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新一代弄潮儿

今年上半年,最引人瞩目的经济现象是民间投资下降,1—6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仅仅同比增长2.8%,增速比1—5月回落1.1个百分点。到了6月,民间投资42413亿元,已经低于去年的42416亿元,出现了同比负增长。

很多专家都在讨论民间投资下滑对GDP和财政收入的影响,如松不是什么专家,也因为GDP不过是一个玩偶性质的数字、更因为财政收入属于“老爷”们兜里的钱,所以,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此发展下去对失业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一直以来,中国经济依靠投资拉动,可以分成三块:第一块是政府主持的基建活动,弄来弄去都是铁公基,在今天的时期,由于受到财政收支的制约,已经难以实现大幅增长,就无法实现大量新增就业;第二块就是国企,国企主要占据的是经济产业链的上游,能源、钢铁、有色等原材料行业以及通讯等垄断行业,现在的时期,通讯等垄断行业处于自保的状态,而原材料行业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正在裁员或降薪,国企无疑不具有大量吸纳劳动力的能力;第三块就是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经济产业链的下游,比如制造业、服务业或零售行业等,一直以来,都是就业的主力军,无论增量还是存量都是如此。

根据麦肯思—中国的报告数据,2014年,本科毕业生在民营企业就业的占总人数的50%,在国有企业就业的占23%,政府部门占15%,外资(外商独资、中外合资企业)占11%,其它占1%。而高职高专毕业生中,在民营企业就业的比例高达65%,无疑,民营企业是吸纳应届毕业生就业的主力军。

再从存量来看,2014年5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司长表示,中小企业贡献了中国60%的GDP、50%的税收和80%的城镇就业。由此可见,中国绝大部分劳动力是在中小企业就业的,而这些中小企业基本都是民营企业。

今天,资本在撤出中国是毫无疑问的,甚至很多中国企业都在将自己的生产基地迁出境外,此时,希望外资企业在中国增加就业人口有些不太现实。虽然政府不愿意削减自身庞大的官僚机构,但基于财政收支的压力,大规模增加政府机构人员的想法更不现实,一些经济落后地区已经发不出工资,更不准许增加新增就业。国企也不具备吸纳大量毕业生的能力。

而去年以来,不断爆出很多比较知名的企业破产,这以深圳东莞最为典型;上海的常住人口也在下滑,如果预计不错的话,深圳的人口趋势在未来也不乐观。任何城市,人员的外流一定和企业的破产有关,企业的经营状况才是拉动人员流动的根本动力,这是任何人都没法否定的(关于上海人口下降,有一个说法是因为转型升级,这些猜测没多少意义,100个人可以有100种猜测)。这些行为都预示着再就业压力是巨大的。而每年的新增毕业生也需要就业。当民营投资下滑出现之后,意味着民营企业吸纳就业的能力下降,如果民营投资按上半年下滑的速度继续下去,只需要一个空窗期,就必定带来失业潮。

一方面是再就业和新增毕业生就业压力巨大,另外一方面,看看管理者在干什么。《财政部:到2020年将使1亿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既然说出了数量,就隐含一定的强制性。这种略带强制的政策性迁移将造成什么后果哪?第一,失业人口进一步增长,因为现在是民营投资不断下降,是就业压力巨大的时期;第二,过去二十年,是农民作出巨大贡献的二十年,支撑了城镇化和房地产化。现在,虽然说在农民转移进城的过程中需要保护农民的权益是政策中明确规定的,但是,管理者推进这项措施的利益在哪里?(如果没有利益,按惯例似乎不太可能)很可能依旧是用城镇过剩的房子换取农民手中的土地。这有几个疑点:1,农民不可能在乡镇购房然后空置(甚至购房过程中还会背上债务),当移居城镇以后,宅基地等都会空出来,就会有人去收购,只要价钱够高,无疑就可以实现转移,承包的土地也一样;2,城镇购房对于农民是有经济压力的,会不会因此出售承包地或宅基地?可能部分人打的就是这样的算盘。第三,农民的就业能力显然弱于新毕业的大学生和那些再就业者,无论年龄还是工作经验都不如,那么,进程的农民就彻底成为贫民。第四,如果农民不愿意进程,会出现更辛辣的政策吗?

