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放血,疯子,都来了

俄罗斯卢布对美元今年的跌幅已经是17.6%,最近几天随着石油价格的下跌,卢布跌幅惨烈;

巴西雷亚尔兑美元今年的跌幅也是18.1%,月线更走出连续下跌的态势;

挪威克朗(石油货币)兑美元今年的跌幅是10.6%,其它大宗商品货币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这些仅仅是看得见的,那些限制外汇买卖的国家(比如伊朗里亚尔、尼日利亚奈拉等)看起来汇率走势十分平稳、差不多走出了直线,但如果放开兑换,估计已经跌成狗了。

这些国家的GDP总量要么上万亿美元要么也有数千亿美元,汇率每跌1%,就意味着社会财富减少了1%,人们的日子就穷了1%。很多人热衷于央妈放水,巴西、阿根廷、土耳其等国的央妈都是放水的劳范,但水放的越多,越贫困,这就是致贫的高速公路。

这些国家汇率下跌,就是给通过印钞推动经济的经济体和以卖土特产发展经济的经济体的放血过程。如果这个世界通过印钞就可以发财、依靠贩卖土特产就可以致富,进而就可以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阿根廷、巴西、俄罗斯、南非早就已经成为发达国家,可世界的历史永远不会是这么书写的。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让世界上的部分地区(有些地区是发达地区)的人们被限制了出行,这带来的就是整个世界消费需求的大幅下滑,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就减少。中国、韩国、意大利、法国都暂时限制了人们的社会活动和生产活动,这边打雷,结果是大宗商品国家降下了瓢泼大雨,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需求的下滑导致这些国家开始大放血(汇率加速下跌)。

靠印钞、靠卖土特产不仅成不了发达国家,相反却只能产生“疯子”。

土耳其是印钞的高手,过去十多年,其M2的增长幅度居然达到了20多倍,最终印出了一个“疯子”——埃尔多安。

2013年,土耳其的GDP是9506亿美元,2019年仅为7537亿美元,6年的时间萎缩了20.7%,人们的生活水平当然也下降了20.7%。埃尔多安的印钞机虽然不断高速运转,但越印,人们的生活水平却直奔解放前。

印钞机失效,埃尔多安“神功”失灵,导致其在土耳其主要城市的选举中已经惨败,如果这种情形挨到总统大选的时候,老人家就只能回家抱孙子。可他不想回家,就只能开始到处耍疯,以满足土耳其人“奥斯曼帝国时代”的春秋大梦。奥斯曼帝国原来是利比亚的宗主国,为了曾经的辉煌和海洋石油利益,埃尔多安大手一挥,土军进驻利比亚,但抵达利比亚之后却发现对头太多,不仅有法国这个老牌帝国主义强国,还有沙特、埃及、阿联酋等众多小兄弟,眼看形势不妙,埃尔多安只能偃旗息鼓。这边不通,然后就大举进攻叙利亚,要说土军强于俄叙联军也实在不现实,但埃尔多安已经成了疯子,普京却不能为了叙利亚耍疯,他更主要关注的是内部稳定和乌克兰的利益。结果,埃尔多安就像一滩臭狗屎一样黏在了普京脚上,全力进攻会让俄罗斯加速失血,承认失败又会损失叙利亚的战略利益,普京也是进退失据。

这还不算,既然埃尔多安自己没本事发展经济赚钱,就要开辟其它赚钱的门道。埃尔多安伸手要钱的对象是欧洲,其手段就是难民在前、军警在后冲击欧盟在希腊一线的防线(另外一个与土耳其交界的欧洲国家保加利亚早已经在与土耳其的边界上构建了隔离墙和铁丝网,希腊与土耳其的边界就是唯一通向欧洲的出口),要说明的是,基于欧洲有一群剩母表,难民向前冲锋的劲头更足,终归进入了欧洲就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们根本不需要埃尔多安做“战前动员”。

现在,埃尔多安就是欧盟脚上的一滩狗屎,甩又甩不掉,喂又喂不饱(前面已经给了60亿欧元),埃尔多安只有一项要求——给钱!而且少了还不行!

长期执行绥靖主义的欧洲,现在开始品尝恶果。

埃尔多安一个疯子就已经让中东与欧洲不得安宁,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疯子。

如果油价长时间低迷,沙特国王会疯,据说王储萨勒曼又开始抓自己的叔叔和兄弟,目的当然还是“打土豪”,同时也为了防止它们篡位;

如果油价长期低迷,埃尔多安长期黏在脚上,加上乌克兰和内部的很多问题,普京也会疯;

意大利已经封国,财政支出必然大涨而经济萎缩是必然,债务问题已经岌岌可危,总理孔特正在发疯的路上;

当意大利债务危机开启后,欧元就会面对生存危机,默克尔、马克龙就会发疯;同时,黏在他们脚上的埃尔多安更让他们彻夜不宁,数百万难民进入欧洲,足以让欧洲混乱不堪,默克尔马克龙只能再发疯;

川普过去三年的主要功绩就在经济上,一旦因新冠病毒的爆发导致美国进入经济萧条,川普连任的筹码就没了,此时,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对外发疯,终归战时状态的总统连任的可能性很高,看看谁准备去触这个大霉头;

……

当内部经济问题无解的时候,很多大人物就急需向埃尔多安一样转移矛盾,这是大人物集体发疯的时刻。

瘟疫与战争从来就是孪生,现在战鼓已经敲响!

世上本没有新鲜事,上次经济全球化在1860年前后开始,到上世纪初结束之后,各国经济失去动力、内部矛盾无法化解,疯子开始集中出笼,结果是大家大干一场,就有了一战和二战。新冠病毒成了压垮本次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埃尔多安只是第一个疯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26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