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我们每个人都骑在倾斜的木马上

近期,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和张维迎关于产业政策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张维迎主张,应该废除一切形式的产业政策。林毅夫的则观点针锋相对,认为不该一味反对产业政策。估计很多人都抱着看热闹的观点,认为与己无关,实际上,与任何一个人都密切相关!

张维迎在多个论坛上发表演讲,炮轰产业政策,并以光伏等行业为例称,“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并且主张,“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政府不应该给任何产业、任何企业吃偏饭”。林毅夫说,“至今还没有看见一个成功追赶的发展中国家,或者持续发展的发达国际,不用产业政策的。”“作为经济学家的责任不是因为怕产业政策失败而凡产业政策都一概反对,而是要研究清楚产业政策成功和失败的道理,以帮助政府在使用产业政策时,减少失败,提高成功的概率。”

对于自己提出、制定的产业政策,发改委当然是一力维护,既有面子的问题,也有权力的问题。

很多人认为这是左右之争,或许这种认识是粗浅的。下面,给大家讲个例子,可能就明白上述争论的原因。

胡佛,24岁的时候作为美国“白领”被派往河北唐山的开滦煤矿“打工”,可以算作煤矿工人出身。这位老人家比较不幸,于1929年3月4日入住白宫,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美国就在1929年10月爆发了大萧条,这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也是世界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席卷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学术界一般称之为“大萧条”,所以,胡佛被人们美称为“饥饿总统”,在历史上留下这样的名字确实不怎么光彩。

经济危机爆发后,胡佛总统希望继续放松自由资本主义来拯救危机,按现在的话说就是继续向右转。强调应由私人慈善机构解决失业救济问题,还批准了“邻居互助计划”,反对联邦政府采取大规模的救济措施。1931年12月8日,胡佛在第三个年度国情咨文中说:“联邦政府应该最少最少地介入经济的领域”,“即使介入也是暂时的和迫不得已的”。结果很清楚,胡佛总统的这些政策不仅没能挽救经济危机,甚至让经济危机进一步深化。

1933年初,罗斯福就职总统,当时,美国大多数银行倒闭,工业生产水平比1929年下降了56%,失业人数达1300万,农民极为贫困。当政之后的罗斯福开始实行罗斯福新政(3R新政),核心是:即复兴、救济、改革。这个新政很多人都知道,但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第一,加强总统集权,总统的权力大幅上升,美国三权分立的体系正式形成。第二,美元贬值。这可以刺激出口,也可以给美国财政带来更多的资金,同时,通过通货膨胀避免农民进一步破产;第三,扩大财政支出,一边雇人挖坑一边雇人填坑,也所以,后世的经济学家认为罗斯福对抗经济危机的根本措施就是挖坑和填坑。。

事实证明,罗斯福也没有将美国带出经济危机,这已经是经济学家们的共识。但是,罗斯福一系列政策让社会趋于稳定,因为对于美国民众来说,进行没有效率的工作(挖坑填坑)比没有工作要强(这一点非常重要)。

但是,罗斯福的运气显然比胡佛好得多,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欧洲军火和日用品需求飞速增长,美国成立了2000家军火企业,带动了美国的出口,带领美国摆脱了经济危机。

这就给后世留下一个概念,罗斯福的的政策使得美国摆脱了大萧条,也所以,凯恩斯主义一直被顶礼膜拜到了60年代末期,不仅在美国,也在欧洲,因为罗斯福在美国大萧条期间执行的就是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这当然是向左。

任何经济危机期间,都是国有化大发展的时期。不仅美国如此,欧洲也一样,1929~1933年,德国、意大利政府都通过一系列措施使一些银行和工业交通企业国有化。

另外一个国有化的大发展时期就是准备战争或进入战争以后的时期。这一点很好理解,经济学术语上有一种经济叫战时经济,因为战争需要对经济资源进行更有力的调动,在军工领域、基础设施领域、生活必需品领域基本都会实现国有,以便更有效地应对战争,并保持社会稳定。

当然,国有化有利于权力的集中,在特定的地方更具有天然的优良土壤。

当你认为经济的未来是严重的危机或战争的时候,经济就必须向左转。所以,林毅夫和张维迎,看起来是两个经济学家在争论,实际上是一个“聪明人”与一个“傻子”在争论。

再看看今天的形势。

无论美国、欧洲、澳洲、亚洲,资产泡沫铺天盖地,加拿大、澳洲、香港、新加坡、中国、英国的房价是泡沫的顶峰;德国国债刚刚回到正收益率区间;各国和地区的股市也基本都在很高的水平,支撑这些经济现象的毫无疑问都是超低利率。

现在美国正在进行总统大选,无论谁当选,当选之后或过程中,美国提升利率的趋势不会改变,特别是特朗普一旦当选,很可能美元的形成机制也面临改变,这将让整个世界陷入囚徒困境。

世界各地的利率水平都在历史上的低位,欧日还在负利率。以加拿大来举例说明:加拿大的利率水平是0.5%,而美联储的利率水平是0.25—0.5%。过去20多年,加拿大都是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资本的主要外流地,加上原油价格在2014年以前基本都持续在高位,两者共同推动加拿大楼市泡沫的形成。

