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青藏强地震,东部大洪水?

根据北京大学钱维宏教授等人的研究,中国南涝北旱与南旱北涝有70年一个循环的规律。从1910年~1940年,我国夏季降水是南方多,北方少;从1940年~1980年,我国夏季降水是南方少,北方多,合计70年;从1980年到2010年,我国夏季降水又是南方多,北方少,从2010年开始又进入了南方少、北方多的时间段,即进入了南旱北涝的时期,这个周期的到来与拉马德雷现象直接相关,这就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大背景。

人民网报道,1月8日1时45分,在青海海北州门源县发生了6.9级地震,震源深度为10千米。经过研究分析,此次门源6.9级地震位于青藏高原东北缘祁连山地震带中东段,震源机制显示为走滑型,距离最近的断层是托勒山北缘断裂带,相距约3千米。

门源位于青海与甘肃河西走廊的交界地带,下图红线处:

根据新华社报道,2021年5月22日2时4分,青海果洛州玛多县发生7.4级地震,这次地震也是走滑型地震,发震断层为巴颜喀拉地块北侧东昆仑断裂带东段的一条分支,玛多—甘德断裂。下图红线是青海果洛州玛多县的位置。在玛多县东偏南方向的邻县就是玛沁县,黄河源头就位于该县:

下面要说一个很多人深有体会的概念,热岛效应。

热岛效应是一个地区的气温高于周围地区的现象,比如城市与郊区相比就有热岛效应,对此我们所有人都有所体会。热岛强度有明显的日变化,表现为夜晚强、白天弱,当然还与季节、城市特点和气候条件有关,北京是冬季最强,夏季最弱,春秋居中,上海和广州以10月最强。年均气温的城乡差值约1℃左右,如北京为0.7~1.0℃,上海为0.5~1.4℃,洛杉矶为0.5~1.5℃。

城市的热岛效应比较容易理解,但寒风凛冽的高原也一样有热岛效益。近代地理学的开创者之一、德国科学家洪堡在1799至1804年间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脉考察时就曾经发现,赤道附近的高山雪线,居然比中纬度的青藏高原许多高山的雪线还要低200米左右。例如:位于四川甘孜州境内的贡嘎山西坡雪线高5100米左右,而靠近赤道的厄瓜多尔基多附近的高山雪线仅约4800米多一些。这显然违背了常理,由于赤道地区的热量较高,高山雪线通常应该从赤道向两极递降,到达极地附近时就会降至海平面的高度。

据此,洪堡就提出了青藏高原的“热岛效应”理论。

整个大气层由地面往上分为对流层、平流层、臭氧层、中间层、热层和散逸层,再往上就是星际空间了。顾名思义,位于对流层上方的平流层空气是围绕地球平滑流动的,当超级火山喷发将大量的火山灰喷入平流层之后,火山灰就会在平流层内长时间停留对太阳辐射起到阻隔作用,这会导致地球气温骤降,给人类带来严重的自然灾害,这在历史上已经被多次证实,这也是科学家一直都在努力研究黄石火山、长白山火山、富士山等超级火山活动动态的原因之一。对流层就是人们生活的空间,它的厚度不一,平均为12公里,它的高度因纬度不同而不同,在低纬度地区(赤道附近)平均高度为17~18公里,在中纬度地区平均为10~12公里,高纬度地区(极地附近)平均为8~9公里,夏季又高于冬季。对流层大气的主要直接热源是地面,或称为“下垫面”,青藏高原由于下垫面抬升,相当于把“火炉”升高了,故其热量较同纬度、同海拔高度的其它地区高得多,甚至比赤道附近的同海拔地区也要高得多,这就导致青藏高原的高山雪线比赤道地区还要高。

如果青藏高原(或附近)发生强度达到一定等级的地震,就相当于地壳能量在加速向外释放,相当于“火炉”更旺了,就会强化热岛效应。此时,由于地下释放的携热水汽更多,冬季的雪就更大,夏季的雨也更大,雪山融化的速度也更快,就容易在相关流域造成大洪水。

所以就看到有这样的统计学现象,青藏高原(或周边)的七级以上地震与东部地区的洪水具有比较好的对应关系,1842年6月新疆巴里坤发生7级地震,次年(1843年)黄河中游发生特大水灾;1932年12月甘肃昌马发生7.5级地震,次年(1933年)黄河中游发生特大水灾;1957年12月蒙古国西南部靠近中国新疆地区发生8.3级大震,次年(1958年)黄河中游发生特大水灾;1974年7月在蒙古国和新疆交界处发生7.2级地震,次年(1975年)在河南发生特大水灾。专家还发现,云南、缅甸一带一旦发生7级以上地震,长江流域往往发生特大水灾。如1931年、1954年、1998年长江流域特大水灾发生的前半年,在云南、缅甸地区都有大地震出现。

另外一个因素也很重要。月亮轨道与地球赤道之间的夹角称为月亮赤纬角,最大值为28.5度,最小值为18.5度,变化周期为18.6年。18.6年就是典型的潮汐周期。对中国大陆来说,在最小值时有利于升温,最大值时有利于降温,而厄尔尼诺有利于升温,拉尼娜有利于降温,在最小值时中国大陆地下释放的携热水汽少,容易形成干旱,而最大值时中国大陆地下释放的携热水汽多,与来自北方的冷空气交会时就容易形成大规模降雨和水灾。所以中国历史上大多数旱灾都发生在最小值时期,而最大值时期就很容易爆发大洪水,这都有相关的统计数据可以证实。

下一次月亮赤纬角最大值时期是2023-2025年,中国大陆的洪涝灾害很可能会在这一时间段达到盛期,而今年恰是边缘年份,会深受这一盛期的影响。

中国大陆正处于南旱北涝的历史阶段,今年也正处于洪涝灾害盛期的边缘年份,以这样的视角看待去年5月青海玛多县发生的7.4级地震和今年1月8日门源县所发生的6.9级地震,就让今年在黄河流域发生大洪水成为比较危险的事件,请该流域的朋友们对今年的气候变化保持高度的关注,避免造成严重的财产损失。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26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