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陛下

如今,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和美国的两党都已经在美国大选问题上压上了自己的筹码。

外国的筹码包括:德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日本等数十个国家已经给拜登发去了贺电。前面说过,特朗普喜欢单干,有些国家因体量比较小的原因在今天这个剧烈动荡的世界中很容易被俄罗斯等国各个击破,基于国家利益,它们愿意押注只能走国际联合之路的拜登。根源在于拜登是非常弱势的总统,第一是能力有限;第二是特朗普在美国有五六千万铁粉,如果特朗普不配合拜登,拜登在内政上就是蹩脚的总统,再加上共和党控制着参议院,他几乎类似于“儿皇帝”,很难在内部推进任何有力的政策。当总统无法完全掌控内政时,在外交上就会无力,就只能走与盟友联合之路。同时,我在前面已经说过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推进,已经形成了一个“深层ZF”的精英阶层(《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中有详细的分析),不排除这些人之间互相配合,推举拜登。这也意味着一旦最终是特朗普获得连任,有些国家与美国之间的盟友关系会受到严重损害,但也有些国家(或地区)却不会,比如以色列、那个海岛、日韩都不会,他们只是形势所迫之下的被动选择。

这实际也是左派大集合(部分国家不是,要具体分析),在他们的前面已经更早下注的还包括华尔街、大型科技公司、大型传媒公司,等等,他们是寄生在“深层ZF”之上的既得利益阶层,自然要押注拜登,不仅出钱出力,还要摇旗呐喊。

左派就是在叛乱!

在正常状态下,大选结束之后输家、赢家都会依照规则发布自己的声明,尤其是输家要向赢家发去祝贺,即便此时国会尚未宣布最终结果,胜选一方也可以进行组阁为执政做准备,因为组阁需要时间,双方都可以理解。但现在不同,输家和赢家尚未产生,法律官司还在进行中,输家也未向赢家发去祝贺,国会也未发布大选的最终结果,任何人进行组阁并意图取代川普政府,都可以定义为意图推翻美国的合法政府,这就是是叛乱,部分媒体在支持叛乱。

面对这么庞大的势力坚持守护国家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川普是个伟大的勇士!

墨西哥与巴西选择不向拜登发贺电,这是正确的。这两个最重要的美洲国家与欧亚大陆没有过深的利益关系,与美国之间是正常、稳定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当然就不会去祝贺一位由媒体“宣布”出来的总统。

俄罗斯最奇妙。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政府发布声明表示,愿意同美国公民选出的任何一位总统合作。由这个声明或可以产生以下猜测,克格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间谍组织之一,至少俄罗斯的情报不认为拜登已经当选,自己不宜选边站;其次,民主党一直在声明俄罗斯才是美国的敌人,普京这个声明相当于在声援特朗普,既然民主党已经将俄罗斯定义为敌人,普京也就没必要去恭贺一位由媒体宣布的总统。一旦特朗普在未来实现翻盘,美俄必定会快速走到一起,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世界将标注为“川京”时代。即便特朗普不能翻盘,俄罗斯也不会失去更多,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依旧是普京。

美国两党也已经压上了所有的筹码。

先压上筹码的是民主党。

川普在过去四年持续打压民主党,但这四年的打压还是“温柔”的,源于川普刚开始从政,经验有限,民主党用通俄门、通乌门持续打击特朗普,再加上特朗普还要努力争取连任,对民主党的火力有限。一旦今年再次当选,就没有了太多的顾忌,火力将猛烈的多,民主党在美国政界的势力将受到严重的损失,甚至在二十多年的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构建起来的“深层ZF”阶层都会崩塌。形势逼迫民主党必须押上所有的筹码。无论怎么看,本次大选中民主党都有大规模舞弊的嫌疑,当一个政党使出舞弊的招数之后,在西方的信用世界就意味着已经押上了所有筹码(信用)。一旦最后被法律认定为舞弊,无数党员就会脱离民主党转投共和党,因为作弊是对大部分党员的侮辱,多数美国人不会忍受这种侮辱。这也是硬盘门事件中亨特·拜登的合伙人鲍布林斯基站出来作证的原因,他要捍卫的是自己军人家族的尊严。舞弊行为被联邦最高法院认定后,民主党很可能立即陷入分崩离析的境地,其规模将剧烈收缩,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在美国政坛就只能陪共和党“读书”,甚至连陪读的资格都没有,其它政党趁机崛起取代其地位。相反,一旦民主党通过大选掌握了权力,也是共和党严重的生存危机。

如果通过作弊可以成为美国总统,与南美、东南亚国家通过军事政变窃取国家权力没有丝毫差别,美国将失去所有的信用,美国将不再是美国,不再是以宪政立国的发达国家,而是可以窃取权力的国家。

