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利坚,有纸烧纸

公元前754年建立了古罗马,这是军事强人(王)通过武力建立起的国家,与中国封建时期的朝代没有本质差别。既然实行王政制度,就意味着是集权的,征税权属于“王”所有,这是国家私有化的典型特征。(不同的封建制国家会给自己起不同的称谓,但改变不了核心内涵,征税权私有就是最典型的特征)

公元前509年,王政时代的最后一位王被罗马人赶走,建立起古罗马共和国。关于共和国的含义当代人都很清楚,那就是所有人的基本权益都可以得到保护,私有财产也可以得到保护,征税权属于全体公民,由议会组织决定是否征税并决定税收的用途,这是国家公有化的典型特征。

要说明的是,一个国家是公有化还是私有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在王政时代早期,由于王室本身消耗有限,再加上王朝开始时期的王都会比较爱惜民力,虽然国家是私有化的,但民众的财产和基本权益也会得到比较完整的保护,所以,这一时期虽然名义上国家是私有的,但又具备很高的公有化特征。与之相伴的就是国家也比较稳定,经济比较繁荣。中国封建朝代的前期一般都会经历繁荣阶段,原因也在于此。但随着时代的运行,王室和贵族的人数越来越多,消耗加大,再加上后代的王未经历过王朝创建的艰难时期、一般都不懂得珍惜民力,就会不断加重民众身上的税赋,就让国家私有化的程度提高。此时,贫民的基本生活就得不到保证,就进入了内战阶段。

在古罗马共和制的伊始阶段,贫民刚刚推翻王权,建立起来的就是比较完整的公有化国家,或可以用理想化来形容。此时的古罗马共和国虽然还是一个小国,但有很强的凝聚力和进取精神,自公元前5世纪初即开始扩张,通过一系列征服战争,最终建成一个横跨欧洲、亚洲、非洲,把地中海变成内海的大国。经济发展和战争的不断胜利,让古罗马空前富裕。此时,大量廉价战俘成为奴隶进入元老院议员和贵族阶级的庄园,取代了替人耕作的农民进而催生了大庄园制的形成。由于有大量的战俘成为廉价劳动力,元老院议员、贵族趁机吞并了大量中小型庄园主和自由民的土地,逼使他们破产沦为游民。此时的古罗马就再次完成了国家私有化的过程,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占有,议员们掌握了国家的权力。

所以,无论是古罗马的王政时期还是共和时期,其结束的标志都是私有化过程的完成,这是内在规律。

当私有化过程完成之后,以议员、贵族为核心的统治阶层即强大,又脆弱,根源在于:

第一,统治阶层掌握了社会的主要财富,也掌握了军政权力,就让它们对社会有强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这就让它们显得很强大。

第二,由于国家私有化过程伴随着对国家财富的深度掠夺,贵族和政治家族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各种矛盾。同时,由于社会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就让统治阶层富可敌国,就会骄奢淫逸、道德沦丧,这又让它们十分脆弱。

古罗马共和国晚期关于道德沦丧和生活糜烂的记载比比皆是,法兰西帝国晚期也一样。17世纪是法兰西帝国崛起的时代,1643年5月14日至1715年9月1日在位的路易十四自号太阳王,在位时间长达72年110天,率领法国走上强盛。在路易十五(1715年—1774年执政)执政时期,因英法七年战争(主要冲突集中于1756年-1763年)战败,法国开始明显衰落。随后又参与了1775-1783年的美国独立战争,虽然最终是战胜一方,但财政负担却更加沉重。这直接导致当时的法国财政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但王室、贵族和教士阶层虽然占据着国家的主要土地,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但却不承担税收,贫民的税赋越来越重,最终酿成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 

美国就是在复制古罗马共和国的轨迹。

来自英国的清教徒建立了美国。

清教徒信奉加尔文主义公理宗的教条“唯独圣经”,即认为《圣经》是“唯一”的最高权威(注意“唯一”两个字),任何教会或个人(包括英王)都不能成为传统权威的解释者和维护者。清教徒这个称谓从16世纪60年代开始使用,当时的英国还处于英王统治的时代,英王是当时的权威,这就与清教徒的理念(《圣经》是唯一的最高权威)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1603年,詹姆斯一世登上王座,对清教徒加大压力,要求他们臣服。既然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结果斯克鲁比镇的清教徒就在1608年逃亡到荷兰,因为在那里他们能享有宗教自由。可过了一段时间后,荷兰对宗教的宽容态度也令这群清教徒大感不安,于是他们决定离开欧洲,迁往北美开创全新的生活。1620年7月,荷兰莱顿的清教徒转道英国,于9月搭乘“五月花号”前往北美。

由此可见,美国的建立是宗教自由的产物,以此建立起来的国家就必然是一个以“自由”为核心的国家,所谓自由,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益都能得到保证(财产权是基本权益的一部分),但要保护个人的基本权益,就必须制约社会上的各种权力。所以,美国的建国先贤们穷尽了心思构建起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通过互相制衡来限制议会、法院、总统(行政机构)和各州的权力,所有目的都是为了保护个人的基本权益。

美国的建立过程与古罗马共和国的建立过程如出一辙,都是为保证个人的基本权益而建立起来的共和制国家,通过保证个人的基本权益、通过征税权的国有化,实现国家国有化。

此时,国家开始走上繁荣之路,这就是美国建国之后的历史,打赢了一战、二战并拖垮了苏联,让美国的繁荣达到了顶峰,也让自己的实力达到了鼎盛。

美国从建国到苏联解体的过程,完美地演绎了从奴役到精神信仰(即清教徒精神在英国诞生)、从精神信仰到伟大的勇气(来到北美建立美国,并引领国家走向繁荣)、从勇气到自由(美国成为自由的灯塔)、从自由到富足,这就是苏联解体之前的美国历史。

