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图谋,隐藏在病毒大流行的背后

病毒大流行已经持续约三个季度了,每日的病毒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让人触目惊心,但这就是病毒所带来的全部损失吗?肯定不是,瘟疫的表现真的像外在表现的那么简单吗?也不是。

瘟疫大流行刚刚开启的数月内(欧美社会主要集中在三、四、五这几个月),世界各国几乎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封锁措施,差别在于有些国家的封锁措施带有强制性,有些国家则只是号召,希望居民居家尽量不要外出。这一时期的禁足措施看来是合理的,根源在于当时的医学界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很少,也没有摸索出比较合理的治疗方案,对居民进行适当的封锁措施应该是必要的。目的是让医学界摸索出病毒的特性、总结出比较合理的治疗方案、缓解病毒大流行对各国医疗体系的冲击,等等。

大约从5月之后,各国对待病毒大流行的政策开始分化,某些国家内部的不同党派(主要是美国)对待病毒大流行的措施也出现了严重的分化。

在美国,民主党和民主党主政的州倾向于继续执行严厉的封锁措施,即便到了现在拜登依旧声明,一旦自己就职美国总统,就会立即对全国进行6-8周严厉的封锁措施。但共和党明显不再支持通过封锁的手段来对抗疫情,这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一旦一个国家进入全面的封锁状态时,就必须以增加政府负债的形式加大对居民的基本生活补助,否则很多家庭的基本生活就断了来源,酿成社会骚乱;同时,当整个国家进入封锁状态之后,那些零售的小摊、小贩、小店都会关门停业,饮食行业、娱乐行业等都会完全关闭,几乎全社会所有的小企业都会受到严重的冲击,出现大量的倒闭,而只有像沃尔玛这样的大企业、互联网巨头等才能继续营业(虽然它们的营业过程中也会造成病毒传播),最终的结果就相当于政府通过增加负债的方式向大企业输送了巨额利益。所以,在对社会进行封锁期间,你看到无数的中小企业被关闭了,无数中下层人士因失去了工作和储蓄陷入了深度贫困,但沃尔玛、互联网等大企业每天都会照常营业,甚至还在加速壮大,这些企业所有人的财富水平在今年的病毒全球大流行过程中还出现了快速的飙升。如果是平等对待大、中、小企业,应该制定统一的规则,符合规则的就可以营业,不符合规则的自动关闭,这才是平等。 

这就是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关于抗疫政策的核心差别。

先回到苏联时期,控制苏联社会的是一个“机构”——“政府+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控制了国民经济的所有行业,它们都是完全垄断的,这个合起来的“机构”(即“政府+国有企业”)就控制了整个社会的政治、军事和经济、财政。在瘟疫大流行过程中一旦对社会进行长期的、严厉的封锁,美国的无数中小企业就会被清洗出市场,“美国政府+垄断企业”(这就是那个“机构”)就彻底控制了美国社会的政治、军事和经济、财政,此时,民主党组建的大政府就可以通过庞大的国家机器对美国社会进行强力管制,一个新的“美国”就建立起来了。

所以就看到在本次大选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垄断性企业都支持拜登,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巨额的利益,未来的利益更大。当新的“美国”建立起来之后,美国只有一个党派——民主党,媒体是属于民主党的御用媒体,所以,现在的主流媒体就成了民主党的口舌,说明它们很清楚自己在未来的角色。

随之而来的就是,2020年美国大选就是美国最后一次宪政选举。未来的选举是南非式或委内瑞拉式。

这带来的必然后果是,小企业大量倒闭,无数在小企业就业的人会失去工作,长期的封锁将导致中产、一般家庭的储蓄耗尽,让社会的贫富差距迅速达到极致状态。我们知道书本中有“无产阶级”的概念,一个社会的财富是一种客观存在,因为全社会的人们在从事劳动,就会创造财富,无论人们创造出什么样的概念,这些财富都不会消失。但是,当一般民众成为“无产阶级”之后,社会财富到了哪里?当然是在统治阶层手中,此时,政府(包括国企等垄断企业)掌握了全部的社会财富,就具有对社会最强的掌控力,这就是贫富差距达到极致的一种状态。这就是美国民主党所追求的那种状态,将中产和一般劳动者洗劫到赤贫(即“无产阶级”),当他们失去了物质财富之后失去个人的政治权力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由自己和垄断企业掌握美国社会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上述对社会财富和个人政治权力的掠夺,都可以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必须以保护生命为第一位”的掩盖下完成,这就是人性之恶。

移民和非法移民,在美国社会的生存能力比较差,他们愿意让渡自己的一些个人权利以换取更多的生活补助,他们就希望有一个大政府作为自己的“保姆”,所以,拜登获得了这部分人的支持。

