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中美共同之地雷阵
201711/12

如松:中美共同之地雷阵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官员和媒体都在讨论黑天鹅、灰犀牛和明斯基时刻,形成今天现状的原因是什么?

今年初开始,本届管理层明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毫无疑问是非常正确的,这本是房屋应有的属性,民有所居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基本要求。但此后,很多城市房市依旧火热,甚至在个别城市,由于银行收缩信贷造成购买能力下降,通过降低楼盘开盘价(低于二手房价格形成套利空间)来吸引买房者,致使这些城市出现全款买房的现象,形成另类的楼市火热,造成这种高烧不退的根源在哪里?

这实际就是货币的信用危机。

凭记忆,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时候,北京的房改房每平米不过千元左右,位置基本都处于现在的核心区域,但现在的价格达到五六万以上,涨价的幅度达到了50-100倍,房子还是那套房子,钢筋砖头的本质没变,居住的属性也没变,但价格却天差地别,除了城镇化的推动之外,货币贬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长期的货币贬值,就很容易形成货币的信用危机,此时,无论管理者怎么喊话,也无论你说黑天鹅、灰犀牛还是明斯基时刻,货币持有者基于内心的恐慌,就会疯狂地涌入不动产领域,这是形成今天各种怪像的根源。

以往这二十多年,货币贬值既有货币管理者的责任,特别是次贷危机之后的几年,基础货币加速膨胀,让货币快速失信,但更是世界大局所决定的结果。

我们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美联储实行的是紧缩货币的政策,对于通胀时刻保有充分的警惕,这造就了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和格林斯潘的威名。但是,1989年是个特定的年份,华盛顿共识之后,随着随后前苏联的解体,更多的国家纳入了全球经济大循环之中,这带来的结局是美元的加速扩张。特别是次贷危机之后,各地区央行更将货币扩张发挥到了极致,QE实际开启的是“凭空印钞”的模式,当央行可以“凭空印钞”的时候,带来的自然是货币持有者的恐惧,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这是美元的信用危机也是其它货币的信用危机。 

事实上,美国人对这一点是非常敏感的。

经济全球化最受益的是什么人群?当然是美国的那些国际大公司,它们将自己的市场扩张到了全世界;其次就是华尔街的金融寡头们,它们在货币扩张的大潮中,利用杠杆效应,实现了自己超额的利益。一个社会的财富本质上就是一个蛋糕,当它们掠取了超额的利益之后,与之相伴的就是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受损。有资料表明,美国工薪阶层在本世纪以来扣除通胀后的实际收入增长非常缓慢甚至停滞,这是共识。那么,美国经济本世纪一直在增长,增长的社会财富主要去了哪里?当然是跨国公司和华尔街拿走了。这就造成贫富差距扩大,美联储在今年10月的数据表明,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达到了上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历史的奇异景观,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富人,那些在你们看来风光无比的人物(也包括巴菲特),在美国大选的时候都放弃了党派之争集体支持希拉里,主流媒体的背后都是美国的超级富豪,也集体抹黑川普,因为希拉里才是它们的代言人。但是,当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川普领先当选,这说明美国普通劳动者也知道这里的“猫腻”,知道该把选票投给谁。也所以,当川普上任之初宣布重启加拿大艾伯塔省至美国这一北美重要的输油管道之后,有一个鲜明的附加条件,不准许伤害普通工人的利益!

