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谁把世界领入了“风雨区”?
201901/19

如松:谁把世界领入了“风雨区”?

1929年,世界使用金本位的货币体系,当债务和贫富差距分化达到一定程度之后(1928年是美国过去一百多年中贫富差距的高峰年份,这一高峰值在去年才再次被打破),需求突然耗尽,让工业产能失去了对应的需求方,结果造成以剧烈的通货紧缩为标志的大萧条。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世界开始使用信用货币,希望使用不断扩张的货币政策(即可以实现无限度印钞)以避免出现通货紧缩以及由此所带来的萧条。次贷危机对美国的银行和保险业形成了巨大的威胁,一旦出现大的储蓄银行或保险公司倒闭,美国将重现大萧条。由于美国是世界经济的主要需求方,一旦美国陷入大萧条,世界工业化国家的产能也就丧失了大部分的需求端,也就会剧烈地陷入萧条。所以,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立即开启了QE模式,用直升机撒钱来应对危机,这显然是对大萧条的研究结果,伯南克也是研究大萧条的专家。

结果,次贷危机后在美联储的带领下,欧洲、日本等世界主要央行都开足了马力印钞,看似渡过了萧条,但结果是让全世界的债务空前膨胀。

这其中的原理是,以QE为手段,强力推动世界各经济体内的经济主体(政府和家庭)债务增长来推动需求,避免陷入大萧条。一般的通俗说法就是通过透支未来以避免萧条。

但印钞并没解决次贷危机的根源,这本质是经济效率问题、分配问题等因素的外在反应。当经济效率无法继续提升的时候,人们的实际购买力就无法增增长;当分配不公的时候(次贷危机前也是美国贫富差距的一个高峰年),社会总需求就会不足,等等,没有经济效率的大幅提升(一般是科技进步)和社会分配方式的进步(这要求体制进步),就没有解决危机之源。

但美联储还是实现了偷梁换柱,通过印钞形成了问题转换。

美联储在次贷危机之后,通过QE挽救了美国的金融机构,稳定了金融体系,让经济杠杆率得以恢复(次贷危机时杠杆大面积断裂)。但QE结束之后(2014年9月17日第三次QE结束),很快就在2015年底开始加息,期间的相隔只有5个季度。而且当时的通胀率并不高,几乎不符合传统的加息要求。美联储为什么匆忙转身加息哪?其核心就是为了抑制债务过快增长,抑制杠杆率上升,由下图可以明显地看出效果:

图来自光大证券

我们都知道,次贷危机之后,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从次贷危机之前的80%以下上升到今天的106%,而美国宏观杠杆率却在下降,这只能意味着美国企业和家庭的杠杆率下降的幅度比宏观杠杆率下降的幅度更大(这有很多报道的数据),这是十分明显的。当市场的杠杆率恢复之后,美联储及时加息,就抑制了企业和家庭部门的杠杆率上升,其内在的含义又是什么哪?企业有正常的经营状态和供给能力,而居民有正常的消费能力,这个内部市场是平衡、稳定的。

所以,美国的债务问题主要体现在联邦政府的债务问题。这里有一个关键是,在内部市场比较稳定(企业和私人债务率比较低)的情形下,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就没有彻底丧失依托。

美联储通过QE和及时加息,稳定了内部市场,也稳定了债务体系。

这里要顺便说一句,在美联储加息后,加拿大央行也很快跟进加息,实际也是稳定自己的债务体系和供需市场体系,美加在这个问题上是同步的。所以,加拿大今天的就业市场是四十年来最好的。这里的核心是,及时加息才能稳定供需市场的稳定。

下面看两条消息。

中国进出口自从去年10月之后快速下滑,12月进口和出口都转为同比负增长,这说明内需和外需都在转弱。

其实,真正的警灯闪耀在韩国。

在过去25年中,韩国出口增长指数总是能够精准预测全球企业收益的前景。当韩国出口呈现断崖式下跌,全球经济的危险也就临近了。而现在,这个精准的预警指标亮起了红灯。媒体报道称,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1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2月,韩国出口意外同比下滑1.2%,之前分析师们预计为增长2.5%。其中,韩国当月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13.9%,而2017年同期则为增长了14.8%。韩国当月进口同比增长0.9%,同样远低于市场预期(增长4%)。

韩国是内部市场比较小的发达经济体,其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出口增长,当出口增长出现下滑的时候,就意味着世界的需求出现了问题、企业面临坏账危机,进而就会危及金融业,所以,韩国的出口就成了世界经济问题的风向标。

问题来自哪里哪?美联储QE之后快速转身加息,可其他经济体却发现自己已经没能力加息,欧日是因为国债问题,中国是因为资产价格泡沫以及衍生的财政问题。这相当于美联储将大家引领到海里然后自己洗洗脚转身上了岸,可欧日中却发现自己没法上岸了。

由此就可以看到2015年之后,欧日不断量化宽松。到今年初,日本央行明确表态,货币还会继续宽松下去;欧洲央行好不容易在去年底结束了QE,但议息会议上很多委员又提出需要支持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银行,这实际是继续印钞的表述;而咱央妈在2015年后,从没停止降准的脚步。

大家为什么不能跟随美联储一起,洗洗脚转身上岸哪?

迄今为止,美联储已经进行了三年多的加息进程,如果欧日中跟随的话,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高债务国家早早就滚出了欧元区,这意味着欧元区的解体;日本国债会让安倍晋三焦头烂额,跳海应该是无奈的选择;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裂,财政收入丧失了主要的来源……

所以,大家只能继续留在“海中”,享受纸币浴。

不断享受纸币浴就会带来一个必然结果,债务处于刚性的、不断的膨胀趋势中。可是,国债还是企业与家庭债务的不断膨胀,这些经济主体(政府和家庭部门)就会丧失购买力,让经济丧失需求端,结果,就可以看到韩国出口的警灯亮了。

当需求不断萎缩之后,企业、国家、家庭的债务就失去了依托,债务问题深重;需求萎缩导致企业的开工率下降,也导致对资产需求下降,本国财政丧失了大部分来源,财政危机就会出现。

大家进入了以债务和财政危机为核心的“风雨区”。

结果,次贷危机后,大家商量好的一起印钞,美国解决了自身的经济杠杆问题后,洗洗脚上了岸;其它经济体却发现,自己陷在大海的淤泥中无法脱身,美国的问题成了自己的问题。

金庸的小说中有一招叫做乾坤大挪移,美联储玩了同样的一招,结果是将其它经济体丢尽了风雨中(大海)。

这种长期战略,却非常人所能及!

 

注:川普欲脱离北约。当欧亚经济体陷入大海的淤泥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旦美国退出北约,欧洲国家为了加强军备就只能不断增加财政支出,结果在债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老川普相当于推了一把。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