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瘟疫背后的奥妙

除了**那样的几圈国家永远没有争议之外,在新冠病毒蔓延的过程中很多国家都出现了内部打架,这以巴西和美国最为明显。

截至4月16日,巴西确诊病例为30683例,这个数字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一国病例的多少与检测能力有关,检测能力越强越快的国家,其病例数字越有意义,而巴西(南美、非洲等国都一样)的检测能力严重不足,就让数字毫无意义。巴西相关机构预计,真实的感染数字是检测出来的12倍左右,即大约有36万人。

在抵抗疫情的问题上,巴西总统与卫生部长和各州州长的意见严重不合。总统要求只有一个,大家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要把新冠病毒当回事,而卫生部长和各州州长却要求民众居家隔离,以切断病毒的蔓延,双方如水火一般对峙。

由于新冠病毒的传染数R0在3.7左右,要斩断感染连就需要进行人口隔离,从对抗病毒的角度来说,卫生部长和各州州长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真的是正确吗?未必。巴西有两个严重的问题:第一,巴西与南美其它国家一样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各州都有很多的贫民窑,一旦强力执行隔离政策,贫民窟中的很多人就会立即断绝了收入来源,很多人就会立即陷入生存危机,这会导致社会大乱,这显然是总统无法承受的。巴西可以像发达国家一样通过财政向中下阶层进行补助以执行隔离措施吗?不能。由于财政收支失衡,巴西雷亚尔相对美元在今年已经暴跌了30%,一旦再次进行财政上的大额支出,财政收支失衡就会恶化,同时,2019年巴西的国际收支已经是赤字,一旦经济停摆,出口停止,国际收支就会继续恶化,如此就会造成雷亚尔汇率出现跳水式暴跌,通胀将暴涨,整个国家就会加速贫困化,甚至进入委内瑞拉在2012-2013年的境地(通胀与财政赤字螺旋式推动),导致通胀失控,如此巴西必然陷入社会动乱,所以,巴西无法这么做。第二,巴西是一个非常奔放的民族,一旦将民众强制隔离,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谁都不知道。所以,总统在竭尽全力反对以经济停摆、全民居家隔离的措施对抗疫情,因为这会导致巴西整体加速贫困化,很可能会出现难以控制的社会局面,由此而死亡的人口甚至会远超过病毒传播所带来的死亡数,政府也难以继续生存,所以他需要竭尽全力反对卫生部长的抗疫措施。

巴西只能容忍病毒的传播,无法彻底阻断。

美国也是一样,虽然特朗普希望在5月1日重启经济活动,但遭到了以福奇为代表的技术部门和很多州长的反对。其原因与巴西总统的逻辑关系是一样的,一旦经济继续停摆下去、失业率不断攀升,美国政府和各州政府的债务压力就会急剧放大,国家就面临十分危险的局势(这必然以社会动荡为代价)。很多人会认为特朗普这样做是为了竞选,这固然不错,但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他要考虑更多的全局性问题,不能让社会陷入动荡。

东方大国也一样。去年的财政赤字率已经超过5%,今年超过8%是基本有保证的,如果继续停工停产,赤字率就会超过10%。现今外汇储备是3万亿美元左右,而外债总额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当日、美企业加速出走之后,净外汇储备就会加速下降,如果长期停工没有了出口(很多进口是必须进行的)国家就会走到外汇账户破产的地步。财政赤字失控、外汇账户破产就会导致通胀暴涨和汇率暴跌,这会威胁到证券的生存,所以,大国就必须加速推进复工复产。

技术部门和各州可以以对抗疫情为核心,但各国总统需要权衡是经济停摆还是准许病毒传播所带来的危害更大,一旦经济长时间停摆导致汇率和通胀失控,急剧贫困化所带来的死亡肯定回比病毒有限度传播所带来的生命损失更大。作为国家的领导人必须在抗疫和让经济活动可持续之间寻找平衡,而掌握这个平衡又与各国的具体情况有关,也与郑智体质有关。

同时,世界各国领导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都在面对全民债务高昂的问题,一旦长期停工,失业率上升的就会更加迅速,人们就失去了收入来源,就只能进行债务违约,房地产泡沫、债券泡沫就会破裂,这将威胁到银行体系和各国政府的生存,这是所有国家都在面临的恐怖局面,这就要求它们会加速推进复工复产。

今天,各国的领导人还勉强可以应对这一特殊局面(在抗疫和经济之间寻找平衡),缘于有些国家的政府还有一些继续举债的空间,同时,大国居民有一定的储蓄存款可以勉强度过经济停摆带来的短期困难,以应对债务压力。一旦疫情延续到年底前后或出现二次爆发,无论政府还是家庭部门,整体上就会失去抵御债务压力的空间,大部分都会集中破产,等待世界的就是十分严峻的局面,这种严峻程度或许只有1929年大萧条可以勉强来比拟。

这就是很多大人物不断吵架的内在奥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