油与食品的重要性等同,如果燃油价格快速上涨,家庭每天刚性的开支就会快速上涨,这会导致家庭债务违约,引爆债务危机;如果燃油短缺,人们就没法出门工作、购物,北美最主要的运输方式——汽车货运也会停滞,这会直接导致社会停摆,所以,燃油就是北美社会的“食品”。

由于燃油是美国的“食品”和打击通胀的要求,拜登希望欧佩克+增产原油来打压油价。但基于拜登对伊朗采取妥协的态度,让沙特等国恨之入骨,加上能源危机就是普京扩大在欧洲影响力的千载良机,再加上有些欧佩克+成员国确实已经没有能力在短期内继续增产,所以,欧佩克+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拜登的要求。

其次,拜登还可以选择开放美国国内的石油政策,推动美国原油增产。

但拜登刚刚在格拉斯哥的气候峰会上当了一把“气候领袖”,如果他敢这样做,估计民主党内部都会直接把他废掉。

最后,走投无路的拜登想到了自己一直在围剿的目标——中国。

实事求是地说,美国今天的高通胀也有中国一份“功劳”,我在前面已经说过这件事,但很多读者当时不以为然。

1-9月中国出口15.55万亿元,同比增长22.7%。国盛证券是这么解释出口金额高增长的:5月之前出口金额超预期主要源于出口数量的增加,价格因素在出口金额增长中的贡献度最高只占40%左右,但6月首次突破50%,7月、8月大升至80%以上,9月已超过90%;10月来看,由于部分商品数据尚未完全公布,大体估算可能接近100%。也就是说下半年出口的高增长主要是价格上涨所带来的贡献。(按美元计,中国10月出口同比增速为27.1%,假设价格贡献度接近100%,就意味着出口价格同比增长了约27%,这个幅度非常高

同时还必须注意,中国很多基础商品的产能都居世界第一,比如钢铁、十种有色金属产量超过世界总产量的一半,多晶硅、永磁材料产能超过世界总产量的7成,尿素产量超世界总产量的三成,等等,以如此高的市场份额下一旦中国出口商品价格快速上涨,就有能力推动全球的价格,美国当然首当其中!

 人民币汇率坚挺就是出口价格上涨的外在表现,减少对部分行业的出口补贴也是。中国的目的是通过这些手段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部分转移到境外,这无可厚味。

拜登正在致力于大规模基建计划,意味着未来需要更多的中国所出口的基础商品,比如金属、多晶硅等。如果中国继续推动这些高能耗产品的出口价格(放开高能耗产业电价就是手段),就会继续推动美国的通胀,还会放大这些投资项目的投资额,给美国财政和债务施加更大的压力,这是非常典型的“隔山打牛”。

拜登看到了这一点。

中国是全球原油第一大进口国、第二大消费国,也有很大规模的石油储备,如果与美国联手抛售储备,虽然难以改变石油价格的运行趋势,但却可以暂时压制油价进而压制美国的通胀,让拜登在美国明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喘息之机。

拜登也看得到这一点。

这就是拜登屈膝来到东方的根源,希望中国与他联手压制美国的通胀,让自己绘制的宏大计划不至于成为一张“图”,同时挽救自己的执政命运!(但我个人估计,即便中国强力配合,拜登政府也会输掉中期选举,源于阿富汗事件对美国社会的影响极其深远,三十多年的低通胀之后,目前的高通胀会让美国人对拜登政府彻底失望,中国能做的可能只是让拜登输的不那么难看而已

中美对抗中,美国确实具有综合优势,但中国也有自己的独到优势,那就是可以立足于实业基础,当美国社会的运转(尤其是拜登基建计划的实施)有求于中国时,别看拜登张牙舞爪,对中国的实质威胁比较有限。中国真正的威胁是东边和北边的两个大邻居。

很多朋友到此一定会说,拜登“绘图”是为了对抗中国,现在又到中国这里来求援,这不是脑残吗?

不是,国际政治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同时,留下一个只善于“绘画”的拜登政府对中国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关键要看自己能否在这一过程中获得足够的利益。

因此,能否勾兑成功最终取决于拜登能开出什么样的筹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96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