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中国复兴的两条经脉和一个点在哪?
201812/17

如松:中国复兴的两条经脉和一个点在哪?

上篇文章说到,随着美国实现了能源的自给自足,欧亚大陆的竞争会更加剧烈,中国要复兴,必须抓住两条经脉和一个点。

从古罗马帝国(前753~476年/1453年,包括了东罗马帝国)和阿拉伯帝国(632年至1258年)时期,地中海周边国家不断争夺对地中海的控制权,后来,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不断向东延伸至印度洋和西太平洋,起始的时候是通过南非的好望角,当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后,直接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波斯湾和印度洋,进而深入南亚、东南亚和东亚,从海上将亚欧大陆的主要国家联系了起来。明朝时期,郑和下西洋,不仅深入到南洋,还深入到了印度洋沿岸的南亚和东非。从这一点来看,欧洲国家与古代中国的战略方向是一致的。

这很容易理解,在古代,陆地交通运输的综合成本很高,海洋运输占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要扩展,海洋就是必须要探索的方向。这就形成了欧亚大陆的第一条经脉,这条经脉上有几个点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南海地区、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的西出口安达曼海、波斯湾、亚丁湾、苏伊士运河、直布罗陀等,这条线是大国博弈的海洋主战场:英国与西班牙持续争夺对直布罗陀的控制权,英军在塞浦路斯长期驻有两个军事基地(塞浦路斯既可以控制黑海进入地中海的出口,又可以遥控地中海海域),埃及在上世纪一直是美苏争夺的对象其目的就在于苏伊士运河,中国深入亚丁湾护航并在巴基斯坦建设港口、美国第五航母编队长期驻扎在波斯湾,印度倾全力争夺印度洋和安达曼海的控制权、美军在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驻军、南海的争夺,再加上美军在日本冲绳和韩国釜山的驻军,都依次排列在这条经脉上。未来,这一经脉的争夺是大国博弈的重点,是战争易发之地。

上图红点处是苏伊士运河

从中国来说,能源供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要出南海、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经济上来说是最划算的路线。但如果要控制这条航线,就相当于与美国和它的盟国直接对抗,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中国已经获得了很大发展,但到今天还取代不了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再加上美国有很多的同盟关系,在这个地方与美国争夺很可能是徒劳无功。如果欲从泰国打通进入印度洋的出口,不仅中国南海的控制权要倾力争夺,还要面对泰国的变数。如果泰国同意开挖克拉运河,即便不考虑对泰国国内的影响,也会得罪美国,泰国作为一个小国,不可能以开通克拉运河的方式参与中美的战略博弈,这只能让自己成为牺牲品,成为世界上的头号傻瓜。所以,通过南海这条线路虽然是最经济的,但对中国来说却没有实际意义。

另一条线路是从新疆进入巴基斯坦,进而进入波斯湾,基于路途上恶劣的气候和巴基斯坦的部族矛盾,让这条线路没有经济意义。

所以,剩下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缅甸。虽然经济上不是最划算的,但却是最有可行性的。

所以,从直布罗陀经苏伊士运河到亚洲的航线上,安达曼海和印度洋将是未来大国博弈之“海”,谁实控了这个地方,谁才占据战略主动。当然和南海一样,这里也是很容易擦出战火“火花”的地方。

红点位置是安达曼群岛,主要受印度控制,驻有印度军事基地,既可以遥控缅甸沿海又可以控制马六甲海峡的西出口和拟议中克拉运河的西出口。为何美国要把亚太战略修正为印太战略,很大程度上就在对安达曼群岛和印度洋的控制上。

 

除了这条海洋经脉之外,还有一条陆地经脉,其核心就在克里米亚!

