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新冠肺炎的特殊“患者”

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之后,虽然白宫的大多数权势人物众说纷纭、各表各的态,但特朗普却一直保持满满的“正能量”,他在推特上多次表示对中国抗疫过程的完全支持,同时也认为疫情的影响会在四月前后结束。

前者是可以理解的,基于价值观的因素,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必须对世界各国各地区抵御瘟疫等灾害表示精神和物质方面的支持,而对于后者就很让人感到蹊跷。

对于这场疫情的未来走势,即便世界各地的病毒学专家都还未能取得共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美国的顶级病毒学家,如此,就隐隐反映出他的焦虑,希望疫情的影响早日结束。如果中国更长时间受到疫情的影响,或许他的焦虑就会越来越重。

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会期盼疫情的影响尽快结束,还人民以正常的生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美国不是当事国,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为何也会产生这种内心的焦虑?

 

美国现经济现危机信号

过往多次说过,美国经济之所以有长期稳定的发展,并建立起今天在世界上的龙头老大的地位,实际上是每8到10年即爆发一次经济危机的结果。

我们知道,经济发展到一定时间之后,有些低效率的企业就会不断积累坏账,它们就会占用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源,此时就会推动市场利率上升,让经济活动进入危机的模式,而危机的爆发就会将那些经济效率低的企业通过破产重组等方式从经济生活中清理出去,让高效率的企业存活下来,最终,就会不断通过推动企业效率的提升让经济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去年10月美国短期利率暴涨,实际就是反映美国经济再次出现了“危机”的信号,这是一种对“危机”的需求,说明美国经济又到了该清理低效率企业的时候了。可基于政治等多方面的需要,美联储开始不断印钞向金融体系注入基础货币,避免危机立即爆发。

这种行为注定是不可持续的,当美联储的印钞模式持续一定的时间之后,就会导致美元信用受损,威胁到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

 

经济危机拖累美元

这从最近一段时间美元指数的走势上也明显显示了出来。虽然美元指数今天再次回到99以上,但可以观察到主要是占美元指数一半以上权重的欧元兑美元汇率的下跌所推动。

而欧元汇率的下跌与英国脱欧有关,由于英国在欧盟中处于产业链的最高端,英国脱欧、离开欧盟的统一大市场之后,对欧盟其他各国的产业链会产生严重的冲击,基于这种预期就导致欧元的前景十分暗淡,也就推动了欧元汇率的走低。

相反,美元兑日元、英镑、加元、瑞郎、瑞典克朗等货币的汇率,并未紧跟美元指数的走势。这从美元指数、美元兑日元两者之间的走势对比上可以观察得十分明显。虽然去年到今年美元指数大体上维持涨势,但美元兑日元却明显出现了阶梯性下跌。

美元兑日元走势的阶梯式下跌,隐含着美元的内部问题,说明美联储现在通过印钞延迟债务危机爆发的模式是无法长期持续的,否则,美国面临的就是美元危机。一旦因美元危机导致美元剧烈贬值,美国以日元、瑞郎等货币所表示的GDP总量就会剧烈下跌,这代表着一代帝国的衰落,这显然是美国国会、美国政府和美联储不敢面对的前景!

美联储通过印钞延缓危机的爆发,仅仅是权宜措施,那么它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呢?

现在,美国经济处于比较稳定的局面,基于欧元的前景更悲观,让美元体现一定的避险效应,也让美元指数稳定甚至还可以保持一定的强势。一旦美国经济陷入危机状态,美元的避险效应就会不在,美元就会遭到猛烈的抛售,美元危机就会爆发。

美国经济自从次贷危机之后已经经过了十年的复苏,经济危机爆发的时间点正在迫近;特朗普上任后的2017年美国进行了大规模减税,减税的红利明显已经进入消退状态;美国短期利率在去年10月出现暴涨等等。

 

经济成就与连任大梦

所有的迹象都在显示美国经济处于危机的前沿状态。今年是大选年,特朗普正在使出所有的政策工具,希望维持经济复苏的势头,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实际就是他选战的一部分,一旦中国更长时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会出现什么状态呢?

有部分经济学家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因新冠肺炎影响而下降一个百分点,欧盟和美国的经济增速就会下降0.2个百分点(即欧盟和美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幅度是中国的五分之一),美国去年的经济增速仅仅是2.3%,受到冲击之后就会更低,这是对特朗普的威胁之一。

还有更严重的威胁在等待特朗普。中国是世界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一旦受到疫情的影响不断延缓工业开工的进程,全球纺织、汽车、电子、机电等产业链就会集中断裂。

现在媒体已经报道,韩国现代汽车的部分整车厂开始停工,美国福特的部分整车厂在2至4周内很可能也要开始逐渐停工,富士康等企业无法正常开工对苹果等大公司的威胁也会日益加大,等等,当这种情形不断蔓延时,美国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就会下降,部分美企的债务压力加剧,美国经济就会进入危机模式!这一“病毒”对特朗普来说是致命的!

美国财政部周三(2月12日)披露,2020财年前四个月的赤字为3892亿美元(2020财年从2019年10月开始计算),较上个财年同期的赤字额增加了25%,而且已经相当于去年全年赤字额的40%。

此时,一旦美国经济进入危机模式,财政收入必然大幅减少,而为了救助经济财政支出就会快速增长,以保守的预计来计算,让美国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在去年的基础上翻番是十分正常的,如此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就会达到惊人的19688亿美元(2019财年约9844亿美元),以美国经济总量为23万亿美元计算(2020财年如果陷入危机模式,其经济总量就基本不会增长),赤字率将高达8.5%,这已经是引爆债务危机的水平!

今年是美国总统的大选年,未来半年的选战将如火如荼,渐入高潮。在过去的三年多,特朗普在外交、军事等方面鲜有政绩,其竞选连任的最大筹码就是自己不断声称的经济成就,一旦今年陷入经济危机模式,失业率必然上升,再加上债务危机的爆发,就很可能搅黄特朗普的连任之梦。

特朗普,已经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患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96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