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谁捅开了日本“马蜂窝”?

在美苏对抗时代(专指1950年之后至1991年苏联解体),国家财政支出的大部分用于军备竞赛,苏联的军费曾占到GDP的8.5%(1989年,由于苏联不公布GDP数据,这个比例只是估算,一般认为实际比例更高),美国曾占到14.2%(1953年)。1991年苏联解体让世界进入了和平时代,各国用于军费的支出急剧下降,2020年美国军费占GDP为3.4%,俄罗斯为4.1%,这让财政收支更容易实现平衡,各国的货币价值也就稳定了下来;同时,各国可以将更多的财政支出投入到生产领域,经济加速发展之后就丰富了商品与服务的供给。在供给增加和货币价值稳定的条件下,世界也就进入了低通胀时代。下面为美国、英国、法国通胀率的历史走势图,完美地反应了这个时代的特征,1991年苏联解体就是分水岭。

中国有所不同,在2001年以前并未融入到世界经济体系,所以上世纪九十年代依旧是高通胀,物价一日三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加入世贸之后,随着生产不断发展、货币价值稳定下来,通胀才得以稳定(下图)。

各国军费支出下降之后,就有更多的资本推动生产发展,这一时期供给端增长主要体现在哪里?那就是加入世贸之后的中国。随着中国产能的不断扩张,“廉价商品”(注意这四个字)进入全世界,就压制了全球的通胀,这就是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的过程。

随着自身的供给增加,以及贸易顺差不断积累之后的进口增长,中国的通胀也稳定了下来。

现在该说说“廉价商品”,“廉价”是怎么形成的?

这当然有很多因素,但最主要的是两点:第一,廉价的劳动力;第二,廉价的能源。

廉价的劳动力就是人口红利释放。

能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商品成本,丰富的能源可以保证产能的不断扩张,这两点都源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国。虽然煤价早已经放开,但今年以前的电价长期被行政控制,无论煤价怎么涨(当然也无论采矿、发电过程造成多少环境问题),都无法反应到电价上来。丰富的煤炭就支撑了不断放大的商品输出,低电价拉低了输出商品成本,这实际是能源和环境对出口形成了源源不断的补贴。

这是发展中国家发展初期的典型模式,在技术落后、管理水平低下的发展初期只能依靠劳动力优势和资源优势,世界各国都难以例外。比如日本也是如此,看过日本电影《望乡》《啊,野麦岭》的人们都会深有体会。

但最近一个多月所发生的几件大事注定会载入史册!

第一,以前说到亚太地区正在进行军备竞赛,依据就是该地区的军费一直在以比较快的速度增长。两件事的发生意味着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正在步入高潮阶段。

首先是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宣布签署历史性的安全协议“AUKUS”,三国之间分享先进的防御技术及情报。协议包括澳大利亚向美英购买先进的核潜艇,虽然金额现在还没有准确的报道,但主流的预计是1000亿美元左右。澳大利亚2021年上半年的GDP是8141亿美元,2021年全年大约就是1.63万亿美元,仅仅这一笔军费支出就相当于GDP的6.1%!而且购买的是当今时代威慑力最强大的先进核潜艇,这相当于在整个亚太地区投下了“重磅炸弹”,必然会刺激周边国家在军备竞赛的道路上加速前进。

随后立即就有消息称,日本、印度、韩国均有意愿购买核潜艇。

其次是日军正在回来。

日本的军费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一直维持在GDP的0.9-1%这样的低水平上。据环球时报报道,在日前召开的记者会上,作为自民党政调会长的高市早苗公布了一份“政权公约”,系统阐述了即将实施的政策。这份纲领包含八大领域的重点政策,其中之一就是“自民党列入了‘将日本防卫费增至占GDP 2%以上’这一目标。”提升军费水平显然是新首相岸田文雄和自民党共同推动的,考虑到自民党是执政党,不出意外的话这份纲领会在国会获得通过。

这说明曾经的日军回来了。

战后的日本已经是比较佛性的国家,谁又捅开了日本马蜂窝?

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是亚洲重磅的玩家之一,当日本开始翻倍提升军费时,再加上澳大利亚购买先进的战略核潜艇带来的震撼性刺激作用,周边国家的军费必然会加速上涨,将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不断推向新高潮。

今天,印太地区是全球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最典型的是湾湾和韩国的芯片已经是全球经济的命脉所在,而中国、印度的产能基本可以左右全球一般商品的供给,这就让印太地区汇集了全球所有主要国家的政经利益。当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如火如荼时,全球所有大国都只能参与其中,没有谁可以游离在外。

当主要国家进入军备竞赛的轨道之后,各国不仅会减少在经济领域的投资,还会通过加税、印钞等手段弥补财政支出(军费支出),货币的信用下降加上生产活动受到冲击(也包括全球产业链断裂),类似苏联解体之前那样高通胀温床也就回来了。

第二,中国还可以承担全球物价稳定器的职责吗?

