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021年,飞出来的黑天鹅

过去经常在文章中说,现在处于太阳辐射比较弱的时期,有些朋友不太明白,但这又不是三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事情,今天就重点说说这事,这是关系到每个人的大问题。

太阳活动是有周期性波动的,即分为极大期和极小期,约11年一个完整的周期。在太阳极大期(下图中的波峰段),太阳表面布满了太阳黑子,经常有闪焰喷发,并且将数十亿吨的带电气体云抛入太空中,这就形成强辐射,对地球的辐射就强。太阳极小期(下图中的波谷段)就相反,此时,太阳黑子和闪焰的活动少,经常好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都不会发生,太阳辐射就弱,对地球的辐射也弱。下图就是1940年之后黑子变化曲线图,黑色线是实测,而红色线是2006年Nasa的预测数据,这个问题下面再说。从黑色线的波动来看,明显有11年的周期性,极大(波峰)、极小(波谷)十分分明。

下面马上就遇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表示黑子数的曲线该上升的时候,上升的高度不足(即在极大期的时候黑子数依旧很少)、或者不上升(曲线依旧趴在零轴附近),这就形成了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表示黑子数长期处于低迷状态。这样的时期,太阳对地球的辐射就长期很弱。从下图就明显可以看到有两个这样的时期,第一个是明末清初时期的明清小冰期,表示黑子数的平滑曲线(黑色实线)长期在零轴附近,这个时期被称为蒙德(Maunder)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另一个就是1794年之后的几十年,黑色实线也接近了零轴(两个蓝色线的波峰也很低),这一时期被称为是道尔顿(Dalton)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在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内,科学家一般形容太阳处于休眠状态,这是现在的习惯说法。

关于明清小冰期的事情就不必再说,每个中国人基本都很清楚,那是一个寒冷、饥荒、瘟疫并存的时间段,为了生存,民族之间和民族内部的战争非常频繁,最终清朝取代了明朝。

在道尔顿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内,寒冷主要体现在北美和欧洲,在北美地区的部分年份,夏季降雪,河流依旧冰封,气候显然是十分糟糕的,这就让欧美地区遭遇了严重的饥荒,当然对中国也有严重的影响,但似乎相对轻一些。有人认为这一时期的寒冷是由印尼坦博拉火山1915年的大喷发所导致,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任何一次大规模火山喷发都会明显影响地球的气候。但印尼位于亚洲,火山喷发对亚洲的影响应该更严重一些,相反,当时欧美的气候却更加恶劣,这就让人产生疑惑。同时,一次火山喷发对气候的影响时间也应该没有那么长。或许应该这么说,道尔顿太阳黑子极小与坦博拉火山喷发共同发挥了作用,改变了当时地球的气候。与明清小冰期一样,在这一时期内印度爆发了霍乱并流行到全球各地,这也是一次真正的瘟疫全球大流行,这一时期也是瘟疫与饥荒相伴。

由第一张图中的红色线可见,2006年Nasa预计太阳24周期(波峰上的数字就是周期数)波峰的高度应高于或等于23周期,但最终实测出来的是什么样哪?见下图:

从最右边的两个波峰图(23与24周期)对比可见,24周期太阳黑子数的波峰高度远远低于23周期,与Nasa科学家们在2006年的预计不同。

基于上述事实和其他一些科学研究,部分科学家就认为新一轮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从2007年已经开始了(也有科学家认为从1996年就已经开始了),即太阳黑子数将长期处于低迷的状态,太阳将进入数十年的休眠期。

这其中,理论天体物理学家 Valentina Zharkova 的观点是十分值得关注的,她在2015年发表论文,宣布发现太阳磁场是由两条在太阳体内不同深处的子磁波所组成。两条磁波的互相作用使磁场放大或减弱。根据这些研究,Zharkova 教授推算地球正开始进入一个漫长的太阳活动休眠期。她指出,从2020至2053年,即下三个太阳活动周期,磁场将会变得很弱,原因是这两条子磁波各自移动分离至南、北半球,不会产生互动作用。这意味着生成的磁场将会戏剧性地降至接近零,造成类似蒙德极小期(Maunder Minimum )的现象。

Zharkova 教授发表论文后受到四方八面的口诛笔伐,她的“地球即将进入小冰河期”预测跟当今的气候暖化理论南辕北辙。她笑说,“没关系,我们不用等多久,未来五到十年便能证实谁对谁错了”。Zharkova 教授的理论和预测会否应验,有待时间证实。但从太阳22、23、24周期的迹象(波峰高度不断下降)显示,太阳活动已经从Modern solar maximum(近代太阳极大期。这在第二张图上清晰可见,从1950年前后到2000年前后,太阳黑子数的波峰高度明显很高)迅速回落。

刚结束的第24周期的黑子数量比过去100多年的都低,这已经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状态,Zharkova 教授的预测应该正在应验中。

2019年7月,美国宇航局发表正式文章说,未来的太阳第25周期的活跃水平将会是过去200年中最弱的一个周期,这支持了Zharkova 教授的理论。

就我个人的观点看,2020年的瘟疫大流行是对Zharkova 教授最坚实的支持。源于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内,太阳辐射长时间处于十分低迷的状态,为病毒大流行提供基础性条件,这是每次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内都会爆发瘟疫大流行的根源。反之亦然,既然病毒已经出现全球大流行,或就是在反证太阳活动已经处于极为低迷的状态。 

 现在,就需要问所有人一个问题,人类生存的基础是什么?

