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内战,世界内战!

如今,特朗普与败灯正在就大选的结果进行最后的角逐,之所以本次大选与以往不同,其根源已经在(10月29日《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中说的比较清楚。

经济全球化之后,美国建制派的政客、国际资本和大媒体到全球实现了自己巨大的利益,但随着产业和资本的不断迁出,就让美国铁锈带的失业率不断增长,也让中下层人士的生活水平长期停滞不前,而川普的横空出世已经告诉他们,工作机会是可以拿回来的,传统也是可以回归的,人们已经聚集在川普的周围开始夺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权益。既然川普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就再也无法关上。同样,建制派的政客、国际资本和大媒体与它们的代理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可以持续实现巨大的利益,也就决定它们宁可杀头也不会放弃这块“大蛋糕”。这就让双方完全丧失了妥协的空间,剧烈的社会冲突开始了。

这说明美国社会已经严重分裂,双方对抗的局势已经形成,无论最终是川普还是败灯担任总统,都不可能终止双方之间的对立状态,不断动荡的时代开始了。如果美国社会可以守住法律的底线,混乱程度尚可控。尤其是如果川普继续执政就更有利,源于从历史来说,共和党与军方和军火商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川普的选民大多都是崇尚持枪的保守人士,有强大的动力捍卫自己的信仰,更容易实现社会的稳定;相反如果民主党上台,社会的稳定性会差的多。无论如何,一旦因各种事件诱发,美国社会很容易开启一定程度的“内战”,不断的冲突是难免的。

媒体宣布败灯胜选,这肯定不合法。可自从媒体宣布败灯胜选之后,为何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都几乎是饥不择食地给败灯发贺信、贺电?难道它们不知道败灯这个“总统”尚未完成法律程序吗?它们不知道按照传统,没有输家送上祝贺,赢家就尚未诞生吗?特朗普已经就大选舞弊嫌疑提起了司法诉讼,司法裁决随时可能改变大选结果,难道它们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吗?当然不是,各国的领导人都是人精,对这些事看的很清楚,可为什么这么多的领导人还要冒着损害国与国关系的巨大风险也要给败灯送上祝贺?

首先,美国的盟友中,多数国家的经济、人口、土地规模都比较小,在大争之世很难应对俄罗斯等国所进行的各个击破行动,而特朗普喜欢单干,这就让它们面临巨大的威胁,所以就很希望走联合之路,所以它们喜欢只能搞联合的败灯,这一点已经在前面说过,不再赘述。

其次,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已经把各国逼入了绝境,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是它们执政地位的巨大威胁。

其次,英系文化在当今时代算是右翼,这个群体信仰牢固、价值观明确,只有这样的人群才能实行简单的宪法,实行小政府大社会。此时,宪法在每个人的心中,自觉成为人们的行为准则,就不需要太多的执法人员,这是构建小政府大社会、自由经济的基石。无论自由主义还是其它模式(中间或左翼,欧陆国家大多是这个范畴),信仰和价值观更加多元,就需要更复杂的宪法和更庞大的国家机器以管理社会。美国在整体上应该算是中间偏右翼,美国的左翼政党——民主党与欧陆国家的文化倾向、政治倾向更加接近,所以,欧陆国家十分喜欢奥巴马政府,现在亲近败灯就是十分正常的。但这一点只适合于欧陆的部分国家,它们也在不断分化。

最后一点可能是最重要的。

欧洲各国、日韩等都是发达国家,如果它们仅仅依靠内需,就无法保持现在的人均GDP水平,也无法保持现在的人均生活水平,出口是它们必须要依赖的——而美国的需求占到全球总需求的四分之一以上,这个出口市场是它们必须要依靠的(无论直接还是间接)。可恰恰,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已经导致本国的政府、企业、家庭部门的负债率剧烈上升,需求减弱,对外部市场的依赖性更强,如果此时外部市场再出现萎缩,就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

经过新冠病毒的打击之后,欧亚很多国家的失业率都在10%以上,如果在这样的时候出口受阻,失业率就会长期维持在高位,而政府债务率也已经达到了高位、已经丧失了继续救助失业人口的能力,这种状态是十分危险的,政府很容易倒台,更严重的话还会形成剧烈的社会动乱。比如法国的种族事件已经让社会出现动荡的苗头,一旦政府无法救助失业人口时,社会危机就会总爆发。