加入世贸之后,随着中国产能的不断扩张就压制了全球的商品价格,所以,在过去二十年中中国是世界各国物价的稳定器。

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人口红利已经不再,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已经丧失,这会推升商品成本。

现在,能源红利也正在丧失。

电荒的本质是煤荒,这里有两个方面:首先,自产的煤炭产能已经无法满足要求,目前进口的依存度约为8%左右。在以往,无论国际煤价怎么变化,只要中国的煤炭是自给自足,国际价格的波动对国内的影响比较小,也就可以维持电力系统稳定运行。当进口依存度上升之后,一旦国外煤炭价格上涨,国内价格就必然上涨(如果以限制高价进口煤炭来应对,就会产生供应缺口,结局更糟糕),如果依旧想维持电价稳定,电厂就会出现巨额亏损,就会停产限产,就会导致电力供给的短缺,这是今年以来拉闸限电不断加剧的根源。同时,随着开采活动的不断深入,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煤矿趋于枯竭(双鸭山、鹤岗、铜川等都已经是煤炭资源枯竭的城市),煤炭开采的总体成本也在不断上升,比如有报道指经过2016年大规模的环境安全整治之后,2017年的煤炭成本就跃升了40%。自产煤炭成本的上升也在冲击着传统的电力价格体系。

随着进口依存度上升、本土煤炭生产成本上涨,用行政手段强行控制电价的政策就失灵了。

因此,9月拉闸限电加剧之后,管理部门调整了用电政策。10月8日,国常会指出,……,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15%,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并做好分类调节,对高耗能行业可由市场交易形成价格,不受上浮20%的限制(这是重点)

国常会的这个决定会载入世界的通胀史!

全球高能耗产业恰恰是全球经济中最基础的产业,这些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比如2020年我国钢铁产能占世界的57.1%;2020 年我国十种常用有色金属冶炼产品产量首次超过6000 万吨,占全球的比重稳定在50%以上;目前,中国石油化工的份额约占全球的约五分之一;2020年中国多晶硅(太阳能装备的核心材料)的产量占到全球的76%;2019年中国永磁材料(风电和电动汽车的核心材料)产量占全球的65%,等等,这些最基础的商品都是高能耗产品,它们决定着全球所有基础工业活动的成本(新能源也属于基础工业活动)。当中国对这些高能耗行业放开了电价之后(即不再进行能源补贴),就会剧烈地推动全球工业活动的价格,全球物价的稳定器——失灵了。

军备竞赛要求不断提升军费占GDP的比例,会严重损害货币的价值并冲击生产活动;中国对全球物价的稳定器作用消失,决定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已经过去了。

上述因素再加上全球产业链的断裂,就是今年通胀成患的背景。

当通胀猛烈回升时,意味着各国的国债收益率会趋势性攀升,可在过去长期的低利率环境下各国政府的债务率都已经上升到高位,这以美国、日本、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加拿大等国为主,当政府债务收益率被通胀推动上升时,以美国拜登政府为首的各国政府怎么办?

第一,美国政府只能选择违约。

越战导致美国政府债务负担上升,让美国的黄金储备不断外流,最终美国选择了美元违约和债务违约,那就是尼克松在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这意味着美元的金本位解体。

在解体之前,无论你持有美元还是美债,都可以随时到美联储或美国财政部兑换黄金,当宣布脱钩之后,相当于尼克松告诉全世界:过去的承诺不算数,无论您手中持有多少美元,美联储都不再兑换黄金;美国财政部只会通过纸币美元来支付利息,这是一次史诗性的违约。

我们知道拉美国家、南部非洲国家和俄罗斯(在上世纪频繁换币,二战后赖掉了对英国的巨额债务,这都是违约)都是信用违约的惯犯,其实,美国也在这个名单之内。只是1971年美元违约之后,其他非美货币也同时进行了信用违约(美元是非美货币的保证金,这由布雷顿森品体系决定),当大家都在违约时,谁也不会宣扬自己的丑事罢了。

2020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预算为3.71万亿美元,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总额约28.6万亿美元。小布什就任总统时,美国国债总额是5.67亿美元,年支付利息3619亿美元,测算出来的美国国债平均年利率是6.3%。未来,在货币贬值、中国价格稳定器失效、全球产业链断裂等多重因素的冲击下,国债平均年利率回升到6.3%应该是很轻松的事情,美国联邦政府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就高达1.8万亿,相当于美国年财政收入的40%以上,所以,美债只有违约一条路可走!

美国上次违约以金本位解体的方式进行,我们并不知道本次会以什么方式来进行,但知道的是——这是唯一一条路。

第二,去年三季度我在功夫财经的小课中阐述到,大宗牛市已经开启,过去一年大宗商品的牛市轰轰烈烈,算是对过去的预判给予验证。目前正处于美债违约的路途中,大宗牛市还远远未结束。也只有美债开始走向违约的时候,才是黄金、白银欢庆的季节。

第三,下图是美国政府债务率历史走势图。

1980年美国政府的债务率还在30%多,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可以将联邦基准利率提升至21%以阻击滞涨,进而彻底打断通胀的脊梁,让美国经济进入辉煌的二十年。

可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超过135%,如果用高利率阻击滞涨(通胀),美国政府怎么活?所以,目前正进入的是一轮比上世纪七十年更严峻的时刻。

或许,只有战争才能让主要国家从债务“枷锁”中解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