有些家庭妇女希望疫情能够尽快得到控制,以免去自己对配偶和孩子们的担忧,缘于配偶和孩子必须出门工作和学习,就会面临感染的风险,就会对拜登的抗疫措施抱有希望。她们并不会考虑这些严厉的封锁措施到底对疫情的传播有多少阻滞作用,更不会考虑这种抗疫措施在未来会导致什么样的社会后果。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了部分病毒学家的行为。有人研究了美国公布的、因新冠导致的死亡病例总人数,发现其中只有6%是纯粹死于新冠病毒,其它人的死因主要是原有的慢性病。按一般的理解,这种说法有一定合理性,感染病毒之后,原有的慢性病因各种原因(包括情绪)而恶化,一旦出现死亡,其致死原因应该是综合性的,完全归结于新冠病毒就不合理,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但包括福奇等人在内,却立即对上述说法进行了否认,有扩大新冠病毒致死率的嫌疑(如果因此导致人们的恐惧情绪加剧提高了致死率,病毒学家就与杀人犯无异),也有配合民主党执行更强硬的封锁措施的嫌疑,所以,现在的一些病毒学家本质上是“政治活动家”。这在历史上也是屡见不鲜,任何时代都不缺乏宠物型专家。

其实,民主党在今天所推广的政策以及在瘟疫大流行期间所采取的对策,与曼德拉主政后的南非、查韦斯主政后的委内瑞拉在本质上没有差别,都是通过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在内的一系列政策对一般民众进行洗劫,最终的结局就在那里,也就不必等待未来去检验。

今天在民主党身上依稀可以看到蓄奴时期美国的样子,当时的大小庄园主和政府控制了美国的全部政治、军事与经济、财政,奴隶(黑奴)没有丝毫的权益与财产(是典型的“无产阶级”),这或许就是民主党的的“理想”。

恰恰,拜登的副手卡马拉(卡马拉才是真正的老大,拜登只是木偶)就是极左分子,似乎就是美国版的“曼德拉”“查韦斯”。 

但共和党的主张则完全不同。

共和党主张的是小政府、大社会、低税收,目的是推动自由经济,此时,经济政策的核心就是如何保护中小企业,只有中小企业不断发展,才能不断涌现更先进、竞争力更强的大企业,才能不断推动生产力发展水平。在共和党的理念下,不仅要保护中小企业,还要不断对已经建立了垄断地位的大企业进行拆分,只有如此才能让大、中、小企业之间进行公平竞争,推动经济发展。

与这样的经济政策相匹配的就是维护每个人公平的权益,包括拥枪权、盐论自由、平等的受教育权、投票权、自由选择居住地、自由就业等权益,建立人与人之间公平的竞争环境,推动竞争水平的不断提高,避免政府和垄断企业对公平的竞争环境所带来的破坏作用。

所以,共和党和川普总统极力反对在疫情期间对居民进行强制封锁,因为这会导致小企业大量倒闭,大企业借助不平等的竞争环境快速壮大,对自由竞争的社会环境形成根本性的破坏,也会损害个人的基本权益。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传统的、有自由精神的选民就是川普的支持者,他们最珍视的是个人的权利,努力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由竞争的社会环境。如果因疫情继续对他们进行强制封锁,最终必然会导致骚乱甚至暴乱,因为对他们来说,自由的权益才是至高无上的。 

所以,民主党与共和党对待病毒大流行的措施截然不同,反应的是价值观的根本差别,是美国社会要向何处去的问题,这也就是美国大选争夺的焦点。一旦在瘟疫大流行的过程中中产和一般劳动者被彻底洗劫之后,个人政治地位就会随之丧失,传统的美国将不复存在,一个新的“委内瑞拉”就会出现在北美大陆。

美国正站在历史的岔路口上!由美国人自己去选择。

世界也站在历史的岔路口上,德国、法国、加拿大都已经是白左当道,一旦美国也加速向左,世界这趟列车将开往何处?

马*思笑醒了。

(这篇文章不考虑该怎么抗击疫情,世界上可能也不存在最理想的抗疫措施,因为最严厉的抗疫措施或许会减少病毒带来的危害,但往往会导致更严重的次生灾害,这原本就是一个平衡)

(有人说,多谈一点经济吧,这篇文章就完全是经济。就看人们能否从不同的抗疫政策、川普败灯的政策差异中看到经济的内涵,而且这是经济生活中最核心的部分。如果川普当选,对美元可以相对乐观一些,如果败灯当选,空头压力更大,这决定的是美元的大趋势。但无论谁当选,美元纸币需要加速贬值的趋势(指的是购买力加速丧失,不是汇率问题)都无法逆转,这是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决定的,也就决定了贵金属和大宗商品的牛市,等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46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