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谁家第一个阵亡?

过去八年,美联储通过降息、购买债券等措施,几乎承担了推进经济增长的所有任务,欧元区和日本也进行了多伦量化宽松,外表看来似乎是为了推动经济增长,但本质上都是为了债务,到现在,货币洪流基本结束,意味着欧美日不再担心债务问题。前期如松还担心欧元区会继续使用宽松政策对抗民币贬值,现在看来,短期或许有小规模的货币减震措施,但大规模货币宽松的可能性已经很小。这从欧美的国债上已经显示出来。上周五,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11.9个基点,刷新11周高位至1.663%;30年期美债价格下跌逾1个大点,其收益率则上涨12.9个基点,刷新七周高位至2.375%。更重要的是,德债利率也自退欧以来首次转正至0.02%。这直接造成世界各地股市和商品市场的大幅下跌。这反应的都是货币预期。

到如今,市场还对日本有宽松预期,但失望的可能性也很大。

那么未来欧美日将如何应对经济可能出现的困境?通过财政政策的不断调整,稳定经济增长。就像里根总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所做的那样,当时的显著特征是,减税,将财政支出向困难人群倾斜,精简政府支出,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既然里根可以做到,当今的欧美日领导人可能自信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也是各国和地区央行的水龙头拧紧之后的必须的选择,没有什么别的出路,这也与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基本一致。

当欧美日拧紧货币水龙头之后,对于新兴经济体意味着什么?决战!

这场决战的代价远超过世界大战所带来的经济损失。2014年以后,由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俄罗斯、巴西、南非、委内瑞拉、阿根廷甚至包括沙特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说明他们的经济严重依赖商品价格,中国不断刺激房地产,也源于中国经济和财政也严重依赖房地产价格,这些经济体都是价格经济,也就是通胀性经济。虽然这一时期仅仅是汇率战的前哨战,但可以看到他们的损失都是非常巨大,以俄罗斯为例:2013年的GDP是2.08万亿美元,两年之后的2015年仅仅是1.31万亿美元;巴西2011年的GDP是2.39万亿美元,两年后的2015年是1.51万亿美元。两个国家两年的损失加起来约1.6万亿美元,完全可以进行一场大型战争。虽然巴西和俄罗斯都尽力在国内使用本币表示自己的GDP增长率,但那是自欺欺人,没有国际购买力为基础,数字掩盖不了贫困人口的不断扩大。

可欧美日拧紧水龙头之后,意味着不再进行货币放水,也就意味着要压制价格,也所以,决战开始了。

对于大宗商品国家,在前十多年中都积累了一定的外汇储备,在本币汇率承压的初期,就可以使用储备来维护自己的汇率,债务危机也不容易爆发。但是,数年的经济低迷甚至萎缩、外储被削弱之后,经济耐冲击能力和债务偿还能力都已经下降,如果价格继续低迷甚至继续下跌,就会带来汇率的崩溃性贬值,社会矛盾很可能深度恶化。这既是汇率战争,也是国家之间的全面对抗。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在水深火热之中,巴西的罗塞夫已经下台,谁是下一个?俄罗斯官方机构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持续的经济衰退导致俄罗斯企业在第二季度出现新一轮破产潮,情况严重程度堪比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大规模破产潮还导致企业拖欠工资情况恶化,民众生活受到影响。俄罗斯科学院的俄罗斯宏观经济分析和短期预测中心主任萨利尼科夫表示,目前俄罗斯每月都有约1000家企业破产,这意味着新一波企业破产高峰已经到来。他表示,导致这一轮企业破产潮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经济持续萎缩,“俄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连续6个季度同比出现萎缩,旷日持久的危机导致几乎每个行业的企业破产数量都在上升”。当欧美日拧紧货币水龙头,必定会加剧破产潮和失业潮,俄罗斯会否发生大规模动荡?估计难以避免,这是考验普京智慧的时候了。

未来一年内,很可能会出现汇率崩溃性贬值的国家,标志就是债务违约(委内瑞拉已经不必考虑,它必定违约),看看哪一个主要经济体会首先阵亡,巴西?俄罗斯?印度?