但富足之后就来到了自私、冷漠,带来的结果是政治家族开始垄断权力,政治家族与资本结合实现垄断,结果当然是贫富差距严重恶化。

华盛顿游说阶层开始诞生、壮大,这意味着政治上的权力开始高度集中到政治家族手中。(这很明显,如果政治上的权力真正掌握在民众手中,游说阶层就无法形成)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的研究显示,美国最富有的0.1%人口占据了美国全社会39%的财富,最富有10%的人口掌握了73%的社会财富。从财富占有的角度来衡量,美国已经完成了国家私有化的过程。

随着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尤其是政治上垄断地位的形成,让少数人继续掠夺财富的过程十分轻松(即可以通过权力来掠夺财富),就会失去通过劳动和创造来进取的精神(清教徒精神),社会的道德就会加速沦丧。爱泼斯坦“欢乐岛”的出现就是社会堕落的根本标志,那是残害儿童满足一部分权贵欲望的地方,根据现在媒体报道的信息显示,前总统克林顿、大法官罗伯茨等“精英”人群很可能都是岛上的客人,再结合亨特拜登的硬盘们中的相关录像,深刻地说明美国社会的精英阶层在加速堕落,道德在加速沦丧。

随着贫富差距严重恶化、一般民众加速失去财产之后,个人的基本权益就会加速丧失。美国2020年的大选舞弊让民众在事实上失去了投票权,失去了投票权之后就失去了对政府和议会的监督权;1月6日之后,推特、脸书开始大面积删除保守派的账户,媒体报道有万人之众,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也在丧失;疫情期间,有些民主党州开始强制规范(而不是号召)人们的活动范围,人们的行动自由开始受到限制;民主党一直在推动取消居民的拥枪权,等等。

当政治权益与经济地位丧失之后,公民或选民就成了贫民,只有纳税的权力而不具有管理国家的权力,这种人群俗称是韭菜,美国的国家私有化就彻底完成。

这就是今天的美国,它已经走完了作为合众国(共和制)的所有路程。美利坚合众国是依靠选票来传递总统的权力,当一个候选人获得了多数选举人票的支持之后,就获得了选民的授权。但2020年的大选舞弊行为,只要一天未得到厘清,就意味着权力无法传递,再加上川普已经声明不会出现拜登的就职典礼,意味着总统权力的移交中断了,意味着美利坚合众国已经“死”了,有纸烧纸吧。

看起来完成私有化之后的统治阶层无比强大,比如现在的美国,两党建制派政治家族、互联网巨头、华尔街、司法体系、Antifa和黑名贵等极端组织沆瀣一气,掌控了全社会的各个方面,让他们显得几乎无所不能,任何不同的声音都可以无情地封杀,所以的异己都可以“消灭”。今天美国的统治者开始使用强权对社会进行管制,这也是一种高度集权的模式,民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利。这本质上也是帝制的一种表现方式,只是帝权由不同的人分别掌握,是分散型的。

但它们在本质上也是脆弱的,因为只是靠物质利益联系在一起、而不是精神力量,而且分散型的帝制必然是政出多头,结果就是推出拜登这样的傀儡,这就是政出多头之后互相妥协的结果。所以,一个军事强人就可以将这种分散性的帝制送入坟墓,这是凯撒和拿破仑可以崛起的基础。支持“凯撒”和“拿破仑”的是破产的自由民,以及坚守宗教信仰、拥有精神力量的人群,在美国就是依旧坚守清教徒精神的人群。

 

过去一直在说,川普的胜机只在使用军事手段,根源在于“共和制”已经在本质上死亡,宪政已经死亡,司法、立法和行政系统已经死亡,统治阶层已经控制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只有军事手段才能彻底撕碎这张控制社会的大网,以突击的手段获得胜利。因此,美国未来的强人只能诞生在军中。左派通过舞弊谋取总统,通过媒体封杀不准许合法总统发布命令,这与通过军事叛乱将合法总统关起来,自己成立军政府取而代之没有差别,是典型的叛乱。无关川普本人,军方在未来都会对左派动手,美国军队和民兵才是爱国者的大本营,也永远是美国的支柱,不会对左派的公然叛乱无动于衷,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因此我坚信一点,那就是今天左派和民主党的做法是在给自己掘墓。当军事强人开始登上历史舞台时,属于一个阶层的分散型帝制就会转变为帝国体制,即总统拥有更大的权力。

一旦国家的私有化完成,共和制名存实亡,就必须进行内战,所以古罗马共和国的晚期被称为“内战时代”。美国的未来也一样,无论未来的总统是谁,都改变不了这一进程。根源在于右派、左派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1月6日之后,左派正准备对右派进行大清洗,连科鲁兹等议员都在面临着被逼退的局面,此时的右派就会明白妥协、绥靖解决不了问题,在宪政体系内也无法解决问题,就会升级反击的力度,内战开始了。即便未来是右派掌权也一样,互联网巨头、华尔街、政治家族会出钱出力鼓动Antifa和BLM发动暴乱,内战一样会开启。

磋商无法达成妥协之后,就只能在战场上决胜负!这就是内战的含义。

虽然要经过内战,但美国的未来却有两个可能:

第一,有强人诞生,从分散性的帝制走向更加集权的总统制,源于没有集权就无法让国家处于统一状态,这种可能性更大。

第二,分散性的帝制因政出多头而彻底分散,就像当初诞生“前苏联”这个词汇一样,诞生“前美国”这个词汇。

第一种高于第二种,源于前苏联原本就是不同种族的国家加盟而成,对国家的认同感不如现在的美国。

这就是美国的未来,先给共和制(合众国制)的美国烧纸,然后等待帝国色彩的美国、或者“前美国”这个词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16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