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400年间最艰难的乱世,大赢时代!

印度神童阿南德已经是吠陀占星术的高手,他因在2019年8月份就成功预言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而名扬天下。

吠陀占星术是以地球为中心,观测太阳、月亮和行星在背景星座的位置,以及行星之间的夹角,以此为依据来预测吉凶。在吠陀占星术里,太阳,月亮,水星这几个是中性,木星和金星是吉星,土星和火星是凶星,还有两颗虚拟的星,分别叫罗睺和计都。大多时候是以地球为中心点来观看,两颗行星之间有个夹角,当夹角很小、两个星星在某个星座背景下接近于重合的时候就叫合相。

在所有的相位当中合相产生的能量最大,当合相发生的时候,结果是吉是凶呢?

首先是要看什么样的星象相合,如果是吉星与吉星相合,结果当然是大吉,如果是吉星和中性的星相合,结果不会太差,如果是凶星和凶星相合,结果是大凶,如果是凶星与中性的星相合,结果就不会太好,如果是吉星和凶星相合呢?那就要看是在哪个星座了。

2020年12月21号这天,土星和木星相遇在摩羯座,如果从拉萨的天体观测软件来观看,会看到土星、木星和地球在一条直线上,这就是吠陀占星术上所说的土木大合相。

阿南德说,在这次大合相中吉星(木星)很不幸地输了。土木合相每20年就会出现一次,一般来说也不值得过于惊诧,但这一回非常特殊,是400年内两个星之间的距离最近的一次。所以,阿南德预言今年7月至11月是糟糕的时间段(目前来看,新一轮疫情高潮似乎已经来临),从长期来说,他认为这次的土木大合相产生的巨大能量会引发地球上的大灾难,20年内人类会遭遇400年间最艰难的乱世。

上一次出现这种星相(土木大合相)还是1620年!

我们知道明朝后期出现了万历中兴,指的是明朝从1573年开始的中兴之势,这主要归功于张居正锐意改革的政绩,让明朝的国力迅速提升,1590年代明军两次在朝鲜半岛大败日军可以彰显中兴的结果。此后,中兴之势就不在了。

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曾经阐述,历史上所有的盛世都是气候变暖时期诞生的,气候变暖让农业生产有保证,当人们的基本生存需求(食品需求)得到保证之后,就会产生更高等级的需求,就会推动文化、教育、工商业的发展,就会展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这就是盛世。当气候转冷的时候,人们的基本生存压力急剧加大,更高等级的需求就不在了,盛世当然就不在了,此时,人类为了争夺生存权,互相之间只能不断厮杀,就必然形成乱世。这是唯一不变的历史规律。

万历中兴也一样,下图中虚线是根据竺可桢先生的研究结果所绘制的中国温度曲线:

从上图可见,气候变化有时是平滑的,但更多是十分剧烈的,属于典型的天机。北宋末年中国气温出现了快速下降,这尚可理解,源于这是隋唐后期气温缓慢下降之后的加速过程。然而到了南宋伊始时期又出现了快速回升,这显然是突变。到元朝末年时气温再次出现快速下降,这也是突变,同时在江淮地区又爆发了大鼠疫,这直接导致东南方向民变四起,这是明朝的起点,源于当时的义军中有一个不一般的人物——明太祖朱元璋。明朝建立之后,气温就一直非常低迷,但到16世纪晚期气温出现了短暂的快速上升,这就是万历中兴时代。

我们知道万历中兴时代有两个特点,第一是文化、文学艺术、医学空前繁荣;第二是民族资本主义出现了萌芽,推动了工商业的快速发展。如果是气温寒冷导致农业产量低迷,人们的基本生存都无法保证的时候(生命都得不到保证),中兴就是不可能的。

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还论证过,明朝到1600年之后就出现了问题,源于以白银为基准的粮价开始不断攀升,1618年前后是飙升最猛烈的时期,今天我们知道这就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生存压力不断加大让万历中兴时期的繁荣被摧毁了,中国进入了明末清初时期的黑暗年代。从中国气温变化图上可以明显地看到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17世纪的最初十几年是气温迅猛下降的时期,这显然也是突变,直接让气温跌到了千年来的最低水平,明朝从此进入了明清小冰期中最寒冷的时间段。

