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致命一击!

4月初,美国征召了100万预备役军人,这已经是很多年未曾出现的状况。当时多数人以为这仅仅是为了抗疫的需要,但俄罗斯的卫星却发现了美军的机密,俄方称,美军基地当时出现了许多之前没有出现过的武器装备,同时,一些美空军基地的战机数量也有所增加。从此后一段时间美媒的报道来看,美军还紧急启封了800余辆库存的M1主战坦克,以及其他的装甲车、大炮等武器装备。如果仅仅是为了抗击疫情,就肯定不需要这些重装备,这说明大规模征召预备役军人是另有意图——这只能是准备战争。

东方大国最近也将预备役军人统归最高军事部门直接指挥,反应的是一样的动向。

日本再次采购105架F35战机,同时与美国商谈部署核飞弹事宜,一个武装起来的日本再次走来。

这说明,世界的军事局势已经高度紧张,已经接近最后关头。

过去也一直说,战争是人类社会解决所有问题的最终方式,是什么将各国逼到了需要走向战场地的地步?无疑与疫情导致的经济问题有关。 

今天,假如把您放在美国总统的位置上(无论11月大选中谁会当选),您还会希望通过发展经济来建立自己的执政业绩或争取连任吗?

 第一,即便未来的疫情发展可以平稳下来,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在疫情的冲击之后也会提高20至2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年终结账的时会达到136%至141%的水平,这已经是诱发债务危机的水平,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失去了刺激经济的财政空间。当失去了财政空间的时候,如果继续通过扩大财政支出来推动经济,就意味着美元危机的到来,美元就会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即便美国总统想这样做,美国国会和美联储也不会同意。这就堵死了美国总统继续通过财政手段推动经济增长的空间。

第二,如果要推动经济增长,就需要疫情的传播逐渐和缓下来,从现在的资讯来看,这种期望已经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首先,我们知道最近南美的疫情发展的非常猛烈,而亚欧大陆(除印度外)的病毒传播速度却趋于缓和,如果以死亡率计算,美国的疫情发展也明显缓和:

然后我们看看巴西里约热内卢(下图上)和秘鲁首都利马(下图下)的全年平均气温曲线,或许就可以得到南美疫情加速发展的原因。亚欧、北美都已经到了夏季,病毒的影响减弱是可以理解的,而凉爽的秋冬季节让病毒的传播速度更快,这是南美疫情加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这种情形不仅仅发生在南美,也发生在澳大利亚,参见下面两张图,下图上为悉尼全年各月平均气温图,下图下为澳大利亚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走势图。澳大利亚在三四月份曾经出现了一轮病毒传播的高潮,这显然是病毒的输入性传染所造成的,但此后很快就回落了下来,五六月间经常出现零确诊数据的报道,但进入澳大利亚当地的冬季之后,新的一轮疫情开始出现,每日新增确诊数开始快速走高,疫情出现了二次爆发。

澳大利亚的疫情发展轨迹尤其值得警惕。即便在五六月间每日新增确诊数很低,新冠病毒也不可能在澳大利亚彻底消失,虽然5月8日宣布的放松隔离措施有利于病毒传染链的再次形成,但基于新冠病毒可以以气溶胶的方式传播,所以,更值得怀疑的是澳大利亚冬季的到来直接造成了瘟疫的二次爆发。这与最近二个多月南美各国疫情的加速发展趋势是非常吻合的。

到此,可以得到的一个基本结论是,秋冬季节到来的时候,气候因素会有助于病毒的传播,欧亚北美等地区很可能出现病毒的二次爆发。

一旦出现病毒的二次爆发,此时政府已经失去救助民众生活的财政空间,就会导致企业和家庭的集中破产,甚至很快触发金融机构的破产,这肯定是欧美各国无法应对的状况——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最糟糕的情形就会到来,当然也可以形容为致命一击。

其次,现在几乎所有的相关报道都在显示,病毒抗体在体内抵御病毒感染的能力随着时间下降的比较快,这表明通过疫苗对抗新冠病毒的努力有很大可能是徒劳的,也就无法通过疫苗的运用避免病毒在未来出现二次或多次爆发时对经济活动所带来的严重冲击。

秋冬季节很可能会出现病毒的二次爆发,通过疫苗对抗病毒又很可能徒劳,再加上欧美各国已经彻底失去了通过扩大财政支出继续刺激经济、救助居民的空间,无论是美国总统还是其它欧美国家的领导人还能通过发展经济建立自己的执政业绩或争取连任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甚至它们都不再具有通过经济手段化解社会问题的能力,而这些社会问题在疫情爆发时期会更加严重,美国爆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就是最典型的反应。如果它们依旧将自己的政治地位寄托在发展经济上,执政地位甚至会很快失去。

当疫情二次爆发,经济再次触地而政府又没有什么应对手段时,就是各国领导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选择货币与财政之外的、非常规手段的时候,有国家就会被迫选择战争。

一战与二战,都是在这种情形下爆发的。

首先主动开启战争的国家一定是内部矛盾已经冲突到完全无解的国家,它是谁?只能让我们拭目以待。但无论谁首先打响第一枪,都是希望用战争来掩盖内部已经完全无法调和的问题,可战争又会带来新问题,比如二战时期日德开战后所带来的新问题就是能源供给短缺问题,在战争时期这恰恰是更加棘手的问题,这就会导致问题的叠加,所以,首先开战的国家更可能是最终战败的国家。

别看开头跳得欢,最后终会拉清单。

内部问题率先走到完全无解的地步,本身就是国家失败的标志,只是最终以战败表现出来,战争只是一个过程。

等待那声枪声,这必然会对过去的世界秩序形成致命一击!当然,也就开启了新秩序的黎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56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