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饥荒,距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还是先从两张图说起。

下图上是1800年至2100年的世界人口变化图,其中2018年之后的红色、桔色、绿色是不同机构的预计走势,不必理会。下图下则是1961年之后全球人口与谷物产量的关系。

上述两张图有两个特点:

第一,二战之后地球出现了人口大爆炸。

第二,谷物产量与人口数量之间呈现高度的正相关关系。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的常识,源于没有足够的食品供给就无法养活对应的人口。无论中国还是世界历史上都有人口上升或下降的周期,而且有时波动的还非常剧烈,主要就是食品产量在剧烈波动。在食品供给不足时期,各民族之间为争夺生存权又会频繁爆发战争与杀戮,这也会带来人口下降,但本质上还是由食品供给不足所导致。

我在2月14日的文章《春季的骚动,粮票的大幕》中说到,二战之后世界出现人口大爆炸的根源来自于传统农业与现代农业的转换。传统农业是太阳能转化为生物质能(即谷物能源)的过程,但现代农业已经与传统农业具有明显的不同,它已经不仅是太阳能转化为生物质能的过程,还是化石能源(即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转化为生物质能的过程,当化石能源以化肥、农药、电力、农资等方式投入到农业活动之后,就推动农业产量的快速提升,带来了地球人口大爆炸。

通过投入化石能源来推动农业产量以1840年为起点。1840年德国人李比希首次发现植物所需的化学养分,这是化学肥料的开端,也是在农业活动中通过添加化学肥料来提高农业产量的开始。

但仅有这个发现还是不够的,还需要人类具备大批量生产化学肥料的能力。要大规模生产化学肥料就需要煤炭、石油、天然气的充足供给,也需要化工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才能做到。

二战之后,随着全球油气、煤炭开采和石油化工(煤化工、天然气化工)等行业的快速发展,化学肥料生产行业获得了空前发展。尿素是最主要的化学肥料,下图是1950年之后全球尿素产量变化图,这完全是一种爆炸式增长。

1950年代以前,全球尿素的产量很低,意味着化学肥料的应用甚少,就无法对全球农业产量带来很明显的影响。但此后随着全球尿素产量的爆炸式增长,以尿素为主的肥料投入开始对农业产量带来爆炸式的影响。下图是1866年至2016年美国玉米单产变化图,二战之前的单产基本是稳定不变的,这是传统农业的典型特征,二战之后则开始快速提升,这说明化学肥料投入带来的增产效应是非常明显的,甚至可以说化学肥料的运用给农业生产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这让传统农业进入了现代农业的阶段。

尿素生产主要以煤炭、天然气为原料,增加农业活动中尿素的投入就是增加对农业活动的化石能源投入。

以最保守的方式进行估算,目前全球农业产量中的30-50%来自于化学肥料投入。或者说,如果今天没有了化学肥料投入,农业将立即减产30-50%!全球约30亿人将失去口粮。

向农业活动投入燃油,对农业产量的影响一样明显。

有一定年纪的朋友都很清楚,北方有些地区过去只能种植一季作物,但现在却可以种植一季半?为什么哪?

每一种作物都有其所要求的最短生长期,当扣除种植、收割所需的时间之后如果只能成熟一季,也就只能种植一季。以往的种植与收割完全依靠人工,各自需要费时半个月左右,这就压缩了植物的生长时间。但采用机械化之后,种植、收割的时间大大缩短,合计大约一周也就够了,如此一来就可以留出更多的时间让植物生长,这就让部分地区原来只能种植一季,但今天依靠机械化进行种植和收割、压缩种植与收割所消耗的时间之后就可以种植一季半。

农业机械化离不开燃油的充足供给,燃油主要来自石油,所以将大量的燃油投入到农业活动中就等于化石能源的投入。

化肥、燃油的投入对农业活动的影响有多大?朝鲜就是一个标准的范例。

从五十年代到今天,朝鲜的体制未变,种族未变,人口数量变化也不大,但在苏联解体之前,基于苏联与朝鲜之间有紧密的经贸联系,苏联也朝鲜给予长期的经济援助(包括石油援助),这就让朝鲜可以通过肥料和燃油(农业机械化)的方式向农业活动大量投入化石能源,结果朝鲜的粮食不仅可以自给自足,在很多年份还可以出口。在这一时期,朝鲜的经济发展水平接近发达国家,更远超过韩国。

但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与朝鲜的贸易几乎中断,各种援助也中断了,朝鲜丧失了大部分化肥与燃料来源,从90年代开始朝鲜就已经成为饥饿的代名词,仅仅在九十年代的苦难行军时期就饿死了数百万人,大约占总人口的10-20%,这就是化石能源对农业投入大幅萎缩之后的结果。

过去三十年,朝鲜遭遇的人口灾难,本质就是能源危机。

事实上,化石能源对农业活动的影响绝不仅仅体现在肥料和燃油。传统农业的产量非常不稳定,爆发旱灾、水灾时经常会颗粒无收,这是对人口增长的根本制约,是瓶颈,大灾之年往往会导致人口灾难。但在现代农业中这种现象已经甚少,根源在于电力大量投入到农业活动中之后,可以使用地下水进行灌溉来抵御旱灾,当水灾发生时也可以通过抽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水灾带来的影响,电力资源的充足供给让农业产量趋于稳定,这对于人类生存的意义是巨大的。而电力对农业活动的投入本质上还是煤炭、天然气、重油等化石能源对农业活动的投入。