鸟巢有很多人支持希拉里,到此就明白了背后的玄机。

大选仅仅是美国政治博弈的开始。全球化离不开美元扩张,也就是说,跨国公司和华尔街如果要掠取超额收益,就离不开印钞机。也所以,本月,川普赶走了喜欢印钞的耶伦,看到大事不妙,印钞机的“老师”、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先行辞职,紧跟其后的是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宣布提前退休,手中总提着印钞机的人集体下岗。

川普代表的是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在鸟巢,很多人也凑热闹抹黑川普,希望这些人知道背后的玄机,不要成为别人手中的“枪”。

同样的情形不仅仅出现在美国,也体现在绝大多数国家。俄罗斯的经济实力有限,现在和广东省的经济总量相近,但是,俄罗斯富豪在伦敦等金融中心的表现却风光无比,英法足球几乎成为了俄罗斯富豪斗富的舞台,背后的悲哀自然是普通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在全球化时期无法增长或受到制约。鸟巢是发展中国国家,自然就不是富裕国度,但在欧美日韩等地,到处可以看到来自鸟巢的“买买买”式的“土豪”,背后自然是很多农民和普通劳动者的实际货币收入购买力下降。这里有《东方网-城市导报》在2011年8月26日的一段报道:“shanghai总工会调研职工货币工资购买力数据显示,2010年本市职工货币工资购买力指数与2001年比较,下降了15.1%”(http://sh.sina.com.cn/news/s/2011-08-26/0744193641.html),至于10年之后工薪阶层的货币工资购买力的变化情形是如何,看看shanghai近年房价的涨幅,也就知道了。工薪阶层货币收入购买力的下降,支撑的就是土豪们在国外的“买买买”,因为社会的总体购买力它就是一块蛋糕,有人多就会有人少,发展中国家却不断诞生土豪,只能说明底层被损害的更严重。

这里的核心症结就是印钞机不断加速运行。

现在,美国已经转向,标志就是手提印钞机的家伙们集体下岗,那么,其它国家怎么办?

各国货币信用本质上都是ZF的信用,一旦继续支持“买买买”式的土豪,就需要印钞机继续高速运转,就会带来货币信用崩盘,自然也带来社会混乱不已,ZF就会遭遇极大的危机。虽然有些国家可能阶段性通过行政手段管制资本流动,延缓这一货币政策转型的过程,但为了避免出现货币黑市繁荣的阶段,这意味着信用危机的爆发,最终也只能跟随美国的脚步。

11月1日,美国最重要的联邦基金利率是1.16%,再经过两次加息之后(预计明年一季度就可完成),就可以达到1.66%,会超过**现在一年期存款利率1.50%,那时,央行将面临严酷的选择,是推动黑市走向繁荣还是快速加息?我相信央行会采取后者,因为至少现阶段,任何人都不敢冒着货币信用危机爆发的风险。此时,就是中美共同闯入自身资产价格泡沫之地雷阵,彼此面对的问题也都一样,债务与财政。

管理者不断警示黑天鹅、灰犀牛和明斯基时刻,根源也就在这里,也说明现在的管理者已经正视问题之所在。

世界各国为了对抗自身的信用危机,都需要被动地紧跟川普,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

去年9月,基于全球货币信用管理方式面临转折的前景,我提出一个鲜明的主题,那就是不看好金融衍生品行业的未来。虽然股市和楼市反应不大,但债券市场已经风起云涌,看看下面这张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走势图也就知道了:

 

这是去年9月到现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走势图(收益率越高,价格越低),背后是无数债券投资者的累累尸骨;山东、东北等地企业债券不断违约,很多投资相关信托、理财产品的人们担负巨额损失;也就催生了贾布斯等人的跑跑跑,因为旁氏骗局玩不下去了,让投资者损失惨重。有机构说,现在可以坚决配置债券,我的意见是,现在配置债券,依旧是炮灰!在楼市股市没有大幅度下挫之前,债券市场只是诞生炮灰的地方。

整个金融衍生品行业,都是未来的炮灰行业,无论中美,都不准许贫富差距扩大化的局势继续发展下去,两国领导人也都在重视这个问题,不准许继续维护跨国公司、华尔街金融寡头、“买买买”一群人的利益,收缩货币就是唯一的选择——背后的缘由是:谁都不敢面对货币的信用危机!因为这是自身的危机。

虽然已是“风萧萧”,但还未到“彻骨寒”。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