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丢下重磅炸弹,拜登踩了狗屎运

有些国家具有很强的变色龙色彩,比如土耳其就有“人中土耳其,狗中哈士奇”的说法,说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十分多变,到了该出卖朋友的时候不仅“脸不变色心不跳”,而且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欧美正在使用经济手段制裁俄罗斯,现在遇到的困难是欧洲还离不开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如果欧美彻底禁止俄罗斯的油气进口,不仅国际油价会上升到200-300美元以上,更严重的是会发生供给短缺,这会让欧洲经济遭到沉重的打击,虽然高油价有利于美国政府稀释债务,但这么高的油价在目前显然也是无法承受的,尤其是美国正在面临中期选举,一旦油价过高,民主党可能会直接输掉底裤。

可只要俄罗斯可以持续向欧洲出售油气资源,欧美的经济制裁对俄罗斯的打击效果就是有限的。

美欧下一步会怎么做?是我们熟知的对策——以夷制夷。

现在的国际市场上有现成的石油产能可以释放、以替代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其一是委内瑞拉,其二是伊朗。

3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立即禁止从俄罗斯进口新的石油、某些成品油、液化天然气以及煤炭。随后立即就有报道称,美国与委内瑞拉进行了高级别会谈,此轮会谈旨在澄清委内瑞拉政府是否愿意与盟友俄罗斯进攻乌克兰的行为保持距离,以及在此基础上放松对委内瑞拉石油制裁的相关问题。传言的条件之一就是,一旦美国放松或解除对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委内瑞拉需要将出口的部分石油直接卖给美国,这当然是为了压制美国国内的油价。

此后,委内瑞拉立即释放了两名被判入狱的美国人,给出了积极的回应信号。

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俄罗斯为了威胁美国曾号称要派兵进驻委内瑞拉,可见普京与马杜罗之间是盟友关系。但在石油美元利益面前,这种盟友关系十分脆弱,通过释放美国人、向美国示好意味着马杜罗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出卖普京的人,他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

虽然委内瑞拉是重要的产油国,但经过长期的恶性通胀和美国制裁之后其石油产能已经严重下滑,或许可以起到压制美国油价的作用,但无法在国际市场上对俄罗斯石油进行替代。

此时另一个更重要的人物出场了,他就是伊朗毛拉。

如果说马杜罗与普京是盟友关系,伊朗毛拉与普京之间应该算是半盟友关系,到了需要出卖的时候更没有心理障碍。

从历史来说,伊朗与俄罗斯之间在几个世纪的时间内都是竞争关系,并一直持续到今天,中亚、外高加索、中东甚至伊朗本土都是两国竞争的主战场。一战之前应该是伊朗最悲催的时候,英国与俄罗斯为了防堵德国势力深入到中东在1907年通过协议瓜分了波斯(伊朗),俄国控制了波斯北部,英国则占有波斯南部,仅留中间作为缓冲区仍由波斯卡扎尔王朝治理,见下图。

但近几年,伊朗在叙利亚战争期间又与莫斯科结成同盟。

所以,伊朗与俄罗斯之间既是盟友也是竞争的关系。

在目前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伊朗是受损的一方,正因为伊朗遭受美国的制裁,几乎将伊朗的油气资源屏蔽在全球产业链之外,这就让以沙特、阿联酋为主导的逊尼派国家在国际油气市场上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份额,也为俄罗斯的油气出口提供了扩张的空间,这是近年来俄罗斯油气在欧亚地区不断攻城略地的原因。

牺牲的是伊朗,成就的是沙特、俄罗斯等国。

如果俄罗斯的油气被屏蔽在国际市场之外哪?就会给伊朗的油气提供国际市场空间,伊朗的油气无法完全弥补俄罗斯所造成的缺口,其他国家也可以分到一定的利益,这就是拜登所打的算盘。

俄罗斯以欧洲为中心,日均向“西方”出口500万桶左右的油品(石油、成品油等),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推算,如果俄罗斯对“西方”国家的出口全部中断的话,2022年平均每天将出现400万桶左右的缺口。伊朗高峰时期的石油出口接近300万桶/桶(见下图),伊朗的原油进入欧洲,再加上沙特、阿联酋全力增产(至少可以达到100万桶以上),就完全可以在欧洲形成对俄罗斯油品的替代作用。更重要的是,伊朗的石油产能保存的还基本完整,一旦重新签订伊核协议,伊朗的石油产能就可以立即进入欧洲,而欧洲的英法德等国在美国于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一直在维持这份协议,也就乐见伊朗油气进入欧洲,然后再加上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国的增产,欧洲的石油需求就可以得到基本满足,欧洲就可以立即跟随美国对俄罗斯的石油出口进行制裁,俄罗斯失去了大部分出口收入之后就失去了继续打仗的本钱,甚至可以让俄罗斯经济迅速崩溃。一方(伊朗)要让自己的油气进入国际市场,一方(美欧)要收紧对俄罗斯的制裁,双方可以一拍即合。

事实上,伊朗早已经体现出瓜分俄罗斯油气市场的意愿。土耳其是俄罗斯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市场,伊朗前总统鲁哈尼在2016年访问土耳其期间就宣布,伊朗准备成为土耳其能源安全的保障者。这揭示的是俄罗斯与伊朗之间深刻的经贸矛盾。但伊朗的想法一直无法如愿,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制裁措施。所以,如何取消美国的制裁就成了伊朗的心病。

