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麦康奈尔为何要做掉川普?

美国大选连续剧,吃瓜看戏的筒子们看的津津有味,包括拜登曲线、计票机器误差率高达68.05%、死人投票、外星人投票、投票总数超过选民总数一倍甚至两倍,等等,无奇不有,让筒子们看的不亦乐乎。

本次过程大选也让人性展示的淋漓尽致,既有出卖也有反出卖。佐治亚州州长和州务卿原本都是共和党人,但大选投票的过程中却坚决将共和党和川普卖了,鼎立支持民主党;司法部长巴尔自己被卖,或许他也在出卖其它人,等等。

但麦康奈尔在15日发布声明宣布拜登为当选总统并号召参议员不要在1月6日挑战大选结果,估计还是让很多人的眼镜碎了一地,直接将出卖的大戏推到了一个高潮,麦康奈尔为何一定要出卖川普?

先说说一个国家的最大、最好的生意是什么。

很多人会说,贩毒、贩人、走私、香烟产销、食盐产销、军火产销、垄断的互联网或能源行业等都是好生意,但这是韭菜的眼光,是从下往上看;但如果从上往下看,一个国家最好的生意是什么?是征税权,有了征税权,就有了取之不尽的金钱。所以,建立征税权是最好的生意,具有唯一性。

为了争夺征税权,古今的人们打打杀杀,就是为了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有了自己的枪杆子,也就有了自己的征税权,也就有了人世间所有的荣华富贵。

文艺复兴运动之后建立起近代社会制度,关键就是改革了以下内容:第一,任何个人要建立或保护征税权,就需要枪杆子,军队国家化就是将枪杆子交给国家。第二,征税的权力交给国会,包括国王(比如英王)在内的任何人都失去了进行加税和减税的权力,只有国会才能按照程序加税或减税;第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即不能通过税收之外的任何手段侵犯私人的财产权,堵死了正常税收之外的变相征税(比如各种罚款)的渠道。

一句话就可以形容上述内容:近代制度就是将征税权从私人手中收回,交给国家,属于所有人。这也是现代选举制度的基础,由所有选民共同决定国家的重大事务。

到此很多人会想,完了,私人再也无法染指征税权这门生意了,终归在近代社会,任何个人如果要挑战属于国家的军队以建立属于自己的征税权(即属于自己的政权)几乎是拿鸡蛋碰石头,是不可能的。

聪明人当然不会这么看。

征税权是可以分解的,比如在近代社会,征税权至少可以分解成以下组成部分:

国家层面的征税权;

地方(州、省)征税权;

临时征税权,比如瘟疫爆发时期各国颁布的罚款措施;

政府行政部门的征税权,也就是行政部门(比如交警部门、运输部门等)的罚款权力;

对于可以将行政权力私有化的国家(即人治社会),想办事就要送礼,这也是征税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

大家已经看到了,上述遗漏了一项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征税权,那就是印钞权,通过印钞就可以征收铸币税。

到这有人会想到,现代社会使用的是纸币,印一张美元的成本很低,到市场上却可以买到1美元至100美元的商品,这自然是极好的生意。但在实行金银币的时代还是好生意吗?当然也是。我们知道银行运营是有杠杆的(公元前四世纪的古希腊就有了银行,人们就已经明了了这其中的运营原理),也就是说一块金银币经过银行经营之后可以做N块金银币的生意,一样可以实现高额的利润。所以,实行金银币的时代“印钞权”一样是最好的生意。

因此,就有了关于美国中央银行(美国第一银行、美国第二银行、美联储等等掌握发钞权的银行)历时数百年的争夺。从美国第一银行开始私人即成为中央银行的股东,占有了以铸币税表示的征税权,有几位美国总统欲取消私人性质的中央银行,最终都以身殉韩国,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林肯总统,他要发行以国家信用背书的美元,从银行家手中收回征税权(即收回铸币税)。

