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新一轮“闭关锁国”正式开启!

经过数十年的经济全球化,人们已经习惯了国际交流,很多国家的基本商品供给严重依赖于国际市场,与经济全球化相对应的就是各国央行尤其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进行货币滥发,其逻辑就是自己发行的货币在整个世界流转。

在新冠病毒不断传播之后,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在3月11日宣布新冠病毒已经是全球大流行病。

同时,随着韩国、意大利、伊朗、欧美等国家的病毒流行越来越严重,北京时间1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她预计三分之二的德国人,即大约5800万人,可能会感染冠状病毒。 伊朗、巴西、意大利众多国家的议员、总统、副总统、部长等高级领导人已经被感染,让新冠病毒的影响越来越大。

    01   各国开启“锁国”模式    

在这种涉及到国民健康的紧急事务面前,很多国家开始采取行动。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布影像声明称,“任何人员从海外抵达以色列,都将进行十四天的隔离”。该项命令从3月12日开始实施,若非以色列公民想要入境,则需要证明自己有办法在当地进行自我隔离,否则立即遣返。

这项命令类似于就是闭关锁国的措施,因为一般外国人已经难以入境以色列。以色列希望将本国隔离在其他国家之外,减轻新冠病毒对本国带来的冲击。

紧随以色列的是印度。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印度政府宣布暂停所有签证。该决定规定,除外交签证、公务签证、联合国以及国际组织签证以及就业和工程签证等特殊签证类别,所有针对外国人的旅印签证即日起暂时失效,该决定从格林威治时间3月13日12时起生效,持续到4月15日。

此外,决定还规定,包括印度公民在内,所有已经抵达印度的旅客,只要在2月15日之后有过中国、意大利、伊朗、韩国、法国、西班牙和德国旅行史的,都需要进行至少14天的隔离。一个月内签证失效,意味着印度进行一个月的闭关锁国。

以色列和印度是主动进行闭关锁国的,还有被动闭关锁国的,那就是伊朗。与伊朗有陆路连接的国家,基本都已经关闭了口岸,多数国家都已经关闭了对伊朗的航空联系,这就让伊朗几乎已经中断了所有对外交往,已经被动进入了闭关锁国的模式。

或许很多国家的人们会说,我们不想进入闭关锁国的模式,那就请看看伊朗,或许它自己也不想,但这种情形的出现并不以该国的意志为转移。

至于对部分国家或地区发布旅行禁令或采取中断航空措施的国家则更多。比如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禁止除英国以外的欧洲申根国家旅客入境美国,禁令持续三十天。三十天之内预计欧洲的疫情肯定不会结束,甚至还可能在加速蔓延,这样的禁令很可能会延长。

随着欧洲、伊朗以及更多国家的疫情愈演愈烈,也随着国际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全球大流行病,未来,更多的国家或地区相互间都会发布旅行禁令,或彻底关闭口岸,这就让地球上的很多国家或地区进入半闭关或完全闭关锁国的模式。

闭关锁国的时候到了。       

02   “毒药”刺破资产价格泡沫

即便未来某一天新冠病毒的影响结束,各国还会像以前那样打开国门吗?估计并不乐观。首先,经过本轮病毒冲击之后,各国本土的实业必然是一片凋零,各国政府必须优先保护本国产业,这就需要对外来商品和服务说不!

同时,本轮疫情的不断发展过程中,各国深受供给端外置(即依靠其他国家进行商品输入)所带来的困难,今后对涉及到医疗健康、军事、核心原材料等领域会努力实现自给,避免未来爆发突发事件时有求于人甚至被别国所制,实际就是努力成为自给自足的国家,至少在核心领域不能受制于人。

经济全球化让世界平面化,这就是地球村概念的由来。经过新冠病毒的打击之后,大部分国家(主要指的是数千万人口以上的国家或地区)都会努力成为一个个小而全的、努力实现自给自足的“孤岛”,这意味着经济全球化画上了句号!

2008年,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其影响很快就蔓延到了亚欧各国,次贷危机深层次的根源是产需不平衡导致的结果,这已经是经济学家们的共识。解决这种经济的结构性矛盾,只有世界各国深刻改革自身的社会经济体系:

一方面提升供给水平,为社会提供更高水平的供给(抑制过去传统的供给);另一方面,通过财政手段努力实现社会财富的平均化,壮大全社会的需求,这是一副良药。

但以美联储为首的许多央行给出的是一副毒药——印钞,印钞会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和贫富差距恶化(这一点有无数数据可以佐证,美国今天的贫富差距恶化程度已经超过了1929年大萧条之前),这就会压缩全社会的需求。

印钞刺激资产价格泡沫,实际就是制造结构性的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会抑制供给水平的提升,所以央行为了治愈次贷危机的创伤开出了一副毒药。

毒药开始发作的时候就是全球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的时候,此时,央行大印钞所带来的繁荣幻影就会在瞬间失去,将世界带入深度萧条。

 

  03   新冠疫情启动次贷危机​下半场      

从意大利股市上可以明显看到,印钞不过是给次贷危机(以及之后的欧债危机)导致的股市下跌形成了一个中继,新冠病毒蔓延导致全球股市暴跌,让意大利开启了次贷危机之后股市下跌的下半场。

从意大利股市的长期K线上可以明显看到这一点,次贷危机爆发时,股指在2008年底形成一个低点,此后的欧债危机再次回到2008年的低点附近,从此,欧洲央行开启降息、QE之旅。

虽然欧洲央行印出了无数欧元,但今天意大利的GDP总量依旧与2007年差不多,而意大利股市也只是走出了一个月线盘整,新冠病毒爆发之后形成了快速下跌,一旦跌破2008年和2011-2012年的低点,意味着意大利的大萧条正式启动,这是次贷危机的下半场。

或许有人说,意大利是欧元区经济发展的弱者,一直问题多多,所以才有上述现象。但意大利的现象却不仅仅反映在意大利,即便欧元区近年来经济状况比较好的西班牙,其股市走势也与意大利类似,也在奔向大萧条之旅。

意大利、西班牙都是单一国家,而欧洲斯托克50指数是德意志交易所集团旗下指数提供商斯托克设计的欧元区股票的股票指数。斯托克称,其目标是“为欧元区提供超级市场领导者的蓝筹代表”。

看看欧洲斯托克50指数近年来的走势,可以得到与意大利、西班牙差不多一样的结论(下图)。一旦这个指数跌破2000点,将确认整个欧洲进入大萧条(上周五收市为2573.34点)。

2008年之后,有些国家的股市、楼市在印钞的推动下出现了明显上涨,这被誉为是这一时期的“赢家”,但随着股市、楼市泡沫的陆续破裂,赢家的所得也会快速地失去。比如,当楼市严重供过于求、失去流动性之后,所有用泡沫表示的楼市财富都会灰飞烟灭。

这里的根源是,许多国家无论在次贷危机之后是成为赢家、平家或输家,但都未进行社会深层次的改革,并未解决造成次贷危机的深层次原因,当资产价格泡沫破裂之后,大家都一样。

社会财富不会因加印钞票而增长,用泡沫吹起来的财富总会灰飞烟灭,今天就是这个时刻。

这是经济全球化的梦醒时分,这是次贷危机后用印钞形成的泡沫“繁荣”之后的梦醒时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66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