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选”那点事儿

大选可能是现在世界上最焦点的话题,也是最复杂的问题,缘于选票是由无数人自主投出的,任何人都无法完全掌控这样的过程,判断大选的结果就成为全世界的难题。过去一段时间世界各地的大选不断,大选的胜负又有内在的必然性,那么,最终决定大选胜负的“那一票”是由谁投出来的?怎么体现出必然性?

英国大选中,科尔宾的施政纲领明显不符合英国的传统文化(前面说过这个话题,《如松:这是什么?自尽!》2019.12.23),这就是约翰逊获得的那最重要的“一票”,而且是决定最终胜负的那一票,是足以保证自己当选首相的那一票。

今年,美国又迎来大选年,无论川普的业绩做的多么好(不好也就算了,自己滚蛋就是了),还是共和党如何卖力地助选,都不足以保证川普再次当选。这里的原因十分简单,无论你川建国做的再好,焉知对方的候选人未来不能做的更好?共和党卖力地给川普助选,民主党当然也会卖力地给自己的候选人助选,所以,无论川普做的多么好,也无论共和党多么卖力助选,都不能保证川普再次当选。所以,川普不断说自己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超过95%,这个数字并不具有决定性。

最有决定性的那一票是怎么投出来的哪?有两种方式:

中国人最讲究以德服人,如果自己德配天地,取得了本国几乎所有人民的认同,对方就会主动放弃竞争,己方就可不战而胜(这也是老子所说的那种至高境界)。这种情形在历史上出现的次数很少,但还是有类似的先例(注意也只能是类似)。

里根总统在二次竞选的时候,对手基本上放弃了,里根几乎是不战而胜。1980年,里根在竞选中问:“我想,在你们决定投票选谁时,不妨自问一下,你今天的生活是否比4年前更好?”,当时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美国正在遭遇历史上最严峻的高通胀时期,失业率不断攀升,结果里根大选得胜。当里根执政近四年、再次开始竞选时,他再次将这个问题抛给所有美国人:“你觉得自己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吗?”,当时的答案显然是肯定的,美国经济在里根的带领下正展现勃勃生机,结果只这一句话就让绝大多数美国人决定了自己该怎么填下自己的选票,也让对手几乎放弃了竞争。

从外在看起来,里根将美国经济带出了泥潭,改善了所有人的生活,获得多数美国人的拥护,这当然是不可缺少的物质基础。但这并不是全部,内在的因素是里根让自己的对手服气了,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宾服”,让无数对方党派的人士放弃竞争、转而拥护自己。

当很多对手阵营的人士转投己方阵营的时候,就可以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相反,即便自己在经济上做的足够好,但如果不断向对方喷出嘴炮,甚至希望杀之而后快,就做不到这一点,缘于德不配位。

让自己的支持者或盟友服气是本事,让对手宾服的本事是大本事!只有兼爱才能达到这种高度,所以老子被尊为兵家的祖师,老子还说慈柔才是“大勇”,才能战无不胜。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对手的自残,被动投出“那一票”。

大家知道无论民主党的主要候选人拜登还是资深的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现在都是丑闻缠身(不必细说),如果他们主动退选或辞职,就是对川普最大的打击,因为民众会认为民主党勇于自我革新、反省,由一个勇于革新、反省的党带领国家自然是有希望的,可以获得选民的支持。相反,现在的拜登还在不遗余力地竞选,选民自然会想,你到底为的是什么?是为了国家的未来吗?或许更可能是为了掌握权力,当掌握了权力之后就会掩盖或销毁丑闻;佩洛西极力推动不可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弹劾案是为了什么?再次推动不可能获得通过的、对总统的军事权力进行限制的法案,其目的又是什么?或许是害怕川普继续揭露自己的丑闻,害怕川普对民主党带来的巨大竞争压力(这种竞争压力对整个国家是大好事),这已经完全是党争,偏离了议长应该为国家服务的职责。既然你这个群体执着于党争,国民怎么可能将国家的前途交给这样的人?

拜登和佩洛西越胡闹,对民主党的伤害越严重,川普就越容易获得自己竞选连任的那最关键的一票!

其实绝不仅仅是拜登和佩洛西在给川普助选,还有另外两位主要的民主党候选人沃伦和桑德斯也在给川普助选。美国文化传承于英国文化,而沃伦和桑德斯的竞选纲领很类似于科尔宾,与自己的本土文化有很严重的冲突,所以它们实际也在给川普助选。只是彭博加入才带来了一点变数。

当然,对手投下的那一票有各种方式,科尔宾以与英国的传统文化相冲突来投下,佩洛西以不断胡闹损害民主党来投下,强大的盟友帮倒忙,……,方式多种多样,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这些就是那决定胜负的一票,第一种方法就是像中国古人所说的那样做到“德配天地”,让对手宾服,放弃竞争,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由对手被动投出!但无论那种方式,这一票都来自于对手。

对手的那“一票”是最宝贵的,一般都是决定胜负的胜负手。

所以,无论任何大选的结局,都取决于两步:第一步是努力做好自己的事,给国家、给人民带来福祉。第二步是“好”到什么程度,这个标志就是对手给自己投下那一票。任何人看到了这一票的时候,就几乎提前知道了大选的最后结局。

无论美国是谁在今年当选总统,在郑智上与我们这些小韭菜毫无关系。但谁当美国总统对我们的投资活动却很有关系(约翰逊当选就让英国的未来十分清晰,也就决定了英镑汇率和英国经济的走势,美国也是类似的道理。但由于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美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大选就会严重影响整个世界的经济与投资活动),这才是投资活动的的纲领性精髓所在。经济与投资是社会学的一部分,或者说是社会学的外在表现方式,洞察大选的过程就可以观察社会走向,当然也就决定了经济活动和投资活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3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