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出手,大国角逐中亚!

坊间一直有一个传说,普/京认为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就不应该是独立的国家。

以前介绍过(如松:特朗普种树,普京摘桃子),1654年,乌克兰的哥萨克领袖与俄罗斯沙皇签定了《佩列亚斯拉夫和约》,请沙皇来统治自己,从此东乌克兰就主动并入了俄罗斯。到18世纪末期,俄罗斯的著名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和奥地利、普鲁士共同瓜分了波兰,使西乌克兰也并入俄罗斯的版图。既然东乌克兰在当初是主动申请并入俄罗斯,就意味着彼此已经是同一个国家,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也就有足够的法理依据不准许乌克兰独立,至少可以不准许东乌克兰独立。

所以,在乌克兰问题上普/京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那么,普/京为什么说哈萨克斯坦也不应该是个独立的国家?

这事需要先从哈萨克(中亚)国家的形成说起。

我们知道突厥的祖先是丁零人,丁零是中国古代北方一只庞大的游牧民族,又称狄历、敕勒、铁勒、高车等,这些叫法在我们的历史课本中都可以见到。汉代的丁零人主要驻牧在贝加尔湖以南的广大地区,后来被匈奴所吞并。在匈奴帝国的统治下,部分丁零人往中亚移动,西方康居以北的部落就被称为西丁零,在原居住地贝加尔湖一带的称为北丁零。康居位于现在的哈萨克斯坦,其北方就是现在的哈萨克斯坦等地区,丁零人在中亚落户之后就让中亚成为丁零人(突厥人)的家园。参考下图,熟悉历史的人一定感觉到西汉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仿佛再次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丁零人是突厥汗国和回鹘汗国(由突厥族回鹘人继突厥汗国之后在蒙古高原建立的国家)的先祖。

在南北朝时期(420年~589年)北方有一个国家叫北魏,这是一个由鲜卑族建立起来的国家,皇族是拓跋氏。在北魏的北方又有一个强大的游牧国家叫柔然,中国史书中亦称其为蠕蠕,它的祖先是东胡。如果有人不熟悉东胡也没关系,知道有蒙古族与满族就够了,因为这两者被认为是东胡的后裔。在当时的柔然手下有一支被征服的丁零人部落——阿史那氏,在唐朝的电影电视剧中太宗李世民的嘴里经常出现这个姓氏,说的就是他。

柔然被北魏击败之后,阿史那氏趁势崛起建立起强大的突厥汗国,后来又分裂为东、西突厥汗国,鼎盛时期东、西突厥汗国的面积可参考下图,由图可见这是一个地域非常广阔的大帝国,从此突厥民族开始在中亚和里海周边地区不断繁衍壮大。由此也就知道为何中亚五国、阿塞拜疆甚至土耳其等国都认为自己是突厥的后裔,是早期的西丁零人和后来的西突厥汗国让突厥人成为他们的主要族群。东、西突厥汗国后来都被唐朝击败。

到13世纪初蒙古帝国建立后,成吉思汗将西伯利亚地区和中亚部分地区赐给了长子术赤,建立起金帐汗国。15世纪金帐汗国分裂,其中一部分于1456年成立了哈萨克汗国,这个汗国算是今天哈萨克斯坦的前身,其国土与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大致一致。下图就是18世纪哈萨克汗国疆域与今天哈萨克斯坦国界的比较图,两者大致重合。

哈萨克汗国分为大、中、小三玉兹(玉兹是哈萨克语数词“一百”的意思),每个玉兹下有若干部落。汗国最高统治者是可汗,可汗以下是三个玉兹的汗,他们都是可汗的近亲,汗以下是苏丹(王子),苏丹以下的是伯克,伯克往下是巴图鲁,看过康熙王朝电视剧的都知道巴图鲁是勇士,再以下是部落头人与牧主,最低下是奴隶。大、中、小三个玉兹中,大玉兹的地位最高,哈萨克人的俗语又称之为“大帐”,按传统习惯大玉兹汗即哈萨克汗国之大汗。十六世纪时大、中、小三个玉兹所占据的地盘大致如下。

