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特朗普已成中国的大礼包
201911/13

如松:特朗普已成中国的大礼包

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收入中位数达到创历史新高的61937美元,是1967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比增长幅度是0.8%。这个增长数据如果扣除通胀率,中位数的购买力实际是在下降。这实际就是经济全球化以来美国一直在发生的事情,富人更富,而一般工薪阶层甚至中产阶级的经济状况在不断恶化,也就是贫富差距不断恶化。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衡量贫富差距的经济学指数——基尼系数创50年来新高至0.485,而2017年该系数为0.482。基尼系数是综合考察居民内部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介于0和1之间,数值越大,反映住户收入差距越大,2018年美国基尼系数继续上升说明美国的贫富差距还在继续恶化中。有美国学者认为,美国政府的减税政策进一步加剧了美国民众的收入不平等现象。

有证据显示,本世纪以来美国一般劳动者的实际购买力并未得到明显改善,而富人的财富却在加速增长,尤其是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的核心纲领之一就是保护蓝领、农民等一般劳动者的利益(这会缩小贫富差距),这当然是班农出谋划策的结果,就因为这,当初判断特朗普必定会当选。因为任何人只要顺应了时代潮流、聚焦于解决当时社会最突出的基本矛盾,他就会显示出强大的力量,与他原本是政客还是商人无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当初某朝的土地革命,核心就是解决了土地分配不均的问题,结果让社会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说明的是时势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时势。最终,特朗普也依靠广大蓝领阶层(尤其是白人)的拥护登上了总统宝座。但上述数据却表明,他并未真实履行自己的核心承诺。

2020年,美国将再次面临大选,既然特朗普未能兑现上次的核心承诺、真正改善底层劳动者(这个群体很大)的生存状态,特朗普的票仓就不再稳固,这是他现在必须面对的局势。今天,民主党的主要候选人提出了增加富人税的竞选纲领,实际就是对特朗普最脆弱之处“开火”。

同时,特朗普在执政过程中还犯下两个大忌:

首先,美国选民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大约各占30%,中间派约占40%。在竞选过程中,两党互相攻击是常态,但任何一个人一旦就任了美国总统,就不再是本党派30%选民的总统,而是整个美国(包括反对党选民和中间派选民)的总统。如果两党陷入严重的分裂,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就难以达成一致(没有达成一致的民意,两党在国会就只能吵闹不休、互相攻击),总统就难以实现执政目标。可纵观历任美国总统,从没有任何一任像特朗普一样肆意攻击在野党派(当然,民主党的那些党棍也不是好鸟。但特朗普需要将民主党党棍与普通民主党选民严格区分开来,只要两党选民没有严重的对立情绪,民主党议员在国会就掀不起大风大浪,因为选民既然可以将他们选上台,就可以把他们选下去),这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两党之争尤其激烈,现在整个美国几乎已经处于严重分裂的态势,再加上特朗普在个人税务、通俄门、乌克兰电话门等事件中或也有污点,让自身执政的压力十分巨大(总是伴随者各种调查),对内(尤其是国会)的掌控力(或影响力)很有限。

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如果在内部对美国朝野的掌控力(或曰影响力)比较差,在对外事物上就做不到真正的强硬,也或者说无法充分地为美国争取利益。

其次,军事外交上犯下很难弥补的错误。

2010年之后,ISIS在中东尤其是伊拉克迅速崛起,虽然美国联合相关国家组成联军打击ISIS,但主要是空中力量,没有地面部队的有效配合效果有限。至于伊拉克ZF的地面部队基本等于摆设,其战斗力似乎属于可以忽略的范畴。在这样的局面下,ISIS占领了伊拉克摩苏尔等大城市,如果局势继续恶化下去,伊拉克是否还在今天的世界地图上存在都是有疑问的。此时,美国扶持、联合了库尔德人打击ISIS,将其从伊拉克彻底驱逐,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至今还占据大约四分之一的叙利亚国土。可以说,库尔德民主军在打击ISIS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是美国最坚定的盟友!

不仅现在,在伊拉克战争中,库尔德人就已经是美国的盟友,在推翻萨达姆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就这样的历史盟友,却被特朗普一纸推文抛弃了,仅仅是为了撤出1000名美军(节约不了多少军费)。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也是美国前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辞职的根源。美军撤出之后,库尔德民主军立即遭到了土耳其的军事打击。虽然随后美国通过外交、军事等手段立即介入,力图挽回影响,但大错却已经铸成。

美国作为一代帝国,从没有在海外占领一块殖民地,帝国可以保持对世界的霸权是通过共同的理念、联合盟友来实现的。在以往的多数地缘政治军事行动中,北约诸国、欧洲诸国、日韩、澳新、东盟、阿拉伯等国踊跃参与,即在联和国占据道义上的高点(有多数国家支持),又可以集合各国的军事力量共同行动,让敌对国家无法匹敌。如果再加上经济武器,力量就更强大。这样的美国是十分强大的,就是一代帝国。

这里的核心是什么?是信!当盟友出现国家安全问题时,美国是可以放心依靠的坚定盟友,也就是我们民间称呼的大哥!值得小弟们忠心追随。这一点在北约的条约中也有体现,北约任何国家遭到攻击,就相当于集体所有国家受到攻击,需要同时对敌宣战,这是北约最核心的条款。

当库尔德这样的盟友都可以随意抛弃的时候(只需一纸推文),盟友们还会相信这样的盟友吗?当然不会了,离心离德就是必然。所以,才有马克龙说,北约已经脑死亡。

“信”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和“资本”(在北美,失去了信用的个人可说是寸步难行,这是社会可持续运行的基础),当美国对盟友失去了“信”字之后,盟友离心离德,它还是一代帝国吗?以美国今天的财政状况,很难独自再对外进行军事上大规模的征讨行动(战略行动除外,那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威胁美国自身的存在),对世界各地地缘政治与军事的影响力就会逐渐下降,一代帝国衰落了。

集合上述因素,特朗普今天已经陷入了内政、外交上的困局!

如今,特朗普正在争取连任,唯一的抓手就只剩下美国经济在世界上表现良好。放眼当今世界的其他大国,经济表现没有最糟只有更糟,让其成绩更显耀眼。可一旦美国经济在明年受到冲击甚至陷入萧条,他的总统梦也就不在了。此时,为了维护美国的经济稳定进而争取连任,在对外的一系列贸易谈判过程中就有可能后退,当他后退的时候,不就成了其它大国的大礼包了吗?

只要他还留恋权力,留恋总统宝座,现在的他就会受到这种制约。(当然他也不敢后退过度,因为这会招致两党和同僚的剧烈反对)

对特朗普有利的竞选条件就是民主党的候选人也没争气的。大热门拜登(典型的党棍)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所有美国人都心知肚明,到两党竞选人最终进行电视辩论的环节,估计拜登的底裤都会被脱下来,这让他竞争力有限。民主党的其它两位候选人都属于强硬派,难以有效争取中间派选民,得胜的可能性也不大。但特朗普真正的对手在竞选登记的最后一刻还是姗姗到来了,那就是布隆伯格,以其在担任纽约市长期间积累的政绩和民望可以对特朗普构成重大的威胁。可竞争对手越强,维护经济稳定对特朗普来说就越重要,这是他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只要特朗普还想继任总统(他显示了太强的欲望),现阶段他就只能是个“大礼包”;他喜欢极限施压,结果自己已经成为被极限施压的对象,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