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坏男孩”腾空出世,为何让整个世界惊慌失措?

前面写过一篇有关川普的文章《如松:特朗普将激起世界的“惊涛骇浪”》,上周中,有媒体爆出88位退役将军联名支持川普,标志着希拉里的优势并不像民调显示的那么大,而9.11纪念活动希拉里提前退场,健康问题来到公众的面前,很可能意味着这位“夕阳红”式的人物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这很可能也意味着一段美国历史结束了。

虽然华尔街的很多大佬都支持希拉里,甚至给希拉里捐巨款,但仅在今天的时期(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接近甚至达到了1929年大危机的水平),这些人都是阻碍美国进步的势力。因为华尔街的一众人物都在食利,当然以美国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恶化作为代价。而占领华尔街运动,标志着美国低层民众已经看清了华尔街的真实面目,开始要推到这块“丰碑”,川普代表着社会中下层人士腾空而起。

历史看起来是偶然,但有其内在的必然逻辑。

华尔街的大佬们如何逐利哪?无疑就是利用贬值的货币。去年中,美联储应该加息,这是个人观点,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摆了乌龙。根源就在于当时美国通胀已经有上升的势头,在上升的初期,如果开始采取货币高压政策,就像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做的那样,美国经济就会运行在前几年的轨道上,2012-2014年,美国经济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经济复苏,通胀走低,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体现在科技进步和管理提升。当通胀明显上行的时候,资本就会追逐价格收益,从原来的领域逐渐退出,最终,今年近几个月,美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消费,原来科技和管理进步的动力逐渐消失。当然,这样做成就的是华尔街,纵容这些行为的是美联储,也所以,川普说到,如果他当选,就让耶伦走人。

川普目光如炬。

近些年来,从美国总统到华尔街巨头,到几乎所有的成功人士,都在维护这条利益链条,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政,没有本质区别。本质是通过货币摄取社会的财富,成就少数人。

华尔街希望资产价格继续膨胀,而不断膨胀的资产价格就是拉大全社会贫富差距的利器,不论这种资产价格主要体现在股市还是在楼市,或其他任何地方。可美联储恰恰配合了华尔街,当然作为本应该保持中立的美联储,也以自己的“语言”帮助了奥巴马和希拉里。在此情况下,各路大佬自然会给希拉里踊跃捐款,摇旗呐喊。

都在维护可以实现既得利益的旧模式。

但有两点决定了川普的优势:第一,美国是选票政治,而中下层人士的手中占有的是最多数的选票;第二,在别的国家,军人干涉政治是常态,比如现在的委内瑞拉,军人明显在帮助马杜罗,可是,在美国很难出现这种情形,过去的总统退休之后,三军司令的帽子立即摘掉,美军的军费是国会控制的,所以,美军是跟着国会走,而不会跟着总统走(总统的三军司令头衔是国会授予的),更不会跟着华尔街。这保证美国的选票可以决定最终的总统是谁,华尔街翻不了天。

川普的上台,将意味着现有的美国秩序和世界秩序被颠覆。

其一,经济大萧条式的危机必定发生。川普主张使用坚实商品本位的货币,也就意味着货币难以通过随意印刷而贬值,这必定刺穿美国和世界各地的资产价格泡沫。

任何社会,财富平均化的过程首先是杀富,不杀富就无法完成,因为他们会通过资产价格不断掠夺财富,而坚实货币本位的货币就是那个利器,让资产价格形成的财富剧烈缩水。

黄金是野蛮的痕迹、黄金的数量增长无法满足财富的增长等鬼话,已经无法蒙蔽美国社会的大多数人。

其二,给富人加税,这也是与第一条一样的含义。这一点在美国很容易办到,甚至连巴菲特都在批评美国的税收政策不合理。

其三,会给境内的企业减税,但减税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就业,帮助穷人,而企业主期望通过减税扩大自己利润的愿望肯定落空,甚至他们的所得税会增长。同时,增加对社会低下层人士的救济。实际上,这就是里根时期的一系列做法,为何里根被评为最伟大的美国人,而后来的总统难以超越,根本的原因也在这里。