1618年,很可能是欧亚大陆千年历史中最凶的一年,欧亚大陆从此进入了最黑暗时期。

1618年是欧洲苦难的开始,从1618年开始打响的三十年战争很可能是欧洲历史上所遭遇的最惨烈的战争,这是一场由神圣罗马帝国内战演变而成的一场大规模的欧洲战争。交战的双方是新教联盟和天主教联盟,新教联盟包括瑞典、法国、丹麦、挪威、波西米亚、荷兰、普鲁士、英格兰等,天主教联盟包括西班牙、奥地利、匈牙利、波西米亚、波兰等,欧洲国家都卷入了其中。下图为1631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在布赖腾费尔德会战时的神采,他在1632年的吕芩会战中阵亡。这说明在欧洲三十年战争中即便高贵如国王也无法幸免于在战场上阵亡,可见战争的惨烈程度。

这场战争使各日耳曼邦国的人口被消灭了约25-40%(男性阵亡的比例约50%),波美拉尼亚(现在的德国和波兰北部)65%的人口阵亡,西里西亚(欧洲古地名,今天的波兰西南部,还有一部分处于捷克和德国)25%的人口阵亡。从这些数字可知,兵役年龄之内的日耳曼男人基本都战死了。

1620年是大西洋沿岸“改变”的开始!为了摆脱宗教迫害,包括35名清教徒在内的共102名乘客登上名叫五月花号的木制帆船,从英格兰出发,11月11日在北美登陆。随后,美国的出现改变了大西洋沿岸。

同期,东亚大陆的灾难则更加惨痛。

1618年努尔哈赤发布了《七大恨》,标志着明朝末年一系列的明朝与后金、明朝与起义军、清军与起义军、清军与南明的战争开始了。根据英国经济学家麦迪森的观点,1580-1590年间明朝的实际人口大约1.62亿人,但到了1646年(顺治三年)下降至8848.6万,人口折损了接近一半(真实的折损数应该超过一亿,源于这五六十年内新出生的人口也折损了),人口折损主要是在1618年之后发生的,这是天灾、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

1620年是中国历史上十分奇特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明朝前后在位的有三个皇帝,他们分别是明神宗朱翊钧(即万历皇帝)、明光宗朱常洛、明熹宗朱由校,灾难的天气、天相寓意的大凶之年再加上政治的混乱,似乎已经预示了此后即将到来的苦难。

1626年5月30日,北京西南偶的王恭厂周边区域发生了离奇的爆炸,爆炸半径达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造成了两万余人的重大损伤。据后人推算,此次爆炸的威力相当于1-2万吨当量的三硝基甲苯,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爆炸。

1628年,陕北农民王二起义,此后农民起义的战火蔓延至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最终由李自成攻入了北京。

1637~1643年间发生了崇祯大旱,这是一场特大型旱灾,其持续时间之长、受旱范围之广,为近五百年所未见。

1633年至1644年爆发了华北大鼠疫,部分地区甚至十室九空。

1618年是欧亚千年历史上最凶的一年。

阿南德将去年底的土木大合相与1620年的土木大合相相类比,或许意味着新的动荡开始了,当然,“改变”也开始了。

阿南德的预言似乎也与科学研究隐隐相合。

一般来说,德国之声这样的大媒体一般不会在头版头条报道一篇科学文献,源于大众难以理解这些生涩的内容。但8月6日,德国之声却罕见地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一篇大西洋暖流已经中断的文章。文章说,德国波茨坦气候问题研究所的学者日前在学术期刊《自然气候变化》上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对全球气候具有深远影响的大西洋环流系统(AMOC)正越发趋于不稳定(以前已经介绍过相关内容)。该洋流一旦中断,欧洲将不再拥有温和的气候环境,北美东海岸地区也将遭遇更为频繁、更为极端的洪涝灾害(以前介绍过相关原理,不再赘述)。论文作者伯尔斯(Niklas Boers)指出,大西洋环流系统是地球上最为重要的洋流系统之一;在地质史上,大西洋环流系统一直在强弱交替,但是在过去一千年间"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弱过"。

