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谁,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

按照史学家麦迪逊的估算,汉朝时中国的人均GDP约为450美元(以1990年的美元购买力计算),而1300年至1820年的人均GDP为600美元。在这漫长的一千多年中,中国的人均GDP基本是停滞的,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没有提高的。

这样的数字自然是十分粗糙的,也不会准确,因为历史数据很不完整,让历史学家只能依靠各种推断。但是,熟悉历史的人却知道这样的结论在宏观上又是非常准确的,在中国历史上的历次朝代更替之时,一般都会经历长期的战争争夺,每次都会打到国力消耗殆尽,这一般就会让人均GDP和人民生活触到历史的最底部。比如,东汉后期汉桓帝永寿三年(157年)的人口数是 56486856人(《晋书·地理志》),到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估算有300万户,约1500万人,人口下降为157年的不足三分之一。根据史料核算,公元263年蜀国有1082000人,魏国有4432881人,公元280年的吴国有2562000人,三国合计807.7万人,这个人口数字只是157年的14.3%,饥荒、战乱、瘟疫让人口损失了85%。这种戏码不仅发生在东汉与西晋相交的时期,而是历史上非常常见的现象。也就意味着每次的王朝更替,几乎都会将过去很多年的经济发展成果尽数抹去,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出现人均GDP的长期停滞不前就是毫不奇怪的。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中国,也出现在封建时代的欧洲,每一次王朝更替所带来的战争,都会导致以前很多年的发展成果损失殆尽。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就在于“朝代”两个字上。

封建社会的每一个朝代,全天下的所有财富(以土地和土地之上的人口为根本标志)都属于少数人,这里的少数人指的是一个、几个家族或者一个特定的家族群体。当王朝进行更替时,输家不仅会失去所有的财富,还往往会搭上本家族的所有生命,这就决定双方的搏杀是你死我活的,赢家不仅要夺走土地、女人甚至还要将对方赶尽杀绝(各地区之间有所差别,文化越极端的地区,做法也越极端;相反,文化比较宽容的地区,有可能不会赶尽杀绝),双方都毫无退路的时候,必然就会调动所有的人力物力支持战争,直到耗尽所有的资源(包括人),就会摧毁以往所有的文明成果。秦汉、西汉与东汉、东汉与西晋、西晋与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等等,一系列频繁的朝代更替都难逃这一规律,这都是王朝交替的残酷性所决定的。

很多国家都十分崇尚自己历史上的那些内战英雄,它们对自己的民族到底有多少贡献?崇尚这些不过是一种自嗨形式的自我安慰而已,只能向人类史证明自己十分愚蠢。

此时,因为天下属于少数人或一个家族,就必然导致这种残酷性,也就必然导致经济社会的长期停滞不前。史书上一般告诉我们历史永远是向前进的,这句话或许没错,但一个国家如果上千年没有进步,谁的生命又可以达到上千年?所以,这些课本只不过是废话连篇拼凑起来的,糊弄读者而已。

人类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很多发明创造,也有无数的科学家做出了它们的丰功伟绩,让科学走进了人类生活,这些发明都是重要的,但却都是微观的。

有一项进步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进步,而且绝不是之一,它彻底颠覆了过去的世界,那就是英国的共荣革命。光荣革命之后,奠定了君主立宪制,社会不再是王朝社会,而是法治社会,英国不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些家族的私产,而是成为所有英国人的公产,因王朝争夺进而诱发残酷内战的土壤消除了,人类再也不会因为这种内战将以前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发展成果摧毁殆尽,因此才有了现代社会的繁荣。

当然,英国之所以爆发光荣革命是基于文艺复兴运动的不断深入,是人类自我觉醒的结果,这是人类的自我解放。

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只长长的“队伍”,这个队伍的每个单元就代表一个民族,能够不断自我觉醒的民族永远走在前头,是领头羊,而不能自我觉醒的民族就只能殿后,前后相差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又有什么奇怪哪?那些长期不能觉醒的,就只能是在人类历史上不断消失的命运,这样消失的民族在过去已经多如牛毛,未来也不会是少数。

自我觉醒,就是一个民族的前途,也是任何个人要有出息的必经之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46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