其四,美军可能会加速回收,欧亚会更乱,原理就不再多说,美国更加专注于内政。

第五,美国会加速进行一些基本建设,而基本建设资金将来自美国近三十年来流往海外的资金(加税只是手段之一,当美国开启基本建设进行再工业化的时候,这些资金会自动回流,增加征税基数)。

美国必定在川普的任期内实现财政平衡,并会出现财政盈余。虽然现在的十八万亿国债是否会被川普完全归还还有疑问,但美国国债数量在川普任期内会大幅缩减,我毫不怀疑。

或许一些人会想到,开启基本建设会不会形成资产价格泡沫,社会总价格持续上升?这将从根本上伤害美国经济创新的动力。当货币具有坚实的商品本位的时候,泡沫难以启动也难以形成,所以,在这一点上你不得不佩服川普的头脑。川普通过坚实的商品货币本位维护和促进美国经济的内在动力。

第六,一个专注内部的美国是美元的长期利好,这才是美元真正的牛市开启。

为什么川普上台让全世界特别是新兴国家惊慌失措?

首先,是政治危机。最近几十年,全球化推动经济增长,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如松看人权货币》中都说过,全球化将逆转,因为美国财政和军事实力已经不足以维持世界的和平,当今世界,除了美国之外,哪国能接美国的班?放眼四周还看不见,美国财政收缩就决定全球化的逆转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可是,全球化逆转,意味着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这很要命!

新兴国家的货币主要依托的是美元,当美元易得的时候,可以用美元维护自己货币的币值(相对美元的币值),加上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增长,使得新兴国家形成了一个依托价格上升发展经济的模式。美元贬值、易得——新兴国家的货币依托美元而不断增发,资产价格上升,富豪阶层形成并壮大,支撑着很多国家的政治。这以俄罗斯最为明显,是典型的寡头政治,普京依托的也是一众寡头,相应的也造成严重的后果,贫富差距扩大,最新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是主要国家中贫富差距最恶化的国家。

当川普上台,专注内政,意味着美元不在随意流出,美元在国际上将难得,美元采用坚实的商品本位,意味着不再贬值,那么新兴国家(比如俄罗斯)怎么办?

一种办法是继续推动自身的价格体系,维护寡头的利益,可如此一来必定需要货币数量继续扩张,这必定带来兑美元的贬值,贬值不断持续,就会被使用者所抛弃,这往往意味着执政者的垮台。可以看到,南美很多国家在上世纪后期不断换币,伴随的就是执政者不断像走马灯一样更换,这样的结局是执政者无法接受的,普京大帝就更加不会接受。

二种办法就是跟随美元,咱也不贬值了,甚至回归金本位。如此一来,就会带来资产价格的惨跌,寡头的利益就会受损,甚至受损很严重,政治家与寡头之间出现严重的对立,寡头政治维持不下去了。

如果寡头们足够强大,一些国家甚至分裂或爆发内战。

再有,资产价格惨跌,需求快速下滑,必定让很多中下层人士难以生存,估计南美的街头政治将再次崛起,这是执政者的噩梦,执政者和中下层人士与寡头一样陷入恐慌。

所以,川普的横空出世让全世界恐慌,包括一些政治家、寡头和平民。

但是,川普的上台将有一部分人美国人欢欣鼓舞,那就是凭自己的才能认真劳动的人!这部分人在资产价格大潮之中成为失败者,因为他们的收入永远赶不上货币贬值的速度,更赶不上资产价格的上涨。但是,他们的收入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比如凭借的是手中掌握的工艺、技术甚至是勤劳,他们的收入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当货币变的坚实以后,他们的生活环境和购买力开始改善。

川普会端掉谁的饭碗?那些依靠货币贬值投机炒作之人的饭碗!顺带端走的是很多建立在寡头政治基础上的政治家的饭碗,同时,也把那些寡头的金饭碗换成铜饭碗甚至泥饭碗。

似乎川普对这个世界说,散了吧散了吧,你们爱怎么玩就自己玩去,反正我不再给你们提供廉价的信用工具用于为特定的利益阶层服务,你们搞什么花样是你们的事。结果,世界开始“百花齐放”,普京的头大了,寡头们不再听话;南美街头开始愈发热闹;东南亚那些依托美元的货币开始稀里哗啦……

“坏男孩”带来的恐慌仅仅是开始……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