下面就开始和普京同志发生关系了。

17世纪兴起了一个强大的游牧国家——准噶尔汗国,这是蒙古人的一个分支所建立的国家,鼎盛时期控制着天山南北,看过康熙大帝的人们对这个国家十分熟悉。

强大的准噶尔汗国不断侵略哈萨克汗国,哈萨克汗国各部无法抵御其压力,小玉兹就在1730年9月派遣使团请求俄罗斯接受并加入俄国,1735年12月中玉兹也加入了俄国,可一直迟至19世纪20年代,俄罗斯在向中亚腹地推进的过程中才真正控制了中玉兹。但也有记载说,中玉兹在请求加入俄罗斯时,也同时臣服于清朝,这也很好理解,在清朝与俄罗斯这两大强邻之间,这些小国(或部落)总是希望左右逢源。大玉兹最后被准噶尔汗国吞并,准噶尔汗国于1757年被清朝消灭之后,大玉兹就成了清朝的附庸。

哈萨克汗国最后一位可汗肯萨里汗于1847年殉难之后,哈萨克斯坦汗国才算正式灭亡。

到19世纪,清朝鸦片战争之后国势衰微,俄罗斯趁机征服了哈萨克斯坦全境。

既然小、中玉兹是主动加入的俄罗斯,与俄罗斯就是同一个国家,在苏联解体时哈萨克斯坦有资格独立吗?如果俄罗斯不接受它的独立也是有法理依据的,所以,普京的说法也不算是毫无凭据。

以前说过,乌克兰是东欧地区的粮仓,但在1932年至1933年却爆发了乌克兰大饥荒,这毫无疑问是苏联(俄罗斯)所主导的残酷政策所造成,最终导致数百万乌克兰人死亡,这是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与俄罗斯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之一。事实上,哈萨克的遭遇与乌克兰差不多,哈萨克斯坦也是盛产农产品的国家,现在也是农产品出口国,但就在乌克兰遭遇大饥荒的同时,哈萨克斯坦也爆发了大饥荒——史称哈萨克斯坦大饥荒,造成至少约150万人死亡,其中约有130万人为哈萨克人;但还有另外一种估算认为有多达200-230万哈萨克人死于这场饥荒,约有25万哈萨克人越境逃到了中国。在饥荒之前,哈萨克斯坦60%的人口是哈萨克族,饥荒之后只有大约38%是哈萨克族,苏联(俄罗斯)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也不难猜测。

与乌克兰独立之后与俄罗斯渐行渐远一样,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后也努力摆脱俄罗斯的束缚,不断努力游走在各大国之间以实现自己的独立性。

普/京与其热心于寻找法理依据来论证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不如反思这两个国家的一部分(东乌克兰、小玉兹和中玉兹)为何原来主动要求加入俄罗斯,但在苏联解体之后却与俄罗斯渐行渐远的根源。

但俄罗斯这个民族似乎也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反思的民族,只会用刀剑说话。

回头再看本次哈萨克骚乱。

2022年1月2日,哈萨克曼吉斯套州的扎瑙津市(下图红点处,图中阿拉木图是哈萨克最大城市,努尔苏丹是首都)居民堵塞城中道路,抗议天然气价格上涨。1月3日,各方开始对话,局势还处于和平态势。到1月4日,在阿拉木图等大城市的局势迅速恶化,警方开始使用震撼手雷及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1月5日下午,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夜间,托卡耶夫召开其本人主持的第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他表示其已经向集安组织寻求援助,注意这个时间点是1月5日。

努尔苏丹时间1月6日上午,总统托卡耶夫向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正式提出援助请求后,稍后在莫斯科时间中午,俄罗斯就派出1个空降师和2个旅的军队进入哈萨克境内,从托卡耶夫向集安组织寻求援助到俄军进入哈萨克,前后只有24小时左右。此后的事情就尽人皆知,俄军迅速帮助托卡耶夫稳定了局势。