欧亚大陆之所以具有适合人类居住的气候条件,主要就源于洋流源源不断地将热量(暖湿气流)从赤道附近吹到欧亚大陆,给欧亚大陆带来“空调”的效果,也带来有效的降雨(下图为北大西洋洋流持续将墨西哥湾等地的热量携带到欧洲大陆的示意图)。一旦洋流减弱到千年来的最低水平,说明气候就在剧变的前夜。

从古到今,气候的剧变必然会带来动荡和改变。

无论阿南德的预言还是洋流研究的预示,都寓意着世界正进入剧烈的动荡和改变的时期。未来是从喧哗回归淳朴、从安逸到进取的时代,是打破已经固化的社会等级秩序的时代(历史上任何动荡时期都会起到这个效果),是人们身上的勇气和才华闪光的时代。

但这也是一个国家可以大赢的时代!

上述所说大多是中国的史实,但事实上,在1620年之后的几十年,欧亚几乎所有地区都动荡不安(不再赘述,最著名的当然是17世纪末期英国的光荣革命了)。

天相和气候只是造成社会动荡的外部因素,但更核心的内在因素则是贫富差距恶化,这永远是社会动荡的深层次根源,也是当今全球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的“毒瘤”。当内外因素“共振”的时候,任何社会都只能陷入剧烈的动荡,经济水平出现剧烈的倒退,人民深陷苦难。

此时,哪个国家可以保持社会稳定,就可以在其它国家陷入动荡时实现持续发展,实现大嬴,而遏制社会贫富差距就是最有力的手段。

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育,对于我国的绝大多数家庭来说都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军备竞赛”!当绝大多数家庭将自己绝大部分可支配收入都投入到教培这个行业中之后,教培就和房地产一样,成为恶化贫富差距的路径。

本人也在大学教过书,知道只要老师在课堂内好好教、学生好好学,在正常课堂内完全可以达到很好的教学效果,补课的意义并不大。如果老师在正常课堂上应付了事而热衷于课外补课,就不再是教育育人,而是教书育“钱”,就有违教育的本质。要保证体制内教师的待遇,提高教师的积极性和社会地位,让老师在正常课堂上保证教学质量,让教育回归正轨,回归教书育人。

当然,一些课外的兴趣班等也是需要的,可以培养孩子多方面兴趣,发现孩子的特长,但这些兴趣班必须规范。为了拓宽教培行业从业人员的就业宽度,可以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兴趣教育。

对于互联网平台也一样,新的零售方式是需要的,但不能通过破坏中低收入阶层的就业机会来恶性发展(比如抢夺低端零售业的业务),这就成了既得利益阶层和资本共同掠夺中下人生的盛宴,所以,互联网平台需要整治(过去本人也谈论过这个观点,所以不是跪舔)。如果任由互联网平台恶性发展必然让很多中低收入人群失去最基本的生存空间,就会引发社会动荡。

任何行业的发展都不能以破坏社会的稳定为代价。所以,以合适的方式(注意这点)整治房地产、教培、互联网平台既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目的是避免贫富差距继续恶化、避免社会陷入动荡。

在未来的数十年,谁能避免动荡(这很难),谁就能大嬴,我们希望中国是那个赢家。

少数人总认为自己兜里有了几个钱,就开始人五人六,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但如果没有改开四十年的稳定发展,我们现在可能还在逃荒的路上!所以,维持一个稳定的社会,个人才能发挥自己的才华,这才是所有人的幸运。

在这个动荡的时代,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文化圈占据优势,源于民众的服从意识更强,更容易实现社会稳定。万一陷入动荡,一定是其他因素所引发,你懂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36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