共和党也押上了自己的筹码。

过去几年,共和党给人们的印象是比较怂,原因比较多,共和党中有些人也是建制派,与民主党中的建制派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有一些人不认可特朗普这个素人总统。但11月3日之后,国会两院的共和党议员已经宣布与特朗普总统站在一起,竞选委员会宣布拨款6000万美元为大选打官司,虽然迟了一些,但共和党还是将所有的筹码押在了川普身上。背后的原因是,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不断变化,民主党选民数量的优势会不断积累,不能在这个时候借助特朗普的“势”重塑美国的信仰、重创民主党,让更多的民主党员加入共和党,一旦民主党再次上台执政,今后的共和党的处境将更加艰难,甚至会遭到民主党的碾轧。

大家都押上了筹码,只能等待美国国会的最终声明。

最后要说一个问题: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和司法部都已经在大选问题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已经证明拜登的选战过程有舞弊嫌疑,亨特·拜登有孽童、吸毒、乱伦、出卖国家利益为自己牟利等方面的嫌疑(没有法律宣判都只能是嫌疑),而美国总统和其家庭被尊为美国的第一家庭,代表美国出席美国和国际上的各种礼仪场合,有舞弊嫌疑的人可以代表美国吗?这样的家庭可以被尊为第一家庭吗?这将会将美国家庭的道德底线置于何地?美国家庭还怎么教育自己的子女?

败灯“总统”和这样的第一家庭就是美国的笑料,也是全人类的笑话。

任何人都可以支持民主党,这是理念之争,任何人都可以做川黑,老头确实也有一些招人恨的地方,这都不是问题,但如果支持拜登担任美国总统、支持拜登一家成为美国的第一家庭,这就是大问题,你懂的。

面对这种局势,那些有勇气的美国人自然会陆续站出来,川粉除外,美国政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司法部长巴尔已经站了出来,其备忘录中有这样一段意思(大意),我们的选举制度必须准确地反应选民的意愿(内涵就是必须打击欺诈),为了美国,联邦和各州检察部门必须彻查大选中的所有不当行为,恢复美国人的信心。

巴尔已经将所有问题都说清楚了,这是真正的美国人。 

现在来个脑筋急转弯,为何拿破仑被法国国民欢呼为“皇帝陛下万岁”?根源在于拿破仑解放了法国人!

任何一个社会的崩溃都来自于杜甫的那句诗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法国大革命的起因也一样,文献资料上有无数记载,就不再赘述。这种状况并没有因为法国大革命的爆发而有所改变,因为贵族和神职人员依旧掌握着最主要的社会财富并通过议会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拿破仑通过北意大利和埃及战争成为民族英雄。成为法国的精神图腾,回法国当政之后进行了一系列深刻的改革,最重要的是通过了《拿破仑法典》,这部法典原称为《拿破仑民法典》,因为有了这部法典,才让中下层人士的利益得以保护,奠定了现代法兰西的基石。这让法国人发自内心地喊出“皇帝陛下万岁!”,因为他解放了法国的一般民众。

必须要注意,拿破仑皇帝与封建时代的其它皇帝是有根本差别的,后者就是手中有枪的山大王,封建皇帝与山大王之间的唯一差别是枪的数量不同,而拿破仑是解放了民众,是民众推举出来的,依靠的是人心拥戴。

在(《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中已经说过经济全球化的深层含义,今天也类似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时代,部分国家的贫富差距已经严重恶化,只不过主流媒体掌握了话语权极力掩盖真相而已,就像推特不断删除特朗普的推文一样。就因为贫富差距已经严重恶化,很多坚守传统的美国人才会坚定地团结在特朗普的周围,成为他的铁粉,数量估计有五六千万之多。川普要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要恢复铁锈带的活力,要带领劳动者打破“深层ZF”这个“精英”阶层在美国构建的网,拿回一般民众自己应得的生活和权益(最主要是自由的权益,而不是像特朗普的推特那样被随意封杀),不就是新时代的“解放”吗?

无论特朗普能否连任,他开启的都是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是川普时代!川普时代的核心是恢复美国的传统和信仰。2016年,就因为看到经济全球化深层次的问题,在市场中90%以上的专家都认为希拉里将胜选的背景下判断川普会当选,到今天,川普时代已经成为滚滚洪流!

特朗普的武器是信用,遵守对美国选民的承诺,这就是英美最原始的契约精神;特朗普为选民谋福利,这是正义。如果再次当选,必然会摧毁旧秩序,甚至可以成为人们精神上的“川普陛下”;即便输掉本次大选,川普时代依旧也会滚滚向前,何况,四年后还可以卷土重来。

川普有五六千万铁杆粉丝,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对川普有毫无保留的信任,无论是否担任总统,他都最有资格代表美国,他的家庭才是真正的第一家庭!

火热的时代,滚滚向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11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