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好日子过去了,房子也“埋人”
201810/15

如松:好日子过去了,房子也“埋人”

决定一个社会的中坚力量到底是谁?永远是最广大的一般劳动阶层,也就是工人和农民,因为这是最大的基数,也因为它们的耐受力最差。在历史上,当这个阶层的人过不下去的时候,就意味着“散步”,就开始改天换地。即便最终是原来的豪门或贵族登上了最高的宝座,也是因为它们顺应了这样的社会需求。任何管理者如果要稳定地管理一个社会,都必须站在这一基点上,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不例外。

先说,土鸡在经济繁荣周期为什么要狂拉房地产哪?

2003年到前两年,土鸡经济一直在高速发展,这意味着一般劳动阶层的生活压力比较低,可以维持温饱,此时,人们的忍耐力最强(肚子温饱就不容易去散步)。可是,土鸡是以权力治理的社会,此时,房地产就成为权力阶层抢夺经济成果的工具(当然也适应了经济高速发展后人们需要改善居住的需求),即是财政收入的支柱之一,也是诞生富人的温床,在各方尤其是权力阶层(包括土耳其央行)的推动之下房地产得以蓬勃发展。在房地产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劳动者将很多年的收入以抵押贷款的形式抵押进去,在这个抵押过程中,经济发展的成果和劳动者的收入就被转移了。进入了谁的口袋?请您去问埃尔多安先生。

土鸡房地产指数在本世纪尤其是近十年迎来大爆发,从2008年到去年的10年间,房地产指数上涨了6倍多。最高的一年上涨了18.9%,名列世界第一,让其它以房地产为支柱产业的经济体相形见拙。

在最广大的劳动阶层耐受力最强的时期,各路过江龙都会参与到以房地产为工具的、占有经济成果的大潮中,这是地产这条产业链上所有人的好日子,在这个产业链上也会诞生无数富人。

与之相伴的是社会贫富差距飞速恶化。土鸡伊斯坦布尔的房价在去年高达3.5万一平米,100平米的房子价值350万人民币,以当时的灰绿大致相当于52万美元。2017年初,土耳其社会的整体平均人工工资是2850里拉/月,按当时的灰绿计算相当于810美元左右,夫妻二人合计是1620美元,一套房屋的价值相当于一个家庭不吃不喝26.8年的收入。可想而知,伊斯坦布尔的房子属于富人的游戏,工薪族也只能望“房”兴叹。

这是土鸡朱门酒肉臭的时候,但还没开始路有冻死骨。

让各路通过房地产逐利的“英豪”们可以肆意驰骋的社会基础就是广大劳动者的耐受力。基础是土鸡可以通过不断扩大基础商品进口来压制通胀,让通胀维持在相对较低的位置,广大的中下阶层才有这种耐受力。但一旦进口不再足以压制通胀,马上就会把中下层人士逼上绝路,而路有冻死骨是散步的温床。从2017年开始,土鸡通胀开始不受控制地飙升,上月更飙涨到25%,就是广大劳动者的耐受力开始被破坏的时间点,必需品价格大幅飙升、肚子填不饱的时候,这种耐受力就消失了(下图为土耳其近十年的通胀率)。

 

这才是对埃尔多安先生最大的威胁,一旦大规模散步,就意味着埃先生的历史就很可能就此结束。

埃先生,危机来了!

埃先生也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所以,世俗化不搞了,回归原****。但精神层面的变化不能解决肚子的问题,这可是要死人的。可是,房地产高涨最大的受益者是财政和他身边的弟兄,埃先生自然不会拿自己开刀,也不会拿弟兄们开刀。但饿肚子的愤怒又必须有出口泄出去,自己也必须将造成贫富差距恶化这口“烂锅”甩出去,所以,就要拿“罪魁祸首”——房地产行业开刀,均贫富是做不到的,均贫穷还是可以实现的,将这个领域富人的财富转移给穷人,平息它们的怒火,让他们团结在自己的身边。

土鸡的韭菜欢呼了起来,埃先生登上土鸡了。

此时,以往的“道具”行业——房地产,就成了埃先生的对立面,原本是亲仔,现在就成了被遗弃的衰仔。

砸盘的情形是可能发生的。

房子会造富,但也会埋人。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