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紧急!粮食战火已经点燃,黑骑士在路上!

我在2月18日的文章《大饥荒,距离我们到底有多远?》中已经说到,当今世界的近80亿总人口中,不足一半是靠传统的农业活动养活的,另外的一半以上是依靠化石能源对农业活动的投入来养活的。即,如果没有足够的化石能源(以化肥、电力、燃油、农药等方式)对农业活动的投入,农业产量就会剧烈下降,大饥荒就会再次爆发。下面几张图说明的就是这种关系。

                   图1

                   图2

                    图3

                    图4

上述四张图可以这么解读,二战之后基于化石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的供给越来越充足,再加上化肥生产技术的日益成熟,推动了化肥工业的快速发展,以尿素为核心的肥料产量快速提升(图1);随着化石能源的供给越来越充足,电力、燃油的供给得到满足,当化石能源以肥料、电力(保证灌溉)、燃油(农业机械化)的形态加速投入到农业活动中之后,农业单产就得到了快速上升(图2,美国玉米单产变化图),这推动了全球谷物总产量的快速上升,而谷物供给增长和人口增长体现出严格的正相关关系(图3),这就带来二战之后全球的人口大爆炸(图4)。

陈述上述原理是为了说明,能源供给充足会推动农业产量增长,人们的食品需求可以得到满足,然后就会产生更多、更高等级的需求,就可以推动工业化,所以二战之后是工业化在全球得到迅速推进的过程,这一点每个人都深有体会。可当能源供给短缺时,农业产量就会下降,饥荒就会到来。饥荒到来就会爆发恶性通胀,此时全社会的生产资料(人力、资金、物资等)就只能转向农业活动,就会出现新上山下乡,工业化就会出现倒退,苏联、朝鲜在苏联解体之后工业化都出现了剧烈倒退,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随着2021年开始美欧通胀开始不断上行,即美元、欧元等国际储备货币加速贬值,那些通过出口能源和基础原材料换取美元欧元等外汇的贸易行为就变成了愚蠢的,相当于出口了宝贵的稀缺资源换回来的是不断贬值的废纸,所以从今年初开始墨西哥就禁止石油出口,印尼、智利、阿根廷等国家开始限制能源等大宗原材料、农产品出口。

美元欧元的购买力加速下降让进口国的进口能力下降,能源等稀缺资源出口国的出口积极性下降,就会让很多国家爆发能源等稀缺资源的供给不足,让结构性短缺愈演愈烈。

俄乌战争爆发后美欧将俄罗斯的大多数银行剔除出SWIFT体系导致俄罗斯的外贸交易难以完成,俄罗斯油气等资源的出口受到很大程度的阻滞。这会导致国际市场上的能源和原材料进一步短缺,价格上涨的压力更大,也就意味着美元、欧元等国际储备货币的贬值压力更大,各国出口能源和稀缺资源换取美元欧元等国际储备货币的行为将更加愚蠢,积极性进一步下降,绝大多数国家在没有外汇需求时就会从过去通过出口商品(包含能源与稀缺资源)以不断积累美元欧元等储备货币的运营模式快速转变成抛弃储备货币直接储备稀缺资源的模式,最终,让国际市场上的能源和稀缺资源进一步短缺。

能源进口国外汇储备对能源购买力的加速下降、能源出口国出口意愿不断下滑,这会导致部分国家能源供给短缺(结构性短缺),而煤炭、天然气已经出现全球的绝对性短缺,石油供给也已经出现绝对性短缺的迹象,这会导致肥料供给减少、电荒加剧、燃油供给紧张,农业产量就会受到冲击,粮荒不断蔓延的大趋势就难以阻挡。

我个人认为目前很可能是二战之后全球各国所面临的最大危机——能源供给结构性短缺和绝对短缺导致谷物供给短缺,当谷物短缺无法养活二战后人口大爆炸所形成的高人口基数时,就会给很多国家带来生存危机,而且这场危机不会在短期内结束。

上述是谷物市场的长期趋势,然后就是俄乌战争对世界的农产品供给所带来的影响。

乌克兰是欧洲粮仓,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农产品出口第二大国,小麦、玉米、大麦的出口约占全球出口总量的10%、16%、15%。

俄罗斯也是全球农产品的重要出口国,小麦出口约占全球出口总量的20%,大麦出口约占全球出口总量的12%。

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统计,2018年至2020年,俄罗斯与乌克兰的葵花油出口量约占全球葵花油出口量的73%;小麦出口量约占全球的34%;大麦出口量约占全球的27%;玉米出口量约占全球的17%。

战争将让乌克兰的出口能力严重萎缩甚至彻底丧失,而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与俄罗斯的反制裁将导致俄罗斯出口能力严重下滑,这会立即导致全球谷物出口市场的短缺。

能源短缺会导致粮食短缺,战争对乌克兰和俄罗斯谷物出口能力会造成严重的破坏,这已经让世界的粮食问题凸显,但问题还在继续恶化。

化肥在现代农业中发挥着中坚作用,对全球谷物产量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这是有目共睹的。

俄罗斯是目前全球第一大化肥出口国,尿素和磷肥的出口量分别占全球贸易总量的约14%;俄罗斯钾肥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20%、钾肥出口量占全球贸易总量的约27%。

白俄罗斯的化肥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19-20%,与俄罗斯合计占全球总产量的大约40%。

由于欧美对俄罗斯关闭了SWIFT支付系统,化肥贸易已经遭遇阻滞,而目前俄罗斯则直接宣布禁止所有化肥出口。白俄罗斯因为欧美制裁的因素,钾肥出口也十分困难。去年下半年因为煤炭天然气短缺已经让全球出现尿素短缺,现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肥料又无法进入国际市场,必然对全球农业活动带来严重影响,拉低全球的谷物产量。

欧美和普京共同开辟了新战场,粮食战火已经点燃。传说中黑骑士代表饥荒,既然粮食战火已经点燃 ,黑骑士就已经在路上。

过去,亚洲国家基本都采取扩大出口、增加外汇储备,进而通过增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的运营模式,当外汇储备充足、国际市场供给充足时这是十分正确的经营模式,所以,在经济全球化时期亚洲国家普遍都属于“赢家”,经济发展的速度很快,也让今天的亚洲尤其是东亚、东南亚成为全球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

有了充足的外汇储备就可以高枕无忧吗?这是非常典型的认知性错误。

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俄罗斯有六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仅次于中国、日本、瑞士居全球第四位,普京一定认为俄罗斯凭借强大的外汇储备足以抵御欧美的制裁措施对俄罗斯经济所造成的冲击。但美元、欧元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发行的货币,当欧美对俄罗斯央行发起制裁之后,虽然“储钱罐”依旧属于俄罗斯,但却被欧美央行“保管”了起来,普京拿不到属于自己的钱,这立即让俄罗斯陷入了困境。

俄罗斯是全球重要的能源、谷物和大宗商品出口国,外汇储备被冻结时尚可支撑本国基本民生物资的供给,可能不会酿成大规模的人道主义杯具。亚洲国家在能源、粮食、大宗商品方面的对外依存度普遍较高,如果遭遇同样的制裁、无法完成进口时会出现什么样的困难?会不会爆发大规模的人道主义杯具?

虽然亚洲国家在过去数十年都积累了不菲的外汇储备,可当粮食危机爆发、粮食出口国开始封锁出口(或使用配额进行定向出口)时,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外汇储备失去了对谷物的购买力,这些亚洲国家又将怎么办?

普京已经在这个问题上摔了一跟头,希望其他国家吸取前车之鉴。

面对即将带来的粮食危机,我们准备好了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46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