现在,谁都搞不清美联储股东的详细状况,但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肯定是美联储的重要股东,也就是说,这两个家族掌握了一部分铸币税,即掌握了美国的一部分征税权。

这些大家族的财富之路是不会止步的,外再看来它们会在地产、原油、军火等行业不断开拓自己的商业版图,但在根本上却一定是努力扩张自己的征税权——这才是核心。

那么,可以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让自己当皇帝、进而掌控征税权吗?这就是蠢人的想法。美国是信奉上帝的国家,要建立自己的政权就要与数不清的爱国者作战(华盛顿、林肯都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同时还要与其它的金融家族作对,这基本等于自杀。

既然不能走建立政权这条路,还有什么办法?

一定有人已经想到了,那就是组建属于自己的(或者由自己遥控的)政党,当政党通过竞选上台执政之后,就可以掌控征税权!

所以您就看到了在美国有这样的一种说法,民主党属于摩根家族,共和党属于洛克菲勒家族……,两党不过是争夺征税权的道具。

 到现在,就明白麦康奈尔为何一定要出卖川普了。

川普是有信仰的,是爱国者,保护的是中小企业和中产、自由民权益,包括选民的拥枪权、财产权(减税)、盐论自由的权利,等等,核心就是保护属于国家的征税权。这阻挡了大家族在征税权上的扩张(或者说阻挡了大家族通过掌控征税权为自己牟利的路径),损害的是谁的权益?是整个建制派的权益。所谓建制派就是忠实于党派利益的人,属于民主党和共和党背后老板的忠实走卒,为了维护背后老板的利益,最终就一定要出卖川普。

大家族在征税权上的扩张,就必然损害民众的利益,就是国家私有化,就是信仰金钱的人群得势;大家族在征税权上的被迫后退,就意味着民众的权益得到更有效的维护,就是国家公有化,推动这一进程的就是爱国者,就是信仰上帝的人群得势。

所以您就看到麦康奈尔义为何果断地出卖了川普,因为他是党派的代言人,是背后老板的马前卒。

虽然川普不断召开发布会、听证会,通过不断揭露选举过程中的舞弊行为来唤醒民众是必要的,但如果川普想依靠司法体系、国会(州议会)体系讨回公道,就只能说明他很蠢。因为川普是两党(两个老板)建制派共同的敌人,它们已经渗入、掌控了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联邦最高法院表面看起来是独立的,但大法官分属两个阵营——保守派和自由派,主要代表的还是两党利益,川普在联邦最高法院碰了一鼻子灰就不稀奇。

所以很早以前就说过,川普如果将讨回公道的希望寄托在国会或司法渠道,大概率会以悲剧收场。

川普唯一可以依靠的是有信仰的民众,再有就是爱国者的大本营——军队……,但即便如此,考虑到两党建制派、两个背后老板已经深度地控制了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再加上国外力量的介入,让力量的对比失衡,就需要使用出其不意的手段进行突袭(就像2016年大选那样),才更可能得到期望的结果。如果川普做不到这些,你懂的。

看看川普在陆军、海军橄榄球赛上所受到的军人的欢呼,说明他也有他的本钱,也有酝酿奇计的基础。这个奇计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川普将枪口直接对准两党建制派的所有人,对手就只能与川普鱼死网破;但如果给自己的支持者、两党多数人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这当然是外部干涉美国大选的国家,就可以团结多数人,然后惩处那些犯下叛国罪的部分人,也可以在紧急状态下通过武力处理一些内部事务,就容易取得成功。

很多人会说,一旦川普下台,下场会很悲惨,这是错的。事实是,一旦川普主动认输下台,会被那股无形的力量营造的非常体面,而且他将来的生意会蒸蒸日上,生活会比2016年以前更滋润,家族生意会继续壮大,大小特朗普和伊万卡更容易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就因为他不做这种“交换”,继续为民众和国家抗争,才值得尊重!

(注:今天的文章只能送给看得懂的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