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天灾还是人祸?“1天”的含义

在武汉肺炎爆发的过程中,武汉、湖北甚至全国都遭受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医务工作者、医院的建筑施工单位、城市管理者、快速公司等无数人都战斗在第一线,都在努力减少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他们都是值得尊重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哪个因素最为重要?人、财、物当然都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时间!

如果早日进入临战状态,病毒传播的范围就会小很多,病患数量就会少很多,就不会或降低对医疗资源的挤兑,是否仅仅湖北本地的医疗资源就可以应对本地的病患?会不会不需要外地医疗队的支援?终归外地医疗队支援武汉之后就会削弱本地的防护力量,对本地的疫情控制就会带来影响。任何瘟疫事件,最大的影响就来自于对医疗资源的挤兑,当患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时,就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这就是“黄金”救援时间的含义。早日进入战时状态,会不会根本就不需要建设**山医院?这是很可能的,就可以减少这部分财政支出。如果可以早日在湖北控制住病毒的蔓延,在其它省份就可以减轻病毒的爆发规模,是否这些省份就可以在年后正常开工?延迟一天开工所带来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的。我国去年的GDP大约是99万亿,平均一天就是2712亿!在这里,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一天的延误所带来的就是很多生命和上千亿的财产损失!

在这里,就不说那些原本所学专业是给猪防疫的、转而晋升为给人防疫的院士了,也不再谈那些说“不会人传人”或“有限人传人”的不学无术的所谓专家了。就以受人尊重的钟南山院士来说,他在1月20日接受白岩松采访时他是这么说的:“现在肯定是人传人,在武汉有证据。另外,两个广东人患病但他们没去过武汉,但是有一位家人去过武汉并且染病,经过基因检测,现在可以确认,就是人传人。”“这次用两周定位了新型冠状病毒,再加上我们有很好的监控以及隔离制度,疫情不会像17年前SARS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经济损害。”后面的这段话现在看来有所不妥。

不管怎么说,钟南山院士在当时社会上“不会人传人、有限人传人”等一片懈怠范围中,公开在媒体上吹响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可以人传人!这是值得尊重的。

更值得尊重的是香港的管轶教授。

大家知道他是钟南山的学生,就在钟南山接受记者采访的第二天(21号)管轶教授也来到武汉,他立即推翻了老师的结论,说到“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在此要强调,一个严谨的学者永远不会受大众的情绪或意愿所感染,更不会受行政意图所左右,严谨是真正的学者的基本态度。本人年轻时曾经与中科院的一些老教授和院士有过接触,他们在学术问题上总是惜字如金,为了科学的严谨,说出的每个字都会经过仔细思考。何况,管轶教授这番话直接推翻了老师前一两天所说的话,没有严密的论证、推理就不会说出来。

可以说,是钟南山师徒共同向全国公众拉响了本次瘟疫的警报!

当时,管轶教授还说过这样的话,“之前曾经报出几天没有新增病例,当时我还有点乐观……但如今新增病例增加不少,我想说现在不是比谁官大、比谁权力大,真正要具有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

敢说真话、敢说实话,敢推翻老师的结论(这才是老师的好学生),心中装的是人民的生命与财产,管轶教授就是最值得尊重的人。

据传,管轶教授在武汉时并不受欢迎,当地对他的工作也没有给予很好的配合。至于他所说“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有人说管轶在武汉病毒面前当了逃兵,作为曾经与钟南山一起抵御非典的国际著名病毒学家,大半生都在与病毒打交道,难道会害怕自然界中的病毒?这种说法三岁小孩都不信,至于“怕”的内涵,估计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普通百姓一般会遇到一个日常问题,在网络有无数言论,都冠以某某专家的观点,我们到底应该信谁的?其实很好区别,如果一个学者总想当官,喜欢在自己的名字前面挂上响亮的官衔,这样的学者都是带问号的。只有一心学问的专家才是可信的。

现在,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件事,如果湖北和武汉的主要领导早日邀请像管轶教授这样的学者进入湖北并制定相应的对策、指挥防疫,可以争取多少时间?估计几天的时间总是可以的,甚至十来天的时间也是可以的,几天或十来天又可以减少多少损失?

湖北省、武汉市并没有这样做,但湖北境内有地方这么做了,那就是潜江市。在接受中央台《新闻1+1》采访时,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是这么说的:“2019年12月底(注意这个时间,比武汉封城早了23天),潜江市就提前对物资准备、防控措施、人员调动等作了部署。2020年1月17日(这比武汉封城早了6天),果断将第一批32名疑似病例集中收治,隔离治疗,有效防止了疫情的扩散。”(有武汉市领导将武汉肺炎传播恶化归结于自己没有决策权,向上层甩锅,这种说法苍白无力),后来,就在整个湖北各市被武汉肺炎摧残的一片哀鸣的时候,潜江所受到的影响却很轻。2016年潜江市的人口总数是96.2万人,到2月11日武汉肺炎的感染人数是90例,感染率为0.0093%,武汉肺炎对潜江所带来的影响似乎还不如一场普通的流感。如果整个湖北省像潜江市一样早日应对,会给湖北和全国减少多少损失?预计除湖北省之外的其它省市可以正常过年,年后的企业都可以正常开工,终归在湖北爆发一场“普通流感”,不会影响其它省市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也不会影响人民的生活。

几天或十几天的时间,前后的差别有多大?大家自己去计算吧,仅仅从经济上计算就应该是天文数字,更不要说生命的代价。

谁还敢将这场瘟疫导致的损失归结为天灾?

有人说过,治国就是治吏。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建立高效的正淘汰机制,让“能吏”、让对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的“善吏”主政上下,就会不断带来损失,武汉肺炎就是极为生动的一课。

经常有人将人均GDP作为划分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标尺,咱不反对,但这远远不够。真正划分它们之间区别的是社会治理,是否能建立起有效的正淘汰机制,让合适的人站在合适的位置上才是根本的区别。当建立了这样的正淘汰机制之后,正常时期可以稳定发展,灾害时期就可以将损失最小化,经过长期的积淀之后,自然就会迈进发达国家的门楣。

路,在脚下,看自己怎么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36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