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2019年,唯一的“号外”!
201901/12

如松:2019年,唯一的“号外”!

2019年,最大的主题是什么?是避险!这个避险从何而来?毫无疑问来自于“号外”的事件,这个号外的事件会是什么?

2018年11月1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国在第三季度出现了五年半以来的最差经济表现,当季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0.2%,折合成年率为下降0.8%。主要原因是出口环比减少,家庭消费支出在减少(这反应的是世界和德国内部的需求状况)。

工业产出是德国经济的标杆数据。2018年9月的数据显示,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德国9月份工业产出环比下降1.6%。

四季度,德国的工业产出继续恶化。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该国工业产出环比大幅下降1.9%。修正后的前值(10月)是-0.8%。这说明工业产出在9月已经萎缩的基础上,10、11两个月在加速恶化。11月德国工业产出同比更是下降4.7%,远不及前值1.6%。其中,能源产量环比下降3.1%,建筑产品下降1.7%,资本货物的产量下降1.8%,中间产品的产量下降1%,消费品下跌4.1%,所有项目几乎全部沦陷。12月的数据还在继续恶化中,2018年12月18日,德国智库IFO公布数据显示,德国12月IFO商业景气指数录得101,创下两年多来最低,不及前值(11月的)102。

这意味着德国在2018年四季度将再次出现经济萎缩。而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萎缩,就意味着陷入了经济衰退。

德国问题的罪魁祸首是全球和本国的需求出了问题。

通过德国就可看到世界的问题所在,因为德国经济主要依靠工业品出口拉动。

德国就是世界的黑天鹅。

德国可说是世界上进行工业活动最强势的经济体,德国所出现的现象,必然陆续在其它国家反应出来。日本是另外一个工业活动很强势的经济体,其经济活动出现放缓的信号更早。2018一季度,GDP环比萎缩0.2%,结束了连续八个季度正增长的扩张期。二季度,日本经济两次速报值环比增长0.7%。到三季度,GDP环比再次下挫0.3%,环比折年率下挫1.2%。日本共同社指出,内需减少是三季度GDP环比下降的最大原因(又是需求)。中国2018年12月制造业PMI为49.4%,环比回落0.6个百分点,景气度有所减弱,也已经位于荣枯线下方,需求问题不言自明。只有美国的数据稍好,但似乎也处于扩张期的尾声,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1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ISM制造业指数为58.2,前值为58.7,创7月以来新低,到12月,ISM制造业指数59.7,高于前值58.2,有所反弹。但美国12月的ISM非制造业指数为57.6,低于前值60.7,大幅放缓。

近日,吉利汽车公告,2018年全年总销量1500383台,较去年同期增长约20%。完成2018年158万辆全年销量目标的95%。但12月份,吉利汽车中国市场总销量为86298台,同比大跌44%。这直接导致股价大跌,吉利所遭遇到的困难就是整个世界的缩影,需求在萎缩!

汽车、电子等的实体需求萎缩已经是桌面上的问题,几乎体现在大多数主要的经济体(美国或许相对稍好一些),甚至有些国家连香烟这样的成瘾性商品的销售都在放缓,需要“去库存”。对以房屋为主的资产需求更不乐观,美国、中国、澳洲、加拿大、英国、日本的房地产销量都在下滑,需求的萎缩更是显而易见的,与实体需求下滑想吻合。

这是需求全面萎缩的特殊时代。

这都是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大印钞、造成国家和家庭债务高涨之后所带来的必然后果。当债务压顶之后,国家与家庭都面临破产的威胁,实体与资产的需求就会不断的萎缩。

现在已经萎缩到了什么阶段?这是我们十分关心的问题,因为这决定了未来资本市场的走势!

还处于前期。

任何一个市场的演变,都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量在先而价在后,何况这种全球需求萎缩的大趋势所决定的市场。汽车、电子、房地产等出现全面的价格战之后,才是局势发展到了后期。

未来,有一个信号的出现将意味着质变的关口(也就是价格战)即将到来,那就是央行开始集体反向宽松货币。

央行开启反向宽松货币,意味着央行认为“危机”出现了,这种危机最主要的是需求萎缩威胁到了各国的财政体系。

特朗普为什么对鲍威尔咆哮不休?说明白点就是联邦政府的债务问题;日本央行已经声明还会继续维持宽松,一旦收缩,以日本政府的债务率,安倍晋三预计只能跳海;中国央妈虽然扭扭捏捏,但事实上已经转为宽松,让银行间的资金充斥,现在市场开始议论央妈何时降息;欧洲央行结束了QE,但看看德国的经济数据再看看浓烟滚滚中焦头烂额的马克龙,德拉吉敢收缩货币吗?估计想都不敢想;市场还在议论美联储2019年加息一次还是两次,但无论如何在2019年都会结束加息进程,个人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美联储很可能降息。

各国央妈面对政府和家庭的债务炸弹,内心都是胆战心惊!当需求萎缩导致工业萎缩之后,税收下降,政府的财政收入就会收缩,在政府高债务面临破产的压力下,央妈只能再次翻脸、重启宽松!这就是2019年的唯一的“号外”。

可货币越宽松,通胀的压力越大,人们的消费能力只能是越低迷,决定了没有需求支撑的股指、楼市在总体上越破败!(火花只在局部)

资金往哪里逃?

避险,将是2019年资本市场唯一的“号外”!也是2019年最热的词汇!在美联储加息周期尚未明确终止的今天,黄金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大幅反弹,就是这个逻辑,未来还会不断深入!这实际是黄金价格重估的过程。未来,所有代表信用的商品,其价格都将被重估。

日本和欧洲的利率还在零以下,中国的利率也在历史的低位,美联储即便连续加息之后,利率也处于历史低位,此时再次开启宽松举措,说明信用货币已经进入死局!到了“60岁”以上的暮年。

信用才是人类的唯一依靠,也是经济活动的唯一基石,没有这一基石,现代经济就根本不存在。信用货币步入暮年的过程,就是人类寻找新的依靠的过程。

“避险”的目标指向哪里,哪里就代表未来!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