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新冠病毒——下一步

最近,日本和美国政府都制定了推动本国企业迁出牛国的政策,这些都在《新冠之后,应该怎么做?为生存!》之中谈过了,未来的结果也都在那里,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看透了文章的内涵,有些人就已经早早就行动了。在这样的时期,一旦一步走错(比如那些给日美企业配套的企业如果前期加紧复工、备足原料)就可能将自己几十年的努力化为泡影。当然对很多人的就业更会产业严重的影响。

新冠疫情的第一阶段是病毒在世界传播,感染数、确诊数、死亡数牵扯着世人的神经。我一直认为,病毒所造成的生命与财产损失在一些国家很可能是小部分,而病毒的次生灾害才是核心。比如,在病毒爆发之后,造成全球股市的暴跌,这里的财产损失以百万亿美元计算,疫情会导致全球经济进入大萧条,未来,因失业、生病导致的生命损失很可能不会低于因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等等。

从经济上来说,前期的股市下跌仅仅是先行,真正的危机尚未来到!

看看加拿大媒体的一篇报道,报道说,据Global News独家委托民调公司普索(Ipsos)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馆大流行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有60%的加拿大受访者表示,它们担心自己账单的支付能力。具体是:12%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没有新的收入,它们可以支撑一年;有超过30%的人士表示只能支持一周甚至更短的时间,比如房租和食品等;剩下的人士可以支撑1-2周、2-4周、13周、26周、39周。

当然,在西方国家中加拿大政府的家底是比较殷实的,现在已经向中低收入人群发放了补助,保证可以让他们度过四个月。但是,那些政府家底不殷实的国家就无法大量发放救助金,失业率暴增就会让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房贷车贷就只能违约,这其中就包括疫情十分严重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当然,这也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发展中国家。

这轮新冠疫情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在短期内结束,即便从现在开始计算,半年内也肯定不会结束。那时,无论家底殷实的国家还是家底不殷实的国家,大量的失业人口都只能进行债务违约。

这时西方国家必须做一件事,那就是使出所有手段逼迫那些生产基地在海外的企业立即回家,即解决失业问题(这是应对债务违约的根本办法),也缓解政府债务问题——这是今天唯一的办法。

可这就带来以下问题:第一,未来金融机构肯定要出问题。最近有报道甘肃银行已经出现问题,这很可能仅仅是开始。欧美的金融机构也会陆续暴露问题,这是没法避免的。这一点对于欧美股市和房市不是好消息,一旦大型金融机构(储蓄银行或保险公司等)暴露问题,就会严重打压以股市楼市为主的资产价格,形成它们的主要下跌阶段。第二,对于中国来说,肯定不会有主要的银行(包括主要的地方银行)倒闭,因为有央行买单。但地方商业银行的问题不是点,而是面,当央行买单不止的时候就意味着基础货币不断出笼,最后就会击垮毛币的真实汇率。第三,今天的局势,欧美政府必须快速推动欧美企业回家救助失业率和政府债务,相应地,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就会形成资本外流和出口收入下降,这会冲垮国际收支平衡,一样是导致汇率贬值。第四,国际企业出走、出口下降,就会不断推升我们的失业率,但现今的人们都是房贷车贷缠身,失业上升意味着违约速度加速,结果继续冲击银行业,形成银行业的连续暴雷。同时,失业增长,购买力下降,无论房地产公司还是楼市炒家就失去了接盘侠,它们只能拼命抛售换取流动性,这将是压垮楼市的那根稻草。

未来,银行业的问题和失业率的问题就是真正压垮金融机构和资产价格的稻草。

其实,有时想起来新冠病毒就是为这个时代而出笼的。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央行拼命压低利率印钞,目的是给全球的韭菜们加杠杆。而韭菜在欲望和媒体的忽悠下,也以加杠杆为荣,有些城市的人们如果没有三五百万的负债,甚至都不敢开口。而新冠病毒的爆发,让全球各国只能采取禁足的手段对抗疫情,而且这种禁足的手段在疫情没有彻底结束前都需要长期保持,这就导致消费低迷、生产低迷,失业率剧烈上升。在欧美推动企业回家之后,发展中国家的失业率将上升的更块。当失业上升、收入下降之后,巨额的债务就成为人们无法承受之重,个人破产和银行破产都成了必然的结局。

一个利欲熏心、争相加杠杆负债的社会是无法持续的,新冠病毒就是那根稻草,可以把它理解为适时而生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46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