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这只“报喜鸟”到了,历史新高还远吗?

近年来,非美货币不断爆发危机,从津巴布韦津元开始,陆续出现了委内瑞拉玻利瓦尔、俄罗斯卢布、巴希雷亚阿尔、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货币的大贬值,其内在的机制是什么?

当今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是美元和欧元,非美货币基本都是以美元欧元为保证金发行自己的货币。当美元、欧元储备不足的时候,加上自身因为经济和财政的需要被迫继续滥发本币,本币就无法继续锚定美元、欧元,这就是上述非美货币货币危机的缘由。

一国货币如果要真实体现自己对美元欧元的相对价值,就需要实行资本项下的可自由兑换。但有些货币为了提升自身汇率的官方数字,掩盖本币处于危机状态,就会管制资本兑换,本质是使用名义汇率。此时,汇率的数字意义不大,虽然数字还在那里,但很多人手持本币并不能自由兑换成自己属意的外币。这时,本国的通胀率才是汇率更有效的表达方式。就像委内瑞拉,虽然长时间维持本币玻利瓦尔对美元的汇率在固定的水平上,但人们根本无法以这个汇率从官方渠道兑换外汇(马杜罗和自己身边的人除外),所以,这个汇率就只是名义上的,只是掩盖本币已经处于危机状态的手段而已,但却并不能掩盖玻利瓦尔纸币垃圾化的事实,其表现方式就是国内的通胀不断加剧。这种情形不断持续之后,本币就会在经济生活中逐渐被驱逐,然后出现本国经济美元化(或欧元化、黄金白银化,意义都一样)。现在的委内瑞拉就出现了这种现象,人们在日常交易中大部分已经使用美元(还有欧元等,在矿区黄金则开始流通了起来),而本币玻利瓦尔仅用于首都加拉加斯地铁票和委内瑞拉国家补贴的汽油。在加拉加斯开办巴西甜酒和烈酒商店的何塞·戈麦斯,其销售额的70%是以美元计。马杜洛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哪?他在接受拉蒙内特的采访时解释说,“美元化是委内瑞拉的经济现实。”“委内瑞拉经济在100年来一直是美元化的。”“当前的价格已经有效地美元化了”。

无论你是否喜欢马杜洛,但马杜洛至少还有底线,不会睁眼说瞎话,而且还说委国经济过去100年都是美元化的,当然更没说去美元化(未来,如果美元的购买力加速丧失,全世界都会去美元,无论美联储还是美国国会都挽救不了。这时,不需要别国去美元化,美元也会被交易者丢弃。所以是否去美元,并不取决于任何一个人,而是取决于交易市场)。相反,2019年11月马杜洛却说,支持委内瑞拉“美元化”的构想,并感谢上DI在该国发生这种情况,他表示这意味着经济复苏和生产回归。当时,彭博社还特意评论说,如果委内瑞拉采用美元作为官方货币,它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恶性通货膨胀并吸引投资者。现在,马杜洛的愿望正在逐步实现。

但上述非美货币的危机,总的来说还仅仅体现在局部。基于美元和欧元是非美货币的保证金,当美元欧元的购买力加速丧失时,意味着非美货币的购买力在整体性加速丧失,就会体现出整体性的纸币危机。

美元、欧元的价值是如何表示的哪?它们的价值也是通过购买力来锚定的,其锚定的就是金价。当以美元欧元表示的购买力稳定的时候,金价稳定,否则金价就不稳定。

欧元区为了稳定自己的经济,欧洲央行在过去的一年里加大了负利率的幅度并开启了新一轮量化宽松。假设欧元区通胀率是1%,当欧元的政策利率是零的时候,意味着实际利率是-1%(实际利率代表政策利率减去通胀率),这代表欧元购买力丧失的速度。当欧洲央行加大了负利率的幅度之后,意味着实际负利率的水平加深,意味着欧元购买力丧失的速度加快了。欧元购买力加速下降的结果就是金价加速上涨,由下图可见,欧元表示的金价从去年开始加速上升并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

欧元是主要的储备货币之一,以金价表示的欧元购买力加速丧失,意味着纸币的整体性危机开始了。

当非美货币加速贬值的时候,人们就会倾向于持有美元(这是过去一年多基于避险需求导致美元指数保持强势的原因),就会造成美国的流动性紧缺(美元荒),当美元荒持续一定时间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就会走弱,银行就会出现坏账之忧,然后银行就会开始去杠杆,银行去杠杆的结果是创造流动性的能力下降、推动流动性紧缺,导致短期利率暴涨,这就是去年10月初期美国利率市场所体现出来的现象。

美国短期利率暴涨就会推动美国的债务危机,此时,美联储为了挽救这一困局,就要印钞(实际就是QE)压制短期利率,导致美元的实际负利率加深;同时,美国的国家债务问题决定美联储必然需要执行负利率政策,就会不断刺激美元金价。

所以,欧元金价创出历史新高就是那只报喜鸟,意味着美元金价和其它非美货币金价集体创出历史新高的日期已经不远了!

我们即将面临的是纸币纸张化的特殊时期,这一时期与过去四十年(这一时期基本是经济全球化主导的)是完全不同的,看最近二三十年的技术图形就几乎失去了参考意义,因为基本面变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86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