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中国如何做好消费的另一端
201511/17

如松:中国如何做好消费的另一端

中国正在进行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毫无疑问,消费应该在经济增长中占更大的比重。当然,个别坚持中国还可以用投资拉动经济年增长8%以上、而且还可以持续很多年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必须靠投资,这个问题到今天已经不是问题,因为继续投资什么?当房子过剩以后,意味着大宗需求下降,铁公鸡也会过剩;同时继续投资的话,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如何处理?央行可不是只管印钞的,必须管理货币的信用,如果央行只管印钞而不管信用,最终,钞票就不是货币,而是纸,解决不了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问题,空谈投资也只能是空谈。

但是,中国要转型经济增长方式,就需要加强全社会的购买力,但是,兜里有钱、没有后顾之忧的时候,购买力才会释放,这必须解决几个问题:

第一,财富从何而来。只有一个社会不断积累财富,然后,让这些财富最大限度地转移到民众手中的时候,才会有购买力的释放。

过去很多年,中国人口红利释放,出口不断增长,这意味着中国商品具有国际上的优势,这是积累财富的过程,伴随的是国际储备的不断增长,这就是财富的积累过程。随着财富的积累,可以扩大投资,改善基础设施,进一步提升经济效率。可随着2011年之后,资本流入的速度下降,意味着中国商品的优势正在下降,而2014年——2015年,资本在流失,意味着过往的财富积累模式正在出现萎缩,这必然带来民众财富增长速度的下降,当民众的财富无法加速积累的时候,就无法释放消费能力,这是基本的道理,池塘没有水,就没有鱼。下面三张图,基本是2013-2015年的消费增长趋势,我们知道,过去三年多,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在下降,从趋势上看,消费增长的速度也在下降,年均值从13%附近下跌到今年约11%以下。根本的原因是制造业创造财富的能力在下降,加上房地产不断饱和,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当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以后,期望消费增长独自上升,基本不现实。

 

中国如何做好消费的另一端
 
中国如何做好消费的另一端
 
中国如何做好消费的另一端
今天,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提升产业竞争力,鼓励新能源、新材料等行业的发展,但这种方式并不可取,原因有两点:第一,科技创新不是急功近利的行为,如果没有技术的突飞猛进,产业升级就难以实现,而技术的突飞猛进,需要的土壤就是教育和文化事业的繁荣。前几天看到一份报表,智利上半年的财政支出中,有30%投向教育,这才是产业升级的根本道路。当一个国家教育事业和文化事业繁荣之后,技术进步就会发生在经济生活的各个角落,而不是政府推动或主导的有限方向;第二,社会经济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当政府用行政权力推动某些行业的时候,就让经济的整体出现不平衡,最终会酿成恶果。前些年的太阳能产业已经是例子,现在政府在推动电商产业,未来的结局也不会美妙(电商是一个简单的行业,政府推动就会快速过剩,而且这个行业不能产生丝毫财富),还有更以前的退耕还林和毁林造田,教训已经很深刻。不能说政府的动机是错误的,而是政府掌握着大量的资源,只要推动某些经济行为,就带来经济的整体失衡,最终造成恶果。

推动教育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才是按动经济转型的按钮。

第二是价格。有报道说,上海到贵州的运费已经远超过到纽约的运费,这当然与过路、过桥、燃油费用有关,太平洋上没有收费站;其次,各大超市的进场费是什么依据?这些垄断利益必须得到治理,否则进口商品就会抢占中国市场,即便这些进口商品是出口转内销(只是到大洋上旅游几天而已)。因为价格和消费能力是相反的,价格越高消费能力就越低,这是经典的结论,如果中国希望消费在经济增长中起到更大的作用,就必须清理垄断利益。

看似简单的价格问题,涉及到燃油、电力、水、公路、交通等垄断行业的改革,价格很简单,但内容很复杂。

第三,消除民众的恐惧。其一是完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证系统,没有这点的改进,消费增长就不会释放,中国有句古话“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就是这个道理;其二,必须完善人民币的发行机制,只有内部发行机制完善,任何人和组织都不能动摇,持有者才不会恐慌,对货币有信心,对货币有信心就是对货币的未来有信心,消费潜力才能释放。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