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社会主义将在全世界迅猛崛起
201910/16

如松:社会主义将在全世界迅猛崛起

时代走到今天,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划分已经比较模糊,也就有了国家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的称谓。但总体来说,在社会分配领域,社会主义更注重平均分配、注重国有经济成分,而资本主义更注重个体才能的发挥和私有产权的保护。由此就可以决定未来世界各国所走的道路吗?不能!

无论任何“主义”,本质上都是为社会的稳定运行服务的,这是所有问题的核心。人类的智慧不在于发明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这些不同的名词,而是在于“权变”,即在历史的不同阶段侧重使用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分配模式,核心目的是为社会可以平稳运行并取得可持续发展服务,这才是最终的目的。

过去一些年是资本主义大行其道的时期,全世界的分配模式都注重资本主义的模式。让我们看看今天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就以澳大利亚这个比较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来阐述这个问题。

据澳洲财经见闻报道,澳洲官方利率从1990年的17.5%一路降低至2019年的历史最低0.75%。有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澳洲联储将不得不开启负利率。

澳洲联储的做法基本就代表了世界主要央行的做法,在过去的数十年中,美联储和欧日等主要央行的利率都在趋势性下降,欧日甚至已经开启了负利率,这实际就是我们所说的经济全球化的过程。

我们知道,利率持续走低有利于富人,因为它们所持有的财产规模会持续膨胀,相反却不利于穷人,因为利率降低的过程就是薪资收入购买力下降的过程,就让这部分人必须将越来越高比例的工薪收入用于食物、教育、医疗等刚性开支的方向上,最终将它们推向贫困化,在这一过程中,部分中产阶级也会进入贫困阶层。当一个国家的利率几十年连续下降之后,就会形成贫富差距严重恶化的不良后果。

根据罗伊摩根市场研究所(Royal Morgan)的数据表明,澳大利亚最富有的10%人群的人均财富约为200万澳币,它们占全国财富的48.3%;而50%的穷人只占全国财富的3.7%。这意味着一半的人口已经基本丧失了消费能力。而欧美国家主要依靠社会消费能力来驱动经济增长,当多数人丧失了消费能力之后,无论如何降低利率,经济增长都会十分低迷。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现象,虽然欧美日长期在低利率或负利率的经济环境中,但经济却长期低迷不振,经济增长率处于不断下滑的趋势中。印度也可以算作是资本主义国家,今年以来更通过多次降息来削减利率水平,但汽车市场反而发生了雪崩!需求塌陷了。

这一切都是贫富差距恶化惹的祸,而且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中是一种普遍现象。

如今,这种贫富差距恶化已经导致多数社会无法继续持续运行下去,最根本的标志是各国政府都已经负债累累,这以日本、意大利、法国、美国为主,大家都在面临破产的威胁!同时,各国的社会基本矛盾不断恶化开始导致剧烈冲突,据美国家利益网站10月8日报道,美英法德澳加等一众西方国家滚雪球般的崩坏混乱情况正在上演,55座城市同时掀起烈焰般的示威浪潮,多国首都和最大城市遭旋风般席卷,示威者封锁街道导致交通阻塞,这是社会基本矛盾急剧恶化的"靓丽风景线"。

过去一些年,随着各国官方利率的不断走低,资本主义分配模式大行其道,到今天,随着贫富差距恶化和社会动荡的到来,标志着无论资本主义模式还是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其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未来的社会必须改变,对注重个人财富积累的经济发展模式和注重个人的社会财富分配模式进行大幅修正!

在这样的时期,不同的国家会采取不同的模式,各种模式的选择会遵循自己的文化主线。有些会以行政权力为主要手段驱动这一进程,有些国家会主要采用税收的手段,但最终的目的都是一个,尽力抹平贫富差距!实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如此,也就看到了2016年美国大选的景观,主张社会利益向蓝领工人和低收入群体倾斜的特朗普异军突起,击败了名声显赫、背景深厚的希拉里,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明年,美国又将面临新一轮大选,参选人的政策会在特朗普当初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是民主党的主要参选人。根据两位担任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顾问的经济学家估算,如果桑德斯当选并将其财政政策付诸实施,美国400位大富豪平均将面临97.5%的有效税率,而如果沃伦当选,他们将面临62%的有效税率。桑德斯和沃伦都提出了各自的“财富税”计划,这是他们计划向亿万富翁征收的税收如此之多的一个关键原因。他们的目的都是一个,弥补社会财富分配恶化的鸿沟。而目前美国富豪们的平均有效税率仅仅为23%。

共和党的主要参选人是特朗普,虽然2016年的参选政策取得了成功,但在明年的大选中,其税收政策必须改变,必须提升富豪税,否则就不足以弥补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基本矛盾,欲再次当选就会面临阻力。

事实是上,比较轻的富人税也不受部分富人的欢迎。根据《纽约邮报》6月21日报道,包括投资巨鳄乔治·索罗斯、洛克菲勒家族第五代掌门人史蒂文·洛克菲勒以及迪士尼家族继承人阿比盖尔·迪士尼在内的80位亿万富豪致信纽约州议会和州长安德鲁·库默,称他们和其他最高收入者应该支付更多的税款,用来改善教育、道路和桥梁,帮助穷人和无家可归的者。“现在是时候对纽约的可持续发展进行投资了,”信中说,“我们需要投资帮助那些贫穷的同胞摆脱贫困,提高经济生活水平,包括建设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公共教育体系。我们还需要对脆弱的桥梁、隧道、水路、公共建筑和道路进行投资。”

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财政都是核心内涵,属于国有成分。美国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正在开启削减私人(富人)收入、强化国家财的新时期,这意味着国有成分在壮大,社会主义分配模式的地位在上升。

当今的社会发展模式已经不可持续,央行继续通过印钞、压制利率的手段不仅对经济复苏无益,反而会恶化社会基本矛盾,导致社会的剧烈冲突,有些社会甚至有进入大混乱、大动荡的风险。对于富人阶层具有社会情怀的社会来说,必然会走向通过税收手段调整社会贫富差距的新阶段,进而实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对于那些富人阶层不具有社会情怀的社会来说(这些富人认为自己的财富就属于自己所有,自己的财富不具有社会属性),通过行政手段进行均贫富的过程就会上演;还有些社会的真正富人它们的财富主要来源于灰色或黑色收入,就只能使用行政手段。总之,无论是何种方式,都是壮大国有成分的过程,也是社会财富平均化的过程,都是社会主义分配模式地位的上升。

只有社会财富平均化,社会才可以持续稳定运行,所有人的生活才都有保证,部分人认为自己的财富仅仅属于私人,就会认为这是最坏的时代,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却是必然的过程。

在历史大潮面前,任何人都是十分渺小的,只有不自量力之人才会螳臂挡车。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