至于农药的投入一样重要,不必细说,而生产农药的原料大多也来自于石化产品。

因此,即便以最保守态度进行估算,在今天全球的农业产量中,至少有50%以上来自于化石能源,这是现代农业的鲜明特征,也是不争的事实。

通过中国自己的情形也可以得到同样的结论。

早期中国的化学肥料投入比较少,1970年代水稻、玉米、小麦的单产分别约为400、205、123公斤,此后尤其是改开之后化学肥料的使用开始普及,灌溉也逐渐得到保证,农业机械也开始运用,到2000年代水稻、玉米、小麦的单产就上升到约700、382、354公斤,总体的增长幅度超过100%。七十年代中国约有7亿人,但还经常饿肚子,到2000年代之后中国人口已经超过13亿,却基本可以实现温饱,在这个过程中不否认农村体制改革和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影响,但化石能源的大量投入显然才是决定性的。

恰恰在今天,全球的能源供给很可能已经难以为继,食品危机开始威胁人类生存。

能源危机来自两个方向:

第一,近日国际能源署(IEA)在它们的报告中警告称,自2010年起,全球天然气领域的投资就陷入了“结构性衰退”之中,从中期来看天然气供给不足将成为全球市场都要面临的一大难题。

下图上为2011年至2020年全球油气名义勘探投资总额变化图,2015年之后开始大幅萎缩,如果考虑到同期美元在不断贬值,真实投资额萎缩的情形比图表所反映的还要严重的多,这意味着未来全球油气新增供给将受到制约。下图下为2015年之后全球年度新增油气勘探储量变化图(2021年为前11个月数字),2021年1-11月新增油气勘探储量只有47亿桶,这是75年来最差的一年,也在佐证未来油气的新增供给十分有限。

新增供给甚少但老旧油气井、煤矿会随着服役时间的延长产量逐渐下降,这就是去年天然气、煤炭危机的根源,也是目前石油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是供给出现了问题。

欧美左派很可能也是这场危机的凶手。

欧美左派支持新能源政策,这肯定是正确的,源于人类的进步史就是获得能源和使用能源方式进步的历史。

但在发展新能源的同时不能妖魔化化石能源,更不能使用行政手段强行干涉,否则化石能源的投资骤减就会导致人道主义灾难,源于能源是人类生存的基石。

目前欧美很多国家都通过行政司法手段规定2030年至2035年时燃油车不准上路,而且在传统能源领域进行投资时需要承担更高的贷款利率,在这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企业还敢在油气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吗?这是传统能源勘探投资活动快速萎缩的根源之一(另外一个根源就是2015年之后的低油气、煤炭价格),所以目前欧美左派的能源政策很可能就是一种“绿祸”。

第二,逆全球化将导致更严重的能源危机。

经济全球化时期,所有国家都努力扩大出口,出口得到的外汇收入除了用于满足进口之后就形成了外汇储备,这就是全球化时期全球资本与贸易的流转模式——努力销售包括能源和稀缺资源在内的所有商品形成外汇储备,这是“卖商品、存钱”的模式。

但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欧美产业不断流失,财政收支平衡被破坏,结果就是美欧政府债务率不断飙升,当财政支出对印钞机的依赖度越来越高时,通胀当然就会加剧,货币开始加速贬值。上一次全球化约从1850年代开始,最终也以英镑加速贬值、最终不得不放弃金本位作为结束,今天在遵循一样的规律。

去年美国的年通胀率飙涨至5.7%、意味着美元加速贬值周期的开始。各国持有的的美元投资美债收益低于2%,亏损幅度(超过3.7%)表面看起来还不大,也还可以忍受,但如果换个方式来计算您就觉得难以忍受了。

通胀(物价)永远是货币现象,这是非常经典的理论。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美元加速贬值就会推动全球大宗牛市,这也是不变的规律。Refinitiv CoreCommodity CRB指数是衡量大宗商品价格的一个综合指标,到2022年1月底,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宗价格同比上涨了46%。也就是说,到1月底的过去12个月中,美元对大宗商品的购买力暴跌了46%,而投资美债的收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此时,各国还愿意持有美元储备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这就是普京清空所有俄罗斯美元资产的真实原因。

现在镍矿、锂矿、锡矿、铝土矿、天然气甚至煤炭和石油都是供不应求(或紧平衡),持有这些资源随时都可以在国际市场上换来美元、欧元等所有纸币,这些稀缺资源出口国在没有紧急外汇需求时为什么还会出口这些稀缺资源以积累快速贬值的美元储备?这不是傻蛋吗?所以我们就看到印尼、智利、墨西哥等国都开始控制大宗商品出口,俄罗斯对能源与大宗出口征收出口税。

欧佩克+控制石油产量,实际就是控制供给的一种方式。

当这种趋势进一步蔓延时,不仅会导致美元进一步加速贬值,更让能源与大宗商品的全球化环境崩解了。即大家从“卖商品、存钱”的模式改为“卖纸币、存稀缺资源”的模式。在全球化模式下只要有钱(全球化就是欧美资本向全球流动,有助于各国政府积累外汇储备)就随时可以得到能源和大宗商品,这保证了化石能源对农业活动的投入,各国的农业潜力都可以到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让全球农业产业链稳定运转,食品产量的高速增长也就支撑了人口大爆炸;能源与大宗商品的全球化崩解之后,稀缺资源的出口国会控制出口速度,甚至在没有紧急外汇需求(或为了抑制本国通胀)时会禁止出口,很多国家就会有钱也买不到足够的资源,至少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溢价(这意味着各国外储的真实购买力快速下降,无法满足国内需求),很多国家就无法向农业活动投入充足的化石能源,本国的农业产量就会萎缩,就会出现一个又一个苏联解体之后的朝鲜,全球食品危机与人道主义危机也就开始了。

大饥荒距离我们有多远?或许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世界肯定已经进入了人类历史上的未知海域,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经验,前方风险莫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