无疑是太阳。

太阳将能量辐射到地球上,植物(农作物)作为能量收集器,通过光合作用将太阳能收集起来,不仅为人类提供了生存基础(食物),还是大千世界可以显示勃勃生机的基础。如果没有太阳光照,地球上应该什么生物都不存在。

既然太阳辐射减弱是瘟疫全球大流行的原因,当太阳辐射减弱之后,光合作用的效率就会下降,动植物能源的供给就会下降,供需矛盾就会逐渐凸显出来,这个供需矛盾怎么显示哪?

在太阳辐射弱的时期,光合作用效率降低,农业的病虫害加剧,导致农业产量受损;太阳辐射弱的时期,在禽畜间传播的病毒也很容易流行开来,导致农产品损耗加剧和肉、禽蛋的产量下降(这是2021年最大的威胁,既然在人之间传播的病毒已经大流行,在动物之间传播的病毒就很容易出现),等等,这就让动植物能源的产量下降,在国际市场上就会体现出供给下降和需求上升的现象,当出口国的谷物、肉类价格上涨过快的时候,就会导致本国的基本矛盾激化,此时,这些国家就会采取行动。

去年三季度,俄罗斯民众的收入同比平均下降了4.8%,但11月俄罗斯粮食平均上涨了5.8%,面包、面粉、葵花油的涨幅分别为6.3%、12.9%、23.8%,造成价格上涨的原因显然与国际供需失衡有关。为了压制国内矛盾,普京开始限制谷物出口。2月1日,俄罗斯开始对出口大豆征收30%的关税。2月中旬至6月底,俄罗斯将对小麦征收每吨25欧元(约合200元人民币)的出口关税。俄罗斯农业部计划从2021年2月15日至6月30日实施可出口小麦、黑麦、玉米、大麦总量不超过1500万吨的配额限制(这比同期正常出口数字低很多),以此来遏制俄罗斯国内的粮食价格涨幅。俄罗斯是全球小麦出口第一大国,占全球贸易量大约20%,俄罗斯控制出口的举措不仅会推动国际市场上的小麦、大豆价格,还会严重恶化国际上的供需局势。

美国、巴西、加拿大、俄罗斯、阿根廷等是世界上谷物和肉类最重要的供应商,不仅俄罗斯在行动,阿根廷也已经动手。

阿根廷农业部宣布,在2021年3月1日之前,该国都将暂停玉米出口。阿根廷农业部说的很清楚,突然做出此决定主要是为了确保当地的粮食充足。换句话说,地主家的存粮也不多,要先照顾自己。阿根廷是全球第三大玉米供应国。

2021年1月1日起,阿根廷已经恢复对大豆征收33%的出口税。

世界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越南由于其国内大米供应不足,罕见的一幕出现了——越南开始从其竞争对手印度进口大米,这是数十年来的首次。当原来的出口国开始进口的时候,带来的影响当然是糟糕的。

就我个人所知,加拿大的肉类价格也在快速上涨,过去半年的涨幅约30-40%。食品价格快速上涨就会导致社会矛盾激化,民意会逐渐给“小土豆”施压,加拿大控制谷物和肉类出口的时间点或也不远了。美、加的情形有相似性,要留意美国未来会怎么做。

当出口国不断限制出口的时候,国际市场上谷物、肉类价格最终就会进入加速上涨的阶段,当有钱也买不到谷物和肉类的时候,饥荒就爆发了。

世界粮食计划署于2020年4月21日发出警告,因瘟疫会触发"圣经规模(biblical proportions)的粮食危机",上述或许就是依据。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全球数十亿人被禁足,无数企业破产,无数人失业,全球产业链被严重破坏,但依靠政府印钞却将资产价格吹了起来,相当于在沙滩上垒起了大厦,此时最担心的是什么?

利率超预期上涨。

经济全球化以来,全球资本通过两个方式控制了通胀和利率:第一,增加政府、企业和家庭部门的债务,这就控制了需求;第二,在全球能源(包括化石能源、太阳辐射形成的动植物能源)供给稳定时,增加全球商品的供给。当供需关系稳定时就让通胀处于温和状态。

但瘟疫的全球大流行让全球产业链遭到了剧烈的破坏,就破坏了全球的供给体系,再加上在瘟疫大流行的情形下为挽救各国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不至于崩溃,各国央行进行了疯狂的印钞,这是通胀失控的源头。

过去半年,芝加哥农产品价格的涨势(涨速)是过去二三十年罕见的,就在预示着未来的通胀。

2020年的世界已经很乱了,但2021年似乎还嫌2020年不够乱,世卫组织高级官员迈克·瑞安在1月13号说,新冠病毒流行的第二年可能糟于头一年。这意味着对全球产业链的破坏还会进一步深入,让全球的商品(尤其是必需品)供给体系更加糟糕。

所以,2021年很可能是通胀开始失控的年份,资金利率出现剧烈上升。这会导致市场流动性枯竭,资产价格快速快速向下,让银行业内部快速积累坏账。

摩根大通已经预计2021年美国的通胀率将上升到3%以上,远超现在的市场预期,看看下一步会不会有更多的机构跟进,也看看2021、2022年的目标通胀率会不会被快速提高。

2021年会比2020年更诡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