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伊朗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保持原则立场,其中包括维护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对于俄罗斯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友好的信号。

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代表的是伊朗国内的对美强硬派,俄乌战争爆发之后是这么说:“伟大的乌克兰,泽连斯基总统,你们光荣的、几乎无与伦比的抵抗,揭穿了人类敌人的撒旦阴谋。相信伟大的伊朗国家正站在你们身边,同时钦佩这种英雄般的坚持。”他并在一天后向俄总统普京呼吁:“普京先生,停止这场撒旦的战争。否则,你将没有成就,只有悔恨。”

这实际是在告诉美欧各国,它愿意站在“正确”一边。

因此,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媒体立即爆出伊核协议取得进展的消息。

俄罗斯当然也看得懂这步棋,知道伊朗油气资源进入欧洲会对自己带来致命的打击,这本质是将俄罗斯的利益向伊朗输送的过程,所以,就看到了下述报道。

这样的报道实际也将俄罗斯的态度表达的十分清楚,不准许伊朗取代自己在国际油气市场上的地位。

伊朗对此是什么态度哪?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蒂布扎德明确表示,只要美国接受德黑兰在维也纳会谈中提出的观点,就可以达成协议。哈蒂布扎德还表示,在维也纳进行的旨在恢复伊朗与西方大国之间的核协议的谈判,不应受到任何其他制裁的影响,例如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

伊朗在说,俄罗斯你别捣乱。但普京总统心说,油气出口是我的命脉,……。

在美国制裁伊朗的这几年伊朗损失了1200多亿美元的外汇收入,人均已经GDP下降至2400美元左右,回到了1979年的水平(见下图),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倒退就让伊朗毛拉和伊朗政府面临执政合法性危机。面对今天俄乌战争给自己所提供的战略机遇,伊朗已经急不可耐地要进入欧洲油气市场以取代俄罗斯,换句话说,毛拉也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要卖掉普京。

拜登的石油战争思路是清晰的:现在欧佩克中只有沙特、阿联酋还有比较大的剩余石油产能,但他们乐见油价上涨也就不愿意释放闲置的石油产能,可当美国与伊朗走近时,就可以压迫阿联酋、沙特增产,所以就看到最近几天阿联酋已经妥协并同意大幅增产,这是最近几天国际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沙特、阿联酋增产,再加上伊朗释放的油气产能,就可以填补俄罗斯油气退出欧洲之后所形成的市场空间,就可以打击俄罗斯;瓦解了委内瑞拉与俄罗斯的联盟关系之后就可以稳定自己的“后花园”——美洲;瓦解了俄罗斯与伊朗联盟关系之后,就可以通过伊朗在外高加索、中亚等里海周边地区与俄罗斯形成竞争关系,进一步在地缘政治上挤压俄罗斯,等等。

拜登拨动委内瑞拉和伊朗这两个棋子确实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拜登一通操作猛如虎,算盘打的啪啪响,真可以如愿以偿吗?

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美国政府一直未承认马杜罗政府的合法性,现在为了石油却与马杜罗政府寻求和解,拜登的老脸将被打的啪啪响,也会面临国会和民意的反弹;

在伊朗问题上通过达成伊核协议让伊朗融入欧美经济,意味着伊朗在中东做大(或许还很快就会拥有核武器),以色列的愤怒可想而知,沙特、阿联酋等国虽然表面不敢与美国叫板,但暗地却会与以色列暗通款曲,共同进行阻挠、破坏;

目前有市场传言称,中国和沙特之间的石油交易有可能将以人民币结算,这对石油美元的地位是巨大的打击,这是中、沙联手向拜登丢下的一颗重磅炸弹;

俄罗斯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伊朗军方一直是对美强硬派,也会阻挠和解进程,3月13日有媒体报道说,周日有多达12枚导弹袭击了伊拉克北部城市埃尔比勒的美国领事馆附近地区,或许与反美强硬派的军方有关;

等等,以中东错综复杂的关系,要拨动伊朗这颗棋子并不容易。

但不管怎么说,拜登的一系列腾挪手段已经见到了初步的效果。俄罗斯遭到SWIFT制裁之后已经有一定比例的油气难以进入国际市场,美英也已经禁止了俄罗斯石油进口,这是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国际油价快速上涨的原因。但经过拜登的一通紧锣密鼓的操作之后,不仅抑制了国际油价的涨势,还将油价打回到100美元/桶以下,他基本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参见注释)。

如果任由拜登政府继续整合伊朗、沙特、阿联酋、委内瑞拉、卡塔尔(与美国、澳大利亚一起是全球三大天然气出口国)等国的油气资源进入欧洲市场取代俄罗斯的油气份额,对俄罗斯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其结果可参考被长期制裁之后的伊朗(人均GDP只有2400美元左右,是标准的第三世界)。

下面有请普京总统出手!

注释:拜登的操作可以抑制油价的涨势,但个人认为油价出现如此大幅下跌却有另外的因素在发挥作用。3月11日东方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减少459亿元,为2007年2月统计该项数据以来首次负增,这可能说明房地产泡沫时代正在终结,这会导致石油需求下滑;同时,上海、深圳等地疫情加剧,这些龙头地区经济活动的停滞也会打击需求,这就给国际油价形成了很大的压力,让拜登踩上了狗屎运)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