民币汇率的稳定性强于绝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但也很可能遭到严重的冲击,因为经济与财政过于依赖地产价格。

在2014年一季度,如松就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中预计,人民币将面临长期的拐点,贬值趋势将形成。这中间虽然不断有大人物发出豪言壮语,但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下图是民币兑一揽子货币从2014年以来的走势图:

640(1).jpg

下图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在2016年的走势图:

640(3).jpg

年初至今,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已经贬值了5.9%,年化13%,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跌至94.88,创去年12月指数创立以来最低。

人民日报海外版近期刊登题为《人民币是负责任的国际货币》的文章称,与历史上其他曾经历过由“盯住汇率”制退出的国家过程一样,市场各方未来也必将经历一段逐步适应人民币波动幅度加大的时期。文章称,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日、英、欧等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均启动了史无前例的非常规性货币政策。纵观发达国家国际主要货币的汇率史,短期内出现20%甚至40%汇率波动的极端情形也并非罕见。这说明,官方已经放风,人民币需要贬值,虽然晚了点,但依旧给本人在2014年以后的说法背书。

为什么人民币一定要贬值?如松已经在这个博客平台前面的文章中多次重复说明,包括《如松:房价和汇率的唯一真相,哥俩只有一条路 》《如松:房地产幕后的精彩正在上演 》《如松:国家之间的厮杀,黎明总是静悄悄 》《]如松:强心针之后改打“窒息针”,会怎么样? 》,具体原理也就不再重复。货币的升值贬值自有其内在的规律性。

以前说明的是民币必须贬值的根本原因,这是一系列体制问题所决定的。现在,又暴露了第二个重大因素,很可能开启加速贬值的窗口。6、7、8三个月的财政收入分别是:15634亿元、14770亿元、9894亿元,三个月的财政支出分别是:22637亿元、12768亿元、14187亿元,三个月的合计赤字是9294亿元,说明赤字的趋势已经形成,而为了保经济增长(实际是保债务和其它根本问题),必须要扩大财政支出。实际上,刚刚通过了一轮新的刺激措施,需要增加财政支出约2.2万亿。这意味着财政收入与支出的矛盾开始扩大化,当6-8月这样规模的赤字持续之后,汇率快速贬值的时间点就很快会到来,这在上周的文章中说过。现在,人民日报也给出了同样的预期。

另外,6、7、8三个月的国内消费税分别为:5463亿元、810亿元、83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8%、-4.3%、-6.2%,财政部的解释是主要受产销量下降影响,卷烟和成品油消费税减收较多。尤其需要注意的是7月份成品油消费税下降12.6%。成品油的消费税是按量计征,与价格无关,这说明大众消费在快速萎缩,未来的通胀一旦上行,就是滞胀。这也说明房地产开始加速挤压居民的消费能力,当居民的消费能力被挤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房地产的动力也就彻底耗尽了,触地节点就会开始。

消费的加速萎缩还会带来股市的问题,这意味着人们可支配的收入在下降(很可能存款增速也在下降),可是,财政赤字在持续,必定需要进行市场融资;为了让贫困地区的公务员们好好干活,刘公公正在带领一众人马扶贫,贫困地区的公司走绿色通道上市;银行坏账不断产生,也需要上市融资。一方面可投资股市的资金在萎缩,一方面饿狼蜂拥而来,唐僧肉就快耗尽,也会进行触地运动。

汇率加速贬值的时候,利率就会上升,这已经在最近一段时间银行间拆借利率上反映了出来,四季度会不会出现新一轮钱荒?我认为可能性很大,也就意味着所有的资产价格都不值得关注。汇率加速贬值,也就意味着外汇和贵金属的吸引力会快速上升。这些时期该做什么,相信如松的老友们已经很清楚,不必再说。坚守既定方针,就会大幅战胜市场,包括如今风光无限的焦点城市的房地产。现今的时期,最应该回避的又是什么?相信很多人还在疑惑、怀疑,未来隐患和风险在于金融衍生品市场!理财、基金、信托都包括在内,但最严重的是股权市场,未来一年,自然有结论。

祝大家中秋快乐,事事如意!

注:节日休息,不再发文。今日的文章虽然有些凌乱,因为涉及的范围比较多,但真实、客观、与每个人密切相关,算作如松给大家的节日礼吧。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