可现在的问题来了,美国的失业率也在相对高位,以川普的“美国优先”的政策思路,只要为了解决自身就业的需要,他会毫不犹豫地给进口商品加关税,甚至使用配额等更严厉的手段(没有他不敢做的),如此,其它很多国家的出口就会收缩,让它们的社会陷入严重的危机之中。

而败灯是被国际大公司推举上台的,其经济政策至少暂时还会运行在经济全球化的道路上(收缩也是必然的,这是由美国财政决定的,只是不会像川普那么剧烈),这就、有利于欧美国家的对美出口,有利于缓解它们的国内问题。

这就是川普与败灯的差别。

但败灯的政策必然会导致美元贬值的压力继续加大(源于贸易逆差扩大,甚至出现美元危机),这会导致美国的失业率停留在更高的位置,也会导致一般劳动者的收入购买力下降(源于美元贬值和失业率更高),成就的却是国际资本的利益。美国增加进口就向这些国家输出了就业机会和财政收入,向它们输送了利益之后就可以达到联合的目的。所以,败灯总说要搞国际联合,这是环环相扣的。(注:面对这样的乌合之众,中俄只要挥拳猛击,就会让它们鸟兽散,因为它们毫无主心骨)

因此,我们就看到英国、德国、法国等几十个国家都急不可耐地向败灯发去了贺信,也不再顾自己的“吃相”,就像是一群秃鹫扑向了“腐尸”。

要注意,这是一个巨大的棋局!

如果川普继续执政,亚欧国家继续扩大对美出口之路就走不通了,失业率就会停在高位,在财政已经枯竭的情形下,就只能通过给富人加税来补助穷人(就是“打土豪分田地”,这就是“内战”。内战的真实含义是一国内部两个阶层之间争夺,战场上的交火只是方式之一),这些富人在本国政治生活中有巨大的能量,总理、首相的压力就急剧放大,这是他们不愿意面对的;同时,给富人加税,富人和它们的企业就会向美国迁徙(要记得川普还在在美国推动减税政策),这有利于推动美国的经济复苏、进一步降低失业率,却十分不利于欧亚国家的经济复苏,这种情形是这些国家更不愿意面对的。

相反,如果败灯执政,有利于华尔街等国际资本,也有利于欧亚国家但却会进一步削弱美国。

此消彼长就是这个大棋局的核心。让川普继续执政,欧亚国家谁都逃不出这个局!他们能不甘冒风险提前给败灯发贺信、相当于给美国国会和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施压吗?

世界的运行轨迹和利益链接是十分清晰的,也决定了大人物的行为。

其实,这些国家的愿望很难实现,因为到今年底预计美国的政府负债率将达140%左右,继续通过扩大贸易逆差向它们输出就业的能力十分有限。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打击之下,各国债务率都出现了暴增,社会需求和进口能力都会急剧下降,导致各国的经济增长都会下降、失业上升,贫困阶层的生存就面对巨大的威胁,各国都只能立足于自己解决这一严峻的社会问题,此时继续期待出口市场简直就是幻想!各国最根本的办法是主动以法律为准绳(不是以行政)进行均贫富,既可以提振内需也可以推动社会稳定。如此也就看到东方大国已经先走一步,这就是政策对未来的预见性。“马以今服”一旦上市会有巨大的市值,当然会继续拉大贫富差距、恶化社会矛盾,所以在上市的前夜宣布暂停上市,时间点刚好是在美国大选投票日之后,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很可能是大人物认为谁会最终赢得美国大选。同时,又看到下面的新闻:

在今天的世界大背景下,均衡贫富差距是整个世界的必然要求,就可以很清楚地理解“是要在‘一部分人先富’之后必然要有的‘先富带动后富’,如果有的先富不愿意带动后富,那就得让他愿意”,核心目的是为了平衡贫富差距。至于怎么实现“那就得让他愿意”,应该不用解释,如果还有年轻人不清楚,回家问问长辈就知道了。

所以,川普和败灯之争,在牵动着世界各国,甚至也决定着各国领导人的政治命运,也决定着各国之间综合势力的此消彼长。由此也就知道为何欧美的大多数领导人都希望败灯赶紧上任,川普赶紧走人。

这些人盼望川普赶紧走人,川普该悲哀吗?不,该自豪,源于每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应该为本国民众的福祉负责,而不是为少数人负责。

美国被誉为自由的灯塔,可这个“灯塔”现在遇到了“败灯”,就看美国人最终是否会选择这样的重口味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36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