现在,有几个因素在一起刺穿加拿大的房地产泡沫:第一,美联储加息到0.5以上的时候,加拿大央行怎么办?今年上半年,加拿大的经济是负增长,美国是1%,如果加拿大央行不加息,在利差和经济差距的双重作用下,资金将汹涌外流,如果加息,经济也将陷入深度衰退,两者都对资产泡沫试压;第二,根据国际经合组织OECD框架下达成的CommonReportingStandard国际协定,101个国家必须从明年起开始公开信息交换,打击逃税。加拿大已经承诺在明年7月1日开始执行,根据现有的数据,加拿大在中国人转移资产目的地排前3位,比重约为16%。绝大多数中国人在加拿大的财产都必须抛售,因为这其中官员的财产占据很大的部分,对他们来说,补税是次要的,当加拿大的财产暴露之后,很多官员在国内将面临的是牢狱之灾。这对加拿大的资产价格带来非常大的压力。第三,全球化正在逆转,随着世界各国逐渐走向孤岛化,人员和资金流动的限制越来越多,加拿大作为资本的主要流入地之一,资产价格承压。在以上三项因素的作用下,加拿大的房地产价格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必然面临大幅度下跌。

事实上,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与加拿大的境地基本相似。

对于欧洲、日本来说,也面临一样的问题,当美联储持续提升利率之后,欧日的利率是否跟随?如果不跟随,就面临资本外流,欧债日债压力很大,甚至欧债危机将再次爆发,如果跟随,对于本身的债务和资产价格也带来一样的效果。

美联储已经经过了无数次加息、降息周期,唯有今次,加息对世界的影响非常巨大,国际金融市场对美联储的加息简直是风声鹤唳,原因也在于此,也就是说,美联储如果连续加息到一定程度以后,以上这些经济体都将陷入囚徒困境,资产价格必然垮塌。

中国也一样难逃这样的逻辑,虽然货币不可自由兑换。当欧洲、日本、英国、加拿大、澳洲等经济体都不得不在美联储的带动下进入加息周期的时候,就从四面八方对中国的资本形成虹吸效应,即便管制资本,也管制不了贸易项下的外流,何况还有地下钱庄。可是,中国不准许出现通货紧缩,更不能承受在流动性陷阱中不断挣扎。最终,就只能是人民币大幅贬值,并进入加息周期,当贬值带来的加息周期不断持续之后,资产价格泡沫破裂就是必然的。

当全球的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的时候,大家要么不断在经济萧条中不断挣扎,要么走向战争,没有第三路——所以,林毅夫和张维迎的争论没有丝毫意义,因为产业政策的不断强化是必须的道路。

在8月的数据上,也可以看到这一幕。

2016年8月份,社会消费品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6%;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11.4%;狭义货币(M1)余额同比增长25.3%;流通中货币(M0)余额同比增长7.4%;本外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1.6%,等等,与上月相比,都是大幅改善,可以认为油光闪闪。

但是,如果深究,就可以看到数据的倾斜程度。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9487亿元,同比多增1391亿元。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755亿元,占新增贷款的71%,这不奇怪,房地产泡沫还在沸腾。票据融资增加2235亿元,占新增贷款的24%,这极大地影响了M2增长率。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463亿元,脱实向虚的趋势没有改变。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短期贷款减少1172亿元,中长期贷款减少80亿元。非金融企业和机关团地贷款下降,说明流动性陷阱依旧在继续,当月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38万亿元也在说明这一点。

6、7、8三个月的国内消费税分别为:5463亿元、810亿元、83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8%、-4.3%、-6.2%,7月份成品油消费税下降12.6%,查不到8月份成品油消费税下降的具体数字,但是,估计不会低于7月,因为8月消费税的同比下降的比7月更大,这说明全社会的消费都在萎缩,在任何社会,成品油的消费都是最根本、最基础的消费数字。另外,1-7月,谷物进口大约下降了30%,也在印证着上述数字。

从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短期贷款同比负增长到消费下滑,民营投资的不断下滑,消费税不断下滑,基本可以得出广大的民营企业和一般消费者的消费能力都进入了萎缩的状态。

但是,另一方面,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1-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6.9%,增速比1-6月份加快0.7个百分点。其中,7月份利润同比增长11%,增速比6月份加快5.9个百分点,为今年以来第二高点。2016年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3%,较7月份加快0.3个百分点。这些企业的增长从何而来?显然是从财政,也就是说,不断的财政刺激,在拉动与基本建设相关的企业利润,也所以,最近几个月煤炭、钢铁、有色的经营形式有所好转,这些企业以国有为主。

这就像一个倾斜的木马,财政支撑着经济木马的一条腿,改善着主要是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但是,对GDP贡献超过60%、对税收贡献超过50%、提供了近70%的进出口贸易额、创造80%左右城镇就业岗位的民营企业确是一片惨淡。

世界经济就像一只即将倾斜的木马,时刻可能面临倒下的局面;而中国经济,已经先行倾斜,不考虑政治上的原因,也是世界经济即将倾斜后的必然行为,只剩下财政的一条残疾的腿(财政赤字,财政可以继续支撑的基础条件是印钞)在支撑。

201407280512546484.gif

整个世界,都骑在一只倾斜的木马上,明白了上述这些,我们也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