这将严重地影响社会的安宁。我有些恐惧,你哪?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和企业工人曾经大量下岗,多数人拿到了一定的补偿金,后来,这部分补偿金的实际购买力都被货币发行者废了;但愿这次农民丢失土地所得到的款项的购买力,不被废掉,可是,无论怎么看,被废掉都是最终的结局,那时,农民将一无所有,当农民一无所有之后的结果又是什么?赶紧去翻历史课本吧。

时间不同,演员不同,剧本一样。

 

以上是剧本的上集,下面的剧本或许是下集。2016年6月,中国进口同比-8.4%(按美元计);出口同比-4.8%(按美元计)。7月进口同比(按美元计)-12.5%,出口同比(按美元计)-4.4%,贸易顺差523.1亿美元。这只能给出一个印象,进口速度以两位数下滑说明国内经济在加速恶化,出口依旧萎缩。加速恶化的经济生活,已经不再创造价值(这从M2不断下跌,M1不断增长上也可以得到一样的结论),市场只剩下玩钱的游戏,也就是教科书所说的庞氏骗局。

市场对这一点看的很清楚,骗局总是短期的,最终就会现原形。但资本的性质不同,注定流向不同,只能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连夜赶科场”。

据彭博报道,2016年7月份中国外汇储备规模按月下跌40亿美元。高盛经济学家MKTang、宋宇发表报告指,剔除估值因素,7月外储降幅预计达到150亿美元。而7月份的贸易顺差是523亿美元,说明其它项下资本流出的幅度依旧是673亿美元之多。流出的资本有外资(辞官归故里)、钻空子溜走的民资、打着投资旗号的国资和土豪资本,等等。

但是,有些资本是无法大规模出走的,只能“连夜赶科场”,比如保险资本、国企资本、部分红色资本,等等,如果这些资本都大规模跑掉,还怎么ZHIZHENG?这些资本是和权力绑在一起的,离开了权力什么都不是,也愿意继续围绕着权力。可是,管理层无疑希望继续推动房地产,就需要保证境内的流动性维持宽松状态,加上财政收支的压力,货币贬值的趋势就是注定的,这些资本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货币贬值?老板总要给弟兄们找个渠道,让弟兄们“避险”,这个渠道只能是土地,而且只能是农民手中的土地才是最廉价的,所以,要推动农业人口向城镇转移,当人转移之后,土地才可以转移。

没用的房子归你,有用的土地自有新的主人。

这是下集?是不是只能自己猜。

 

如松一直在和朋友们说,从写博文、到微博,到今天在微信中写文章,无论思想的逻辑性还是投资的逻辑性,尽量做到连贯和一致,保持延续性,也只有如此,才不至于向读者灌输那些毫无意义的碎片化知识,也才可以共同学习与进步。可不曾想,某些人制定的政策,比如松的思维更具有连续性、相关性,大牛!

以前在博文中曾经和大家说过土地货币的概念,也说过权力在特色下才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未来,纸币将逐渐“退伍”,土地货币逐渐“起身”、“站岗”,主导这一规程的就是“权力先生”。

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伟大”的转折时代,我们“有幸”见证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大显身手。

当你的慧眼可以看清这个奇特的时代之后,也就知道了下一个大潮是什么,自然是土地大潮。如果你喜欢(愿意赚取冥币),大可以当新一代弄潮儿,但请记住,权力才是左右生产要素的那只手,必须紧紧拥抱,即便老婆嫉妒也不行。

可是,咱却不喜欢。更喜欢的却是:祝所有的朋友们情人节快乐!愿所有的有情人都成神仙眷属。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