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国务卿也操心中国的房地产,诡异吗?

据统计数据,房地产已经占到中国家庭财产的七成左右,而核心城市甚至已经高达八成,中国人自然最关心房地产的价格变动,甚至已经建立起房地产信仰,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不仅中国人关心中国的房地产,最近美国也开始关心,比如美国国务卿就开始关心起恒大来:

难道美国国务卿也关心房奴的命运?当然不是。

前面已经写过三篇相关的文章:7月30日《如松:中国向拜登射出一支箭!》,8月9日《如松:中国一颗“隐形飞弹”已经瞄准了拜登》,9月3日《如松:中国之“箭”命中了拜登》。所说的中心意思就是:经过经济全球化之后,中美经济互相渗透,尤其在金融上更是高度融合(很多中国企业在美上市,大量的中国企业进行美元融资形成美元债市场,等等),当中国开始调整自己的产业政策、抑制某些行业过度金融化的趋势时,就可以“顺手”打击美国的金融机构,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威胁着美国的资产价格泡沫。

这里有两个核心:

第一,这种整治必须符合自己的产业调整要求。

比如,当电商依靠背景势力建立起垄断地位的时候,就有能力不断压榨上游供货商,源于他们掌握着很高的市场份额,上游企业无法放弃这一市场份额,否则就无法生存下去;在下游,又可以掠夺中下层人士的生存空间,源于一般零售业是中下层人士最主要的就业渠道,最终让自己实现高额的垄断利益。此时,他们已经不再是为社会服务的角色,而是“征税者”或猎食者的角色,这是行业过度金融化之后的必然结果,不仅伤害了行业环境还对社会产生破坏作用。对于教培行业也一样,课堂教育是主,教培是次,如果教培成为军备竞赛并耗尽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教培就会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一样会危害社会,等等。所有这些整治活动都是本社会的需求,实现行业的去金融化,即引导社会脱虚向实。

第二,由此就产生了一个效果,这些过度金融化行业的背后有着无数华尔街金融机构(背后或许还有权贵)的支持,前面对此进行过说明,在整治过程中他们就会受到沉重的打击造成巨额亏损。比如在上一轮对互联网平台企业和教培行业进行整治的过程中,随着股价的暴跌,纳瓦罗就说到美国的养老金体系遭受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金融机构当然也会受到惨重的损失。当这种损失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机构就只能抛售股票等金融资产,危及美国的资产价格泡沫。

这就是隔山打牛。

前段时间有人引申,将拉闸限电说成是打击美国的“大棋”。实业是一个国家的国本,拉闸限电动摇的就是自己的国本。是否能打击到对手、打击效果还未显示的时候,先动摇了自己的国本,这不叫游戏,叫自宫。

目前的房地产行业再次实现了中国打雷、美国下雨的效果,你也可以看做是第二轮攻击。

首先,房地产也是中国过度金融化的行业。随着泡沫越来越严重,对金融体系的威胁越来越大,同时又不断推动贫富差距恶化进而激化社会基本矛盾,甚至生育率低下都与高房价紧密相关(下图),房地产显然已经是过度金融化的行业。

其次,房地产走到今天,是中国的管理层主动去杠杆(刺泡沫)的结果。在年初的某次发布会上,郭主席曾经表示,房地产领域的核心问题还是泡沫比较大,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比较强。6月10日在上海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郭主席又说,……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所以,房地产的剧本走到今天,甚至恒大之所以走到今天,从去年底管理层给房地产行业画下三条线的时刻很可能就已经注定了。

这都在说明,整治房地产是中国社会的需要,这一点十分重要。

再次,整治房地产泡沫的过程中,就可以直接攻击美国的资产价格泡沫,再次“隔山打牛”。

过去,房地产几乎等于是被地方ZF背书的行业,可以当做是无风险行业来对待。银行、信托理财等资金以无风险的方式投入,这就导致全社会的资金投入到房地产的规模快速放大,家庭部门也因房地产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这都源于这个行业接近零风险。当恒大给各家银行带来坏账损失之后,一个事实上接近无风险的行业却马上体现出了很大的风险,银行、信托理财和购房人的风险意识就会集中上升,不仅会审慎管理对房地产行业的资金投入,甚至还会主动对一些财务状况不健康的房地产公司进行抽贷(现在已经有了相关迹象),购房人也会审慎对待自己的购房行为,当整个行业的金融环境随着恒大案件而颠覆之后,就会在整个行业不断产业坏账,如何处理坏账就是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

对于人民币债务,这固然是中国管理层要处理的问题,未完成的建设工程估计地方ZF也逃脱不了干系,但外债问题就再次涉及到了华尔街!

过去四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维持在3.1万亿美元左右,说明在目前的贸易顺差和国际收支状态下,中国基本可以维持国际收支的平衡。在前面的文章(《如松:中美隐秘暗战,美国人摆下了一座迷魂阵》)中已经介绍过,中国的能源、关键零部件(半导体)、农产品等方面的对外依存度比较高,比如原油的对外依存度超过70%,每年的进口金额约2000亿美元,但在美元快速贬值和能源危机的共同作用下,能源、芯片等核心零部件价格暴涨,让中国的外汇净支出额暴涨(估计今年中国采购原油的支出额会比去年高50%甚至100%以上,明年将更高,其它进口可类比);中国在过去一些年在其他国家开工了比较多的基建项目,这些项目的建设周期短则数年长则十几年,需要进行长周期投入,当全球通胀上升、能源等大宗价格暴涨之后,原来的预算就会被突破,需要巨额的补充预算,在这两方面的作用下,中国的国际支出就会暴涨,国际收支平衡就面临巨大的压力。一旦国际收支平衡被打破,可参考俄罗斯卢布危机所带来的后果。

此时,就像洪水来临时、需要选择在哪个方向进行泄洪的问题,中国应该选择在哪个方向上压缩国际支出?减少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等)、核心零部件和农产品的进口会带来严重问题,国外已经开工的建设项目自然也不能单方面违约,此时,就会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减少支出的方向。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有了答案,随着恒大和花样年企业外债违约,就直接导致新城发展、融创、阳光城等企业以及整个房地产美元债市场暴跌,也就让华尔街金融机构再次成了炮灰。

之前对互联网平台企业的整治、对教培行业的整治等是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的第一轮攻击,股价大幅下跌已经让一些金融机构遭到惨重损失;房地产债券市场(企业债市场)是一个庞大市场,仅2020年中资发行人就总计发行了616只美元债,发行金额达2033.6亿美元,房地产行业是发债主力军,所以这是一个数千亿甚至万亿美元规模的庞大市场,一旦中国选择在债券市场上释放国际支出的压力(泄洪),就会形成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的第二轮攻击。当华尔街金融机构的坏账缺口快速放大、不得不被动抛售美股的时候,这颗“隐形飞弹”就在美国的资本市场爆炸了。

所以,不仅中国的家庭部门关注恒大,关注房地产和房价,美国国务卿和华尔街更加关心,我们关心的是房价,它们关心的是恒大和房地产市场背后庞大的美元债……。这实际也对本栏目前面的几篇文章进行了佐证(即隔山打牛),否则美国国务卿绝不会关心恒大!

这就是正在上演的资本战、金融战,中美双方你一拳我一脚,不仅逻辑清晰而且不亦乐乎。

我们有幸见到了这个时代最精彩的篇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16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