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2018,谁在批发穷人?
201812/19

如松:2018,谁在批发穷人?

如果说服装、电子产品的需求负增长,还不足以说明市场在批发穷人,那么作为绝大部分国家最主要耐用消费品的汽车需求负增长则非常说明问题。自从2018年九、十月以来,主要国家的汽车销售数据几乎都在下滑,似乎一夜间穷人越来越多,谁在批发穷人?

基于数据易得的原因,以中国举例来说明(其它国家的原理雷同):

根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乘用车销量202万辆,环比增长3.4%,同比下滑18%,1-11月累计销量2015.2万辆,同比下滑4%。

今年下半年开始,乘用车销售的同比数字就开始下滑,这是十几年未见的现象,2018年1-11月累计同比负增长,更在过去十几年中从未出现过。

如果说人们在一夜间觉悟爆发,为了环保改骑自行车,似乎不现实;虽然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在增长,但基数太小,不足以改变汽车销量下滑的现实。所以,这只能说明人们没钱了。

怎么突然间人们就变成穷人了哪?源头在哪?应该着眼于央妈。

央妈印的钱,投向是商业银行

你会说,央妈专门管印钱,这些年央妈在不停地忙活,下图可以作证,甚至次贷危机之后的图形斜率还变的更陡峭,央妈怎么就成了源头?

▲中国货币供应量M2

首先说明一点,央妈从不会给我们每个人和企业发钱,印钞的投向是商业银行,玄机就在这。

这里有个核心数据是资本投资回报率。中国的投资回报率(调整价格之后的投资回报率)在2000-2008年稳定在8-10%,次贷危机之后出现快速下降,2012年下滑到2.7%左右的低位。资本投资回报率随着资产价格的上涨而下跌,随着2012年之后房屋价格的上涨,相信近年的资本投资回报率不会改善,很可能更低迷。

在资本投资回报率高的时期,企业会不断向商业银行借贷,扩大再生产。此时,企业就需要扩大招收员工的数量,为了招收到足够数量的员工还需要给员工加薪,个人的收入也就相应地增长了;与此同时,由于企业投资回报率高,还可以产生大量的利润。

当企业和个人的收入不断提高的时候,就可以有效地化解债务。在这一时期,增加负债是好事,因为有利于企业加速扩张和个人致富。而且,由于个人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需求不断放大,企业的市场空间进一步被扩大。这个时候,央妈不断印钞,恰恰有利于企业和个人加债务。

然而,2012年以后,情况变了。

当资本投资回报率下降到低位的时候,企业依旧在增加债务的惯性之中,但利润的增长却受到制约,债务负担开始越来越重。当企业的负担越来越重之后,就没能力继续扩大员工的招收,也没能力继续提升员工的工资,个人化解自身债务的能力下降,个人的债务负担加重。

此时,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滑,而央妈希望继续通过印钞压低利率、推动经济增长,从商业银行借贷出去的钞票就继续形成越来越多的债务。

此时,这些债务会主要流向什么地方哪?实业领域自然不行,因为投资回报太低,但印钞会推动资产价格,人们就加债务购买资产,博弈资产价格。

家庭和企业化解债务的能力下降,但债务继续高速膨胀,带来的自然是债务率的不断上升,从下图家庭债务率上反应的是很明显的。家庭债务率也与经济增长率体现出明显的负相关关系,源于投资回报率下降之后,经济增速就会下滑:

▲中国经济增长率变化图

▲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

从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见,次贷危机时甚至在2012年前,家庭部门的负债率都还相对较低,2012年之后,负债率出现连续快速地上升。根源就在于资本投资回报率开始下降(经济增速明显下降),家庭化解债务的能力下降,同时,央妈又希望通过印钞刺激经济增长,结果在房地产市场形成了巨额的、越来越难以偿还的家庭债务。

 

中国错过了降低债务的一个关键时期

我们知道一个基本的原理,当家庭的债务负担过重的时候,就会削减消费支出(这是没办法的事,债务的还本付息是刚性支出)。

家庭负债率多少才是合理的水平哪?很多专家都在文章中专门探讨这件事,一般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类比,这些基本没用。因为合理负债率的高低,与社会福利有关。

如果甲国家全民免费教育、全民医保,没有高速收费站甚至停车费都没有,燃油价格中也几乎没有税费,这个国家居民的个人收入中,可自由支配的比例就高,就可以增加负债率;如果乙国家什么福利都没有,个人收入中可自由支配的部分就少,合理的负债率就会低。

债务率到顶的唯一标志是什么?家庭支出开始下滑。对于中国来说,到2018年,家庭负债率已经约50%,从去年到今年初开始,智能手机、服装销售开始下滑,今年中开始,汽车销售开始低迷,这就是家庭负债率达到红灯的位置!

汽车销售低迷代表人们的购买力下降,与此相伴的自然是人们可用于投资的资本减少,直接就造成股市低迷,百城二手房价格临近年终之时也开始连续下跌。而资产价格的下跌会让市场批发穷人的速度加快。

到此,也就知道谁在批发穷人了。

对任何国家来说,随着资产价格的上升、人工成本上升、供需关系逐渐趋于饱和等,资本投资回报率下滑是正常现象,此时,企业和家庭化解债务的能力下降。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都会遭遇这样的过程,并不奇怪。

此时,需要的是全力推进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也就是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为人们提供更高层次的供给,推动经济增长,也就是再次提升企业和个人化解债务的能力。

所以,在2012年资本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之后,央妈如果给印钞机安上刹车片,将刹车踩住,打压房地产价格,居民部门加杠杆买房的欲望就会得到控制,家庭债务率也就得到了控制。

债务压力不大的时候,人们就可以保持自己的购买力,有利于推动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如果没有从那时开始不断印钞保增长,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批发穷人的情形出现。

所以,穷人们是央妈从印钞机上批发出来的。

很多人期盼央妈多多印钞,在资本投资回报率低迷的今天,央妈已经成为后妈,印的越快,批发穷人的速度也越快。

上述只是以中国的情形举例。事实上,次贷危机之后,欧美日等各国央妈,都高速开动了印钞机,让各国经济掉进了凯恩斯主义陷阱,这就是批发穷人的过程。

次贷危机的爆发意味着以往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经济潜力开始下滑(投资回报率下降),人们的收入增长受到制约,需要进行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

而央妈们却集体开启印钞机推动债务增长,这些债务就会成为难以化解的债务,穷人被源源不断地批发了出来,所以,德国、美国的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也几乎同时出现了低迷的现象,很多国际企业也开启了大幅裁员的过程。

现在,巴黎街头爆发的黄背心运动,虽然有多种因素在起作用,但穷人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才是最核心动力,也因此,马克龙被称为富人总统,穷人们要他下台。

全球央妈齐心合力,在2018年集体批发穷人。

如果全球央妈们继续通过印钞扩张债务的方式推动经济增长,也就是继续加速批发穷人,当需求市场进一步恶化之后,财政和债务体系就会开始进一步恶化,全球的经济危机就会快速走来,前面是深渊。

此时,央妈必须猛踩刹车,通过加息等紧缩的货币政策保持人们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购买力,稳定已经萎缩了的需求,虽然经济增长和资产价格都会受到损害,但可以避免经济和财政形势的深度恶化。

央妈,醒醒,该改弦易辙了。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