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多尔衮与萨达姆

昨日有人提出抬杠性质的问题,今日说说。

多尔衮与萨达姆有关公战秦琼的意思,没关系,虽然两位老兄相隔了几百年,但本质一样,是一家人。

在社会学和人文地理范畴,国家是指被人民、文化、语言、地理所区别出来的领土。最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形成方式有契约论、神权论、暴力论。

契约论把国家的产生说成是人们共同订立契约的结果。最典型的是美国,五月花号公约就是最根本的基础。

神权论认为国家是根据神的意志建立的,国家的权力来源于上天和上帝,历史上很多国家都是如此,比如你很熟悉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既是如此,抬头就告诉你,我是按上天的旨意下发文件,如果你不执行,皇帝大人就会代表上天的意志实行惩罚,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暴力论认为,国家起源于掠夺和征服,国家的建立是暴力的结果,而不是社会内部发展的结果。在上世纪后期,中东出现很多强人,大部分来自军队,都奉行的是这样的逻辑。

哪种更先进?

要先看组成国家的主体是什么?毫无疑问是人。当一个国家代表了组成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的意志的时候,这样的国家就先先进。所以,孙中山说: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句话就是从此而来。也所以,前些年比利时居然五百多天没有首相,但国家一样运转的良好,因为人民依旧存在。美国政府曾经关门,但社会依旧运转,即便奥巴马明天不高兴,说:我不干了。美国不会有关系,再选一个就是了,如果不愿意选,议长临时代行职责也可以,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此情况下,他的人民会拼死捍卫这个国家,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暴力建立起来的国家就不同。多尔衮和萨达姆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国家,依靠暴力建立起来,体现的不是(或不完全是)人民的意志,如果两位老人家不再了,国家就散架了。记得前些年,看过一张照片,萨达姆阅兵,检阅三军仪仗队和共和国卫队,萨达姆高举冲锋枪,那真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可是,海湾战争的时候,共和国卫队一夜之间不见了踪迹,老人家只好跑回老家。

在此情况下,人民不会拼死捍卫萨达姆,所以,一击即溃。

多尔衮的后代,比萨达姆精明的多,清朝中后期,太平天国、义和团不断起义,清朝频于应付,如果此时洋人再施加压力,估计立马歇菜,所以,清朝对于洋人大多时期是妥协,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时候,也可以见到洋人的身影。可洋人不是雷锋,需要报酬,结果清朝只能割让土地、出让海关等主权,结果成为半殖民地,清朝的皇室愿意这样做吗?大家去回答吧。

很多人认为伊拉克人应该留恋萨达姆时期的稳定生活,第一,这种稳定生活是需要丧失很多权益的。如果不清楚,那就试试当一把吟诗“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那位先生,估计立马就懂了。第二,这种稳定生活是非常不牢固的,内部根基不牢固再出现外部压力,立即就会出现问题,这种稳定生活是建立在沙滩上的。相反,如果一个国家体现出人民的意志(体现的极致,或许就是选举了),大家都拼死捍卫,在此基础上实现国富民强,这种稳定生活才是期待的。

阿富汗很贫穷,也很弱小,和国富民强可能沾不上边。苏联红军很强大,美军也很强大,但在阿富汗都是灰头灰脸,阿富汗或许有很多问题,比如种族矛盾、政治矛盾等等,但他们认为这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你外人来捣什么乱?虽然阿富汗问题很多,但有基本的民族认同,无论苏军和美军多强大,可以占领,但无法征服。还比如,南宋时期,面对蒙古军队的入侵,爆发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战争,可以失败,但绝不屈服;崖山海战,十几万妇孺跳海自尽,世界历史上出现过吗?没有,这都源于南宋人民对国家的认同。阿富汗和南宋的示例这已经超出体制的范畴,上升到民族、文化的层面,不多说。

你可能说,那为何阿富汗和南宋都在抵抗外敌的时候失败了?是的,都失败了,但如果没有民族认同,苏军可能不用十万人,几千军队就可以占领阿富汗;如果南宋没有民族认同,估计蒙古人到长江边上,南宋就会有人将南宋皇帝交给蒙古人。

这之间的差别就是我们发明的那个词汇——*奸。当这群家伙太多的时候,苏军与蒙古军队自然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建设一个人民高度认同的国家,在此基础上实现国富民强,这种稳定生活才是有基础的,才是牢固的。如果怀念建设在沙滩上的稳定生活,是没意义的,所以,大风吹来,萨达姆、本阿里、穆巴拉克瞬间烟消云散,部分国家民众稳定的生活也化为乌有。

中国正在努力建设国富民强的国家,是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基础的,我们有如此众多的人口,有如此广阔的国土,任何敌人都奈何不了,前提是不能自己人折腾自己人。当今社会出现了普京粉、“美分”等,至少如松是非常奇怪的。

还有人说,为什么相信西方媒体?这句话问的很奇怪,实际上应该反问:如果不相信西方媒体,应该相信谁?相信萨达姆的媒体?相信苏联的媒体?如果自身不能建立自己的媒体信用,大概人们也就只能相信西方的媒体。西方的媒体也会摆乌龙,也会出骗招,但这种信任的取舍,不应该是西方媒体的责任,而应该是你自身的问题吧。就像统计局的经济数据不断被人质疑,那为什么不改革?改成与ZF无关的第三方统计、发布这些数据,问题不是都解决了吗?在互联网时代,如果你想通过垄断掌握话语权,最终就会丧失所有的话语权,以往,所有人对统计局发布的经济增长数据深信不疑,说8%就是8%,今天哪?,网上反应如何?每个人都清楚,自己已经深陷陷阱(信用陷阱)却茫然不知。还有人说:西方媒体已经控制了中国经济学家的思维,这是最可怕的事情。这不叫控制,这叫拱手相让,你不建立自己的公信力,只能拱手相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54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