 

基于恶劣的地理问题和复杂的民族矛盾,翻越喜马拉雅山进入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过土耳其海峡进入欧洲,从不是一条值得选择的道路。仅仅维护这条运输线,就必定耗尽一个帝国的国力,得不偿失,甚至根本就维护不住。那么,剩下的唯一陆路道路就是通过中亚过里海北边缘一直向西,进入欧洲,克里米亚就是铁门栓,谁控制了克里米亚,谁就控制了这条陆路线路。在黑海的西边是欧洲的乌克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边是土耳其,从土耳其海峡可以将商品运到中西欧的大多数国家;黑海的东北方向是俄罗斯和中亚广阔的平原地带,可以保证运输,所以,谁控制了克里米亚谁就控制了欧亚线路的命脉。

也所以,欧亚主要国家对克里米亚进行了数百年的争夺,克里米亚也成为欧亚经济的缩影之一。

公元前438年,克里米亚建立一个叫做博斯普鲁斯王国的国家,这个国家与雅典的关系很好,向雅典提供小麦和其它货物。公元前15年,克里米亚半岛海岸上的国家和城市都沦为罗马帝国的附属国。罗马军团在此地驻有军团驻军。克里米亚在250年被哥特人、376年被匈奴人、8世纪被可萨人、1016年被东罗马、1237年被蒙古人征服。

13世纪,意大利的热那亚人开始在半岛海岸建设多个城市。

1430年至1783年是克里米亚汗国时期。它是奥斯曼土耳其的附庸国。这个汗国在1572年围攻并占领了莫斯科,捉拿十五万人,尸骸塞满莫斯科河并放火烧了莫斯科城。

1783年,俄罗斯在实际占领克里米亚83年后将其并入了自己的版图。

1854年至1856年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在俄罗斯又称为东方战争,交战的双方是俄罗斯与英、法、奥斯曼、撒丁王国,最终以俄方求和签订巴黎和约终结。俄罗斯虽然保住了克里米亚,但失去了巴尔干半岛,所以,俄罗斯战败。二战中,德国和苏联在克里米亚进行了血腥的征战。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但2014年,俄罗斯又实际控制了克里米亚。

之所以克里米亚的争夺从古至今都异常剧烈,根源就在于它即是欧亚的贸易的枢纽,也可以控制俄罗斯进出地中海。

爆发于东亚的黑死病就是顺这条贸易线路从克里米亚传入欧洲。在1430年至1783年克里米亚汗国时期,汗国其中一个收入来源就是在东欧捕捉奴隶,称为是草原民族的“收成”,卡法城是著名奴隶市场。这可能也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贸易活动之一。

红点的位置就是克里米亚原来著名的奴隶交易市场——卡法城。1529年,卡法关税年收入的四分之一,约合10000金币,来自从克里米亚向外出口奴隶。1577—1578年度,奥斯曼帝国在克里米亚总收入的29%来自奴隶贸易,在一个14个月的时间内,克里米亚地区共出口奴隶17502人。当时一匹马约价值15金币,抢来一个奴隶(或战争俘虏)就可以售出20-50金币,绝对是好买卖。当时被抢掠的主要对象就是俄罗斯人、立陶宛人等,主要向意大利、奥斯曼帝国贩卖。现在,很多发达国家通过移民解决自身人口减少带来的问题,黑死病之后的意大利则以买奴隶的方式解决人口问题。当然,如果俘虏的家中有钱,也可以将被俘虏的人赎回去,免遭贩卖。如果被俘虏的是贵族,赎金很高,可达数万金币。从事买卖奴隶贸易的是当时克里米亚的主要民族——鞑靼人。

谁控制了克里米亚,谁就控制了亚欧陆路贸易线路,也就控制了俄罗斯进出地中海的咽喉要道,这里就是欧亚陆路经脉的枢纽和焦点。所以,今日北约必定支持乌克兰争夺克里米亚,俄罗斯也必须要坚守克里米亚,一场大战的爆发是必然的。

南海、安达曼海、克里米亚就是东西方博弈的战场,因为它们处于两条欧亚经脉的枢纽之上,是欧亚主要国家和美国的必争之地。克里米亚估计没中国什么事,但中国要复兴,必须在欧亚大陆的这两条经脉上不断加大自身的影响力,同时必须抓住安达曼海这个点,只有控制了这个点,才能下好这盘棋。

或有很多人说,这与赚钱没关系呀,那我悄悄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商业和商业战略。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