1个空降师和2个旅的军队(即便不是满员)可不是小数字,一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集结完毕然后抵达哈萨克境内,不管怎么看,这都好像是提前编排好的剧本。

哈萨克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执政了三十年,到2019年将总统职位交给了自己的“亲信”托卡耶夫,但自己还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掌握着枪杆子,而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儿是哈萨克的二号人物参议院议长,小女儿是哈萨克最富有的人,该家族在哈萨克的势力可见一斑。坊间的传言是托卡耶夫只是个过渡人物,是“儿总统”,过过总统瘾之后要将宝座交给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儿。托卡耶夫如果想当“真”总统,就需要搬掉纳扎尔巴耶夫家族这座大山。但他自己显然没有这个实力,就必须向外寻找外援,普京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普/京为什么愿意做外援?

哈萨克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是个毒菜者,但也是个民族主义者,在他执政时期,号召周边国家的哈萨克人回归故国,让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族人的比例从1989年的39.7%上升到目前的73%。同时他在世界主要大国之间采取均衡外交政策,结好所有大国。这就让哈萨克斯坦逐渐脱离了俄罗斯的掌控。尤其是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阿塞拜疆、吉尔吉斯、乌斯别克建立起突厥国家集团之后,一旦该集团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尤其是合作领域上升到军事层面之后,哈萨克斯坦就会彻底脱离俄罗斯的掌控,而哈萨克斯坦这个中亚最大的国家脱离了俄罗斯的掌控之后,中亚就再也不是俄罗斯的“后花园”。

为了打击突厥国家势力在中亚的扩张,也为了打击其他大国势力对哈萨克斯坦的渗入,还为了打击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的势力,扩大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和中亚的影响力,普/京当然愿意当托卡耶夫的外援,让托卡耶夫成为俄罗斯在哈萨克的代理人。

这就是那种传说中的“一拍即合”。

关于本次骚乱的背后势力,有说是美国,有说是土耳其,也有说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儿(希望逼走托卡耶夫由自己早日继位),这些猜测都有各自的道理,但为何就不能是托卡耶夫和普京所采取的引蛇出洞的策略哪?终归他们才是本次骚乱事件的最终受益者。

普/京帮助托卡耶夫摆脱了纳扎尔巴耶夫家族的控制之后,传言已经开出了要求托卡耶夫回报的清单,主要最主要的内容是准许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俄罗斯人进行自治,准许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建立军事基地并驻军等。如果托卡耶夫不答应,俄军会顺利地完全撤出哈萨克斯坦吗?如果答应,由俄罗斯在境内建立军事基地并驻军,再加上境内的俄罗斯人实现了自治,哈萨克也基本失去了主权,从此再次成为俄罗斯的附庸。所以,无论托卡耶夫答应还是不答应,看起来普/京都可以达成自己的目标。

这就实现了坊间流传的普/京那句话:乌克兰和哈萨克原本就不应该是独立的国家。

但1932年哈萨克大饥荒的记忆尚在,哈萨克人愿意继续做俄罗斯的附庸吗?欧、美、土耳其(突厥语国家)等其他大国在哈萨克的势力(代理人)在本次骚乱事件中已经受到了重创(以叛国罪抓捕了前总理),托卡耶夫下令军警可以不经警告直接射杀“暴徒”的目的就是为了剿灭它们,但却不可能彻底清缴干净,它们的残余势力会善罢甘休吗?哈扎尔巴耶夫家族的势力会心甘情愿地退出哈萨克吗?这些势力必然会阻击普/京的行动,哈萨克斯坦有可能从此进入动荡时代,甚至有可能点燃战火。

以哈萨克斯坦为首的中亚是整个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上图),其战略地位不言而喻,一旦陷入动荡甚至点燃了这把火,必然会导致欧亚大陆地缘格局骤变。

中亚是大国西出欧亚大陆的咽喉要道,甚至可以说中亚的未来将决定大国的国运,也是欧美和土耳其(代表北约尤其是突厥国家)的必争之地,更是俄罗斯曾经的“后花园”,现在普京已经出手,中亚已经成为